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4-09-14 16:30:57 分类: 杂谈

10年前的今天,俺开始写博客。本来想写点什么纪念一下,但是想说的太多,但多是废话,想想还是不写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感谢黑猩猩们一路陪伴,人生的路上才不寂寞。

带三个表 @ 2014-09-04 2:24:37 分类: 杂谈


这几天忙里偷闲把格非先生的新书《雪隐鹭鸶》看完了。看的时候心里有些惭愧:我竟没完整看过《金瓶梅》。

我上高中时,班上有个同学搞到一套海外版的《金瓶梅》,据同学说,删的比内地版本少。大家争相传阅,等到我想看的时候,书已不知去向。上大学时,在书摊上偶然发现一本杂志里刊登了一部分《金瓶梅》的内容,便买了下来。里面当然没有什么露骨的性描写。大概只有两三个章回,因为公开出版的都是删节版,所以也没兴趣读了。后来有了互联网,有人把原版未删节的内容上传到网上,我下载下来,看了前两章,看不下去了,即使再吸引人的文字,我在电脑上也看不下去。再后来,对看这本书的兴致也没了。

《金瓶梅》这个故事从《水浒传》衍生出来的,从潘金莲毒死武大到武松回来杀嫂这段期间,居然能写出这么一个故事。这有点像王少堂讲苏州评话,他讲“武松杀嫂”这段,武松右手抓住潘金莲的头发,左手举起刀,直奔潘金莲刺去,这一刺,他讲了一个多月,也就是说,武松的刀举了一个多月肩膀都得了肩周炎方才落下(这也是后来武松为什么毫不犹豫砍断胳膊的原因)。那这一个多月武松都干嘛呢?估计脑海里闪现过佐罗、罗宾汉、蜘蛛侠……这故事要是分岔分好了,还能衍生出另一个故事。《金瓶梅》衍生得太好了,几乎盖过了《水浒传》。

因为没看过《金瓶梅》,对评论这本书的文字就格外感兴趣,格非这本《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写得非常好看,我主要是被他文字的溢彩流光和对小说的分析方式所折服,甚至不忍太快把它读完。

作者在序言中说:“如果读者对明代社会的社会史和思想史背景没有兴趣,也可以跳过卷一和卷二,直接阅读后半部分的文本解读。”但在我看来,前两部分写得非常好。好在哪儿呢?其实就是转着圈地想告诉读者,当下的中国跟金瓶梅时代一个操性。这很对我胃口,我始终认为,今天的中国跟一两千年前真没啥区别,只是一些物体上的升级——轿子变成轿车,木舟变成轮船,人们的脑子跟过去一样。所以,任何一个古代文本都能在今天现实中找到它的镜像,越往深里挖越一样。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中国人千百年来的生存哲学从来没有变过。格非曾说:“作为一个作家,生活在当今时代,我不知道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不幸。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有时我们会误以为自己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四周的风景已经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可回头一望,会吃惊地发现我们几乎还留在原地,甚至还倒退了不少……于是,我们悲哀地发现,常识还是常识,我们依然未曾触碰。”

格非先生试图从中国古典文学中寻找属于中国文学的体系价值,这本《雪隐鹭鸶》或许是他寻找这个体系价值的一个结果。也许从文学本身来说他找到了。问题是,文学之外的“价值”又让人有些绝望。

《金瓶梅》和明清那些色情小说比,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它的文学性很强,试想,你现在写一个煤老板或是某个官员和几十个二奶们纵情声色,荒淫无度,不管你写得如何离谱,也写不过《金瓶梅》。

有时候让人感觉无奈的是,两千年前,中国的一批思想家们把天地你我他搞了一个门儿清,之后人们不过是在他们的竹简边缘做些注解而已。注来注去,就铸成了传统,铸成了文化,铸成了生存的理由,成了枪炮都打不碎的真理。它密不透风,其坚固程度优于长城和长城防火墙。

《雪隐鹭鸶》确实好看,但看完之后我也感到阵阵虚无——虚弱无力。似乎我们今天能做的就是拿历史和现实作镜像,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而已。有时候,这种镜像往往就变成了死循环,再有警示作用和现实批判意义,如果它缺少一种开放性思维,还会是那么回事儿。《资治通鉴》编得多好,毛泽东还看了十七遍呢,结果呢?你让人看一百遍《旧制度与大革命》也照样没戏。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这句读起来诗情画意的词句,很形象地描绘出人情世态中的险恶,但我觉得它更形象地描绘出今天走向信息社会的中国人——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现代和时髦,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完全符合文明社会的标准。但是只要一张嘴,就他妈立刻回到明朝!

