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7-19 3:46:17 分类: 杂谈

中国队出征亚洲杯之前,给足球报写的专栏,也不知道登没登,有几期足球报没看。昨天中国队输球了,本来打算写点什么,算了,把这篇拿出来凑数吧。其实中国足球的一夜情,谁都看得出来,但我们总是心存侥幸,尤其是中国足协。没想到这次跟中国足球队上床的只是马来西亚。

说好就一宿

中国足球队出征亚洲杯了,据说中国队在亚洲杯上的成绩不错,总排名在第三,所以,这次怎么说也得进入半决赛,不然都对不起以往的成绩。可是话说回来,中国队往往在亚洲杯上的成绩不错,第二年世界杯预选赛肯定熄火,因为亚洲其他强队不太重视亚洲杯,都把劲憋在世界杯上,这让中国队有了可乘之机。

国足出征之前,媒体一片低调之声,对这支“难胜部队”不太抱希望。其实一支不怎么赢球的球队教练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包括我在内,都心存一丝侥幸,万一中国队亚洲杯打得不错呢,万一拿回个冠军呢,又可以振奋人心。不过,我也看出来了,中国足球就像一个吸毒成瘾的人,所谓的为之一振不过是在毒瘾上来折磨得死去活来之后,突然来一针。所以,这次谢亚龙和朱广沪这对“狼狈”在狼狈不堪的时候都希望能来上这么一针,这一针可以遮百丑,可以让很多媒体闭嘴,可以让他们在功劳簿上大大地抒写浓重一笔,将来在写回忆录时能多写出去一百页……

我的一个朋友把MSN签名改成了“心不跟爱一起走,说好就一宿”,另一个朋友立刻把MSN签名改成了“那就来一宿吧”。中国足球往往是在人们最不抱希望的时候突然让人为之一振,就像两个早已形同陌路的人隔半年又来一次一夜情,中国足球无法让人常相厮守,只能偶尔来一次一夜情。

这次出征亚洲杯,我看非常貌似会有一夜情发生,朱家军以哀兵姿态出发,这本身就一说明希望等待奇迹发生,你看,之前我们没抱太大希望,小组赛能赢一场,比国奥在南非八强赛成绩好一点就行了,但是我们不慎进入了下一轮,而且又不慎进入了前四名,紧接着不慎拿了冠军,真不好意思,这次真不是故意的。你把中国队当成丹麦队了?

退一万步讲,能有这么一次轰轰烈烈的一夜情,倒也值了。那时候,朱广沪和谢亚龙将有一段短暂的高枕无忧的优质生活,直到南非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偶尔的一夜情有时候会让人忘掉痛苦、忘掉自己是否爱无能,甚至让人忘掉是否真的有性能力。但我就是个怀疑主义者,谢亚龙指掌足协时期是中国足球最黑暗时期,即便中国足球有那么几次瞬间的流星划过,也无法把中国足球的夜空照亮,而朱广沪执教的国家队成绩又是最糟糕的一次。就这样他们还心存负负得正的算术游戏心理,这怎么可能呢?看似低调,实则司马昭之心。真要是有奇迹发生,谢会说:我没有看错人;朱会说:我没有用错人。

所以,我更想以一个恶毒心态希望中国队这次在亚洲杯上分组赛都不能出线,连一夜情的机会都不给,提前打道回府,一了百了,倒也痛快,然后足协再次被媒体屠戮的血肉模糊,你不能老拿一夜情来对付我。

事实上我这种幻想也不太可能变成现实,毕竟我们是亚洲二三流之间的球队,还不至于沦落到垫底的地步,不上不下,不咸不淡,不好不坏,其实才是中国足球的最高境界。

93 个黑猩猩响应 “还真是一夜情”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