带三个表 @ 2014-08-29 1:59:58 分类: 杂谈


我不是一个读过很多书的人,原因是我读书很慢,两百页的书可能要看一周。回想起过去读书的经历,小时候在农村,别说书,连有字的东西都很少见到,直到上初中之后,才有机会读书。当时家里穷,书店里很多书看得见买不起,省下的钱差不多都买复习题了。不过,我家附近的公园里有一个公共阅览室,里面有几十种杂志可以借阅,周末会花上一天时间去阅览室看杂志。上高中后,我经常去景山公园西城区少年宫图书馆,图书馆不大,藏书大都是文史哲一类的通俗读物。我花了两个假期泡在图书馆,闲书杂书看了不少。但跟当时的北京孩子比,可能只是他们阅读量的四分之一。

真正让我有机会大量阅读的是上大学,图书馆里的书可以随便看,杂七杂八看起没完。当时五四大街书店书摊云集,各种合法非法书籍到处都是,尤其是那时候掀起了新一轮启蒙思潮,出版了很多现在根本无法出的书。我把饭票钱省下来,每次去都不会空手回来。

到大学二年级,发现书虽然看了不少,但是越看越糊涂,完全没消化,也消化不了,感觉自己的三观正处于破碎阶段,说通俗一点就是脑子看乱了。记得当时跟同学通信,我在信中探讨一个什么破问题的时候竟然写了16页纸。同学吓得赶紧骑车来找我,问我出什么事儿了(肯定觉得我疯了)。我怀疑了一晚的人生之后,决定不看书了,先前看的那些书(主要是学术思想类书籍)对我来说简直是太高深了,甚至有些书今天看起来都还有些吃力,更何况当初呢。一个饿了三天的人,你突然给他一堆吃的,极容易吃出问题。我那次放弃读书之后,直到十多年后,才正式开始重新读书。中间这十年,我看过的书不超过20本吧。

让我重新对读书产生兴趣的是,长时间不读书,才知道自己究竟缺少哪方面的知识储备,再看起书,就有针对性了,不像以前那么盲目地拿起什么都想看。

那是我去贵刊工作之后,第一次开会,我发现同事们手里都拿着一本奇奇怪怪的书,一看书名都是很深刻的那种。明明是在开会,怎么还要看书呢?用现在的话讲一个个都挺装的。不过单位的选题会也跟聊天差不多,从来不那么正式,所以有人开个小差,假装自己很有学问可以点缀一下这本杂志倡导的内部的文化氛围。

但是这种文化氛围对我影响很大,你瞧瞧人家看的都是什么,那书深刻的都能让你不寒而栗。我想,该好好读书了。回想起当初读书,老想从高深的书中寻找明白的道理,现在应该看点通俗的东西。我大学学法律,没正经学,所以先从法律开始,比如论人权论平等论自由论民主之类的读物。

多年不读书,把自己的脑子清空,书中没整明白的道理,慢慢在生活中感悟出来了。再次捡起书,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了——弥补大脑中缺失的某个领域的知识。这时候,已经有了互联网。当时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和书本上的内容比较接近,没那么碎片化。但是我始终没有培养起屏幕阅读的习惯,甚至,我曾经把网页上的文字打印出来,在纸上才能看下去。90后的孩子们跟我正好相反吧。

后来,读书成了我放松、缓解紧张焦虑的方式,把一本书读进去,可以暂时抛开很多烦恼。现在到处都是浮躁,与其被卷入到这种挣扎中,不如把门关上,闭目养神或是找本闲书看看。读书也越来越随意,越来越休闲。不管是枯燥的学术书,还是通俗的畅销书,从里面找乐子成了我阅读的一大乐趣。

这几年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则:尽量不看五十岁以下中国人写的书。当然,这不是一个绝对的规则,只是在面对这个范围之内的书,尽量慎重选择。一来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作者,估计我也从他的书里面吸收不到太多有益的东西,二来是这个时间段中国人的价值观都出了问题,很多书写得不着调,何必在这类书里面浪费生命呢。三来是谢绝看畅销书。

我一般不会去看他人推荐的书,这可能跟我当年写乐评的经历有关。一般单元类作品评介(如针对一本书一张唱片一部电影一场戏的评论),或多或少带着作者主观的局限,未必符合他人口感。我读书的习惯是,在看某一本书的时候,发现自己对另一个领域里的知识了解的不多,便会去找这个领域里的书。比如我看一本摇滚歌星的传记,看着看着就会对一个人成长过程的心理变化产生兴趣,然后就会找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看看;看着看着就会发现,心理因素的形成跟大脑成熟过程有很大关系,然后就会去找跟大脑有关的书看;看着看着就会觉得大脑这个复杂的东西把人变成各种各样思维的动物,然后就会对人的进化产生兴趣,去找一些关于生物进化方面的书看;看着看着就觉得人性的形成和国家的形态有很大关系,然后就会去找一些关于人性或者国民性的书看看;看着看着就会发现国民性是从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慢慢积累出来的,然后就会从史书上去准找答案;看着看着就会发现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异根源了,然后去找一些西方历史方面的书看,看着看着发现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挺有道理,为什么在古代中国就没有形成这种普世价值观呢?然后又会去翻一些古代关于伦理道德方面的书……这一翻不要紧,发现过去的伦理道德的缺陷全都体现在今天的网络评论上了……

其实,随便看一本书,都会让我发现书与书之间的链接,之后阅读的延展方向也不确定,反正链接是无数层的,可以随时“点击”下去。我看的书里面没有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只有不断分叉的路口,有兴趣看下去,是自己眼里看到了风景,这根本没法跟人分享。

我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人询问如何读书、读什么书的问题。答案很简单,如果你喜欢读书,肯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直接会去找你想读的书了,现在多方便找书啊。凡有此疑问者,其实是想吃麦当劳了。

读书对现在很多人来说已经变成一种很奢侈的行为,因为读书不会让你立竿见影成为什么或者得到什么,它只是让你的精神世界享受沐浴,愿不愿意去感受这个都是很个人的事儿。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人的心灵世界里大概没有太多精神的东西——大都活在解决最基本的生存层面上。即使今天,人们仍然在解决生存问题——更高级的物质生存问题,至于精神层面嘛,看看大片选秀微博微信,已足够。读书反而成了一种很不划算的时间成本支出,它换来的精神世界又会让你在现实中顷刻间被击碎——因为你在跟人交流时很可能因为使用的词汇不同而显得落伍,这会让你感到深深的自卑。

带三个表 @ 2014-08-25 16:20:40 分类: 杂谈

今天上午,我去锤子科技找老罗谈事。快到楼下时,我打电话,说到了。老罗说你上来吧。

上楼之后,眼前出现一块巨大的T型台,T型台的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一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女秘书站起身,甜甜地说:“您是送快递的吗?”我心说,见朋友穿的随便一点就成送快递的了?我赶忙说:“我找老罗。”女秘书继续笑容可掬:“对不起,我们公司有12个叫老罗的人,您找的是哪一位?”我此时才反应过来,现在我是在一家大公司的门口,便赶忙说:“我找罗总,罗永浩总。”“那您等一下。”女秘书说完,拿起电话……我想,一分钟后,我们敬爱的老罗会风尘仆仆地走出来,把我接进去。

两分钟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笑容可掬地迎了过来:“您是找罗总吗?请您这边走。”我跟在小伙子后面,上电梯,下了两层,出电梯,又来到一块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的T型台前,然后小伙子把我交接给一个年轻的美女,并和美女说了几句话,然后美女燕语莺声地对我说:“先生,您这边走。”我跟在美女后面,上电梯,又上了三层,出电梯,又来到一块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的T型台前,此时,T型台前已经有一位小伙子在恭候:“请问您是找罗总吗?”我点点头。小伙子说:“您现在这里等一下。”我想,马上就要见到老罗了,兴奋之情溢于三表。当然,我更好奇的是,这家公司为什么弄了这么多T型台。“我能问一下吗,你们的前台为什么要装饰成T型台,你们是手机公司还是模特经纪公司?”小伙子一听,赶忙解释说:“我们罗总要求公司员工每天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在T型台上走猫步。”“为什么?”“这是我们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希望每个员工都能对我们的产品形象铭记在心。”“那你们干嘛不直接招一批模特来工作呢?走得还专业一些。”

又等了两分钟,小伙子说:“先生,您跟我来。”我想,如果再让我上电梯,我就跟老罗绝交。

所幸,小伙子把我带到了一间会议室,这回我没有看到T型台,可能是房间太小的缘故吧,否则以老罗的性格,肯定会……

“罗总在开会。”小伙子说。“老罗总在开会?”我感觉到了,自从他不骂人之后,就总在开会。我坐在会议室,拿出手机,在等待老罗期间,只能刷微博打发时间。结果,我发现总在开会的老罗一直在转发各种微博……

大概转发了七八条微博后,老罗终于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上来就急了,“以前见你打个电话就行,现在近在咫尺都见不到你,楼上楼下折腾半天。”“我也身不由己,你看现在我们是大企业了,这都是董事会的规定。”“你现在在网上不骂人了,有什么感觉?”“妈逼的我现在才知道自由太鸡巴珍贵了,这话你别写网上啊。”“你的工作就是整天转发微博,不累吗?”“别提了,拇指和食指已经僵直了,回家都不能打手枪了……”

“好吧,我们说正事儿……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儿……”

等灯蹬蹬灯灯蹬蹬等等……老罗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喂……嗯……嗯?什么?行,我马上过去。”

老罗放下电话,一脸兴奋地说:“又有几个人艾特我了,我得去开会研究转发的事情,咱们合作的事儿要不明天下午……”

带三个表 @ 2014-08-19 22:38:02 分类: 杂谈

我弟弟开了一家网店,专门卖吉他。
店名叫《挪威森林吉他坞》。有兴趣的同学不妨去看看。
我弟弟的服务态度比我好。

带三个表 @ 2014-08-18 23:58:03 分类: 未分类

最近北京警方总抓明星吸毒,隔三差五就抓一个,好像没事供大家解闷玩儿似的。我不知道警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还是震摄作用。刚开始,这种拿明星开练的方式还有点警示作用,现在,当人们对明星吸毒新闻产生信息疲劳之后,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我始终相信,我强大的警方对在任何地区贩毒吸毒动态都了如指掌,因为贩吸交易地点方式相对固定,即使打一枪换一地方,其规律还是可循的。所以那些明星公开或半公开吸毒基本上都在掌控范围之内。而贩毒一方,通过层层倒手,总会有破绽,尤其是被抓的贩毒分子,他们供认的一些事实绝对可以给警方提供更多参照,警方不会不明白,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会活动的。我更关心的是,警方能打掉多少个贩毒团伙或者抓住几个终端贩毒者,而不是最近又把哪个明星抓进去了。

我觉得北京警方老这样拿明星下手,最终会起到反示范作用。

第一,大家都知道吸毒的危害,但是没尝试过的,可能不知道具体危害。明星吸毒,抓进去再放出来,他们还是明星,还是以健康形象示众,这多少会让人产生一种误解——原来吸个毒也没啥,你看他们不是还欢蹦乱跳的吗。

第二,公共人物都有示范作用。警方曝光公共人物吸毒,可能出发点是想通过公共人物在公众中的影响,来普及一下吸毒危害的常识。但你整天老这么抓人,怎么抓的也没说清楚,时间长了,一定会让公众对这些公共人物产生同情心,要知道这些人都有大量的粉丝。当这种同情心出现,人们一来会反感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二来人们也见怪不怪了。人们可能会对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产生一种习惯性转换——反正你有权抓人,想抓谁抓谁,当人们产生对权力的怀疑或对抗时,这种警示效果还有吗?不朝反方向发展已经不错了。

吸毒的确不好,但是贩毒的才是最恶劣的。吸毒基本上触犯的都是《治安处罚法》,而贩毒的触犯的是刑法,对社会危害更大。希望北京警方把精力多放在抓贩毒上面,多抓点贩毒的。每次打掉贩毒团伙,让那个什么时报报道一下,不然他们都快倒闭了。

带三个表 @ 2014-08-16 16:52:35 分类: 杂谈

因为鲁迅文学奖给了一个写古体诗的诗人,让我们能有机会复习一下古体诗。其实呢,贵国人从小就接触古体诗,只要你上过小学,至少能背下二三十首古体诗吧。从这一点来讲,中国人是有阅读欣赏古体诗的基础的。即使不会写古体诗,评判古体诗的能力都有,因为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的标准摆在哪儿呢。

九十多年前,清末开始了白话文运动,这场革命实际上革了古体诗的命。在五四运动之后,能把古体诗写好且流传下去的诗人没几个,毛泽东算一个,因为他的身份,导致他的古体诗最流行,但从他的诗词里面已经能看出东拼西凑的痕迹。后来诗人都用白话文写作,写到上世纪80年代,现代诗终于在语言上成熟了,但也很快消亡了。如果说古体诗的消亡是语言的变化导致的结果,那么现代诗的消亡纯粹是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把情怀和贫困一起抛掉了,古话说:温饱思淫欲,淫欲一多,情怀就少了。

不管是古体诗还是现代诗,在中国灭亡都是迟早的事。古代诗歌的功用跟古人读书的目的是一样的,诗人都是官员,这是你做官的基本条件。这客观上造成了诗歌的繁荣,到了唐朝达到巅峰。

今天没人写古体诗,除了语境之外,更主要的一点,古体诗属于农耕时代,只能去写那种情境。即使是毛泽东,他写古体诗词的时候也在回避现代工业环境,因为从总体上讲,诗歌所表达的意境是反工业的,它直指心灵,古体诗在今天这样没有心灵只有鸡汤的环境哪有立锥之地啊。

这个周啸天干了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敢于直面惨淡的工业化环境,敢于挑战网络话语,敢于捡起古体诗,敢于用半文半白的词句写古体诗,但是他没有把这种文体的抒情做到位就获奖了,引起这么大争议,原因可能是他的心灵里面缺少了点诗人最该具备的那个东西吧。

当大家都去批判周啸天的时候,其实别忘了,每个人都在做着解构文字与话语的事情,都在丧失情怀的道路上奔跑。指责一个诗人或者指责一个颁奖机构,多少有点道德判断色彩。就算是这个奖花钱买的,在我看来都正常,因为我们不是一直这样吗,你看看中国哪个奖的颁奖机构敢拍着鸡胸脯说:我绝对客观!没有吧?反正我们都是消灭诗歌语言的同谋,谁也不会想过为诗歌语境的丧失负责——会的只是指责。这看上去真鸡巴中国啊!

带三个表 @ 2014-08-15 20:44:09 分类: 杂谈

如果您在30岁左右,在北京,性别不限,学过平面设计,基础很好,有自己的工作又有闲暇时间,且对流行文化时尚比较敏感,品位不能太差哦,我们打算聘用一个。你知道,我们又要做T恤衫了,这次是公司化经营。主要工作是鉴别征集设计图案,与设计师沟通。如果你觉得合适,欢迎与我联系。邮箱:dundee(at)126.com。随信附上你的作品。谢谢。

带三个表 @ 2014-08-13 15:03:04 分类: 未分类

45天,众筹60万,在最后一天终于完成。

之前我说看到众筹成功心情比较复杂,照理说我应该非常高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这么多人参与,反倒让我压力非常大,只有把它拍好之后我才能高兴起来。

今天看到了参与众筹的名单,除了个别几个我认识的朋友之外,大都不认识(当然有王小山的朋友)。我们素未平生,能出于信任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这让我很感动,这里先谢谢你们这些投资人(王小山的感谢信稍后他会贴出来的,我就先不代表他了)。两个月前,你可能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电影的投资人,我也没想过这些投资来自你们。

现在我觉得,这20分钟的短片远远要比2个小时的长片更难拍,因为这背后的期待是看得见的。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把一个貌似没有情节的故事玩得有趣一些。有句话说得好,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然也。

下面是我、小山还有我们制片方官方微信,请投资众筹的同学加上吧,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们都会通过这些渠道告诉你们。再次感谢。

带三个表 @ 2014-07-31 17:11:45 分类: 杂谈

这两年多很少写博客,这里面有很多原因,首先是2012年拍电影花去不少时间,几乎折腾一年,后来开始写小说,写的时候把自己封闭起来,投入到故事中,一写就是半年。后来家里出了些事,又忙活半年。

我始终在提醒自己,不要因为有了更舒服的工具就忘记你该做的事情。人们在堕落的时候都会给自己找一个充分的理由,这是中国人生存哲学的精髓,这样不至于让自己愧疚。但我不给自己留这样的后路。

过去写博客,是因为自己想说话,或者说对某些问题有看法。当这些看法说的差不多时,我想,是不是没的说了?后来发现不是,是又有了新的看法。原来只看一些表象问题,现在可以看得更深入一些,那就是人自身的问题。过去困惑为什么你们中国会是这样,认为是权力在操控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是自从有文明以来所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共同制造出来的结果,这是个死结。

另外我坚持写一些文章,是不想被碎片化和流行化语言污染。包括去尝试用方言写小说,就是想有这种对抗意识。同时,小说要求你必须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期间要想很多,它的复杂性是我喜欢的,它对人性的思考是我喜欢的。写微博就是文字工作者的早泄。

我不爱推荐书,但有本书还是要推荐,在此之前,鲁迅、潘光旦、李景汉等都推荐过。回头我要好好介绍一下此书。这本书的名字叫《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知道我为啥张嘴闭嘴老说中国人坏话吗,你看完这本书就明白了。

带三个表 @ 2014-07-24 5:05:33 分类: 杂谈

16号去看了韩寒的处女作《后会无期》,今天电影正式上线,写点感受——纯属个人感受,连影评都算不上。你不用跟我点头或摇头。

我2009年12月以后看过的国产电影基本上都是制片方叫我去看的,他们希望我看完眼前一亮,当时就把导演按倒采访。所以我看过的国产片都是后期还没做好(特技效果还没做,配乐还没加上,配音还不完善,调色还没完成),我只看一个大概的意思。但大多数电影看完后我都没有冲动把导演按倒,而导演那边厢已经摆好了姿势,这很尴尬。至于花钱去电影院看国产片,从2009年后还从未有过。因为中国电影进入了一个不要脸的时期,为了钱完全可以没底线,我干嘛要花那个冤枉钱呢。

我在电视上有一搭无一搭看过几个国产电影片段,看一会儿就换台了。我觉得,即使自己再没有品位,也不能跟国产导演一争高下。

所以,现在国产电影拍到什么程度,我不太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看《后会无期》的确和别人不同,新鲜感要比别人强一些。

看冯导的电影《非诚勿扰1》,我一直想配合导演笑出几声(因为全场都笑得不行了),但最终我没有笑出一声,我觉得没啥可笑的啊,葛优说前一句台词我马上就想到后一句差不多该说啥了。你们知道,没有意外是出不来喜剧效果的。结果我是带着对导演的愧疚感离开电影院的,你造冯导有多努力吗。看张导的《三枪》,我笑了一次,因为我身后有个家伙突然接电话,他小声说:“我在……单位……开会呢,一会儿打给你。”我好奇,回头看到他正搂着旁边的小三儿,扑哧一声笑了。看《后会无期》我笑了五次。不是说韩寒的电影比另外两位大导的电影好,只是触到了我的笑点而已。至于韩寒在台词中玩的文字游戏,大家都在笑,我没笑,我觉得那是抖机灵。真正好玩的是他通过一些画面和桥段呈现的喜剧效果。

我喜欢的一个情节是,那个吊丝老师一边听着那个女孩的手机铃声一边在翻译歌词,这首Doris Day演唱的《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希区柯克在电影《擒凶记》里面用过。这首歌韩寒使用的非常巧妙,显然有一定意图,结合那个场景以及整个故事的发展,歌曲起到了点睛的效果——世事难料,爱咋地咋地吧。

公路片是相对比较好掌握的一种电影类型,比起《水果硬糖》这种在封闭空间里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要容易得多。车往前开,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什么菜都可以捡到筐里。司机出身的韩寒,这方面的体验会更多,有些桥段,编剧在家是编不出来的,只有长期亲身体验才能有那种感觉,这一点是韩寒的优势,所以看着也很爽。

很多人看完后说不明白韩寒要说什么——尤其是看惯了韩寒博客的人,因为这不是一个向观众交代一个观点或者结局的故事。如果你非要搞明白他要在说什么,那一定是你上中学语文课练习写中心思想训练有素了。所以别耗神去揣摩韩寒在背后想什么了,他想说的在电影里都说了。如果你还担心自己不明白,就去看《小时代》吧。

这不是说电影没有头绪,没有主题,电影自始至终凝的那口气没有散,这个感觉最好。

我发现有一两处台词和画面之间处理的不协调,可能是因为韩寒相声听得太少了,抖包袱的时候时间没掌握好——大概差了0.2-0.5秒,镜头就切到下一处了,不然包袱会很响的。所以郭德纲同志说的有道理:“你早抖了0.1秒观众不笑,晚抖了0.1秒观众不笑,你必须抖在那个裉节上观众才笑。”韩寒要多听郭德纲,少听周立波。

抛开私心杂念,我给《后会无期》打7.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