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1-08 0:45:55 分类: 杂谈

一个叫张◇◇小学生,13岁,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对着镜头说了一句现在的网站“很黄,很暴力”,于是这几天就成了新闻。开始我还不知道,后来发现有人在我博客上留言,好几个人留言说“很黄很暴力”,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肯定有是一句流行语,我统统删掉,如果自己不会说话尽量不要说别人嘴里吐出来的东西。

后来一个同学给我发邮件,详细告诉我“很黄很暴力”的渊源,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曾经有人说我写博客很黄很暴力,比如常说脏话,而且不回避使用男女生殖器官名词,还有经常用一些含有性意向的词句;还有说我写东西不讲道理,用句成语就是强词夺理,骂人非常刻薄,充满了语言暴力。还好,张◇◇小朋友不是看了我的博客之后发出这样的感慨的。看了我博客发出类似张◇◇感慨的都是好人,正人君子,听妈妈的话和党的话长大的好孩子,所以我也能理解。如果我的文字(包括图片)引起了您感官上的不适,那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建议您以后不要再来,万一诱发您的违法犯罪,万一再成为CCTV-1焦点访谈的素材,多不好啊。但我这种写字的方式不会改变,我会一如既往,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看清楚,不是您想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如果您非要我说什么,我以前也表过态:请付费吧。

言归正传,说说张◇◇的事情。事情既然从CCTV引发的,那我们先从CCTV说起。这个新闻我没看,其实根本不用看,看了这么多年CCTV,还不知道他们的路数——就是编导或制片人希望听到一句他们想听的话,用诱供的方式逗出被采访者说出这句话。如果仔细分析,每句话都可能有代表性,但要看你怎么说,看你把什么当成重点。你看做电视的人都这样,采访一个人可能录像一个小时,但最后用的时候可能就几句话,选择这几句话很讲究的,被采访者必须说出编导和制片人的心声,比如张◇◇小朋友就做到了,然后掐头去尾,断章取义。其实央视的记者完全可以上各大门户网站,把页面打开,对着电脑屏幕拍一些很黄很暴力的页面,但是他们为了更有震撼力,一定要把一个未成年人揪出来对着镜头说这句话,而且说得那么精辟、深刻。这五个字充分体出了中央电视台的伪善新闻价值观,同时也暴露了所有中国人都习以为常的传统——意识不到保护未成年人。

让一个未成年人站出来说一些与她关系不大的话,并且还要承载着某种道义上的东西,CCTV真鸡巴缺德。是的,如果让我或者宋祖德老师说这样的话,大家一定以为是在恶搞,让一个单纯且未成年的小姑娘说这样的话,就很有杀伤力,足以让人们反思互联网,这是央视编导和制片人的想法之一,想法之二是这样做可能获得更多的道德分数。

事实上,我没有看到反思,我看到了暴力,我没有看到央视获得什么道德分数,却看到了他们的无知和不负责任,虽然中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里面没有规定未成年人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但是从未成年人保护的角度出发,也该慎之又慎,甚至我认为,CCTV把张◇◇的名字打出来都算侵犯她的隐私。土摩托为他第一次上电视感到骄傲和自豪,他也是在13岁左右的时候上电视,他自豪的是参加了“智力竞赛”,20年后,张◇◇作为一个成年人在回顾她第一次上CCTV的情景,是否会觉得是个噩梦呢,会有土摩托这样的自豪感吗?

网民们像是被捅到了G点,立刻兴奋了起来,当他们拿这件事去说事,去恶搞,也都忽略了一个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识(他们又能有什么意识呢)。可见,对未成年人保护在中国是长路漫漫。而众多网民狂欢式的恶搞,实际上在伤害着一个未成年人的心灵,她的图片遍地都是。他们图的是过瘾,比如很兴致勃勃地宣称这五个字是今年第一条流行语,妈了逼的,当然这个小朋友不是你女儿或你侄女。

中央电视台、众多网民、张◇◇的父母都忽视了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识。我们的青少年的成长已经很不健康了,看看87.65%“独一代”心灵的扭曲(你会问这数据怎么这么准啊?我他妈能给你们“独一代”反驳我的借口吗?你不同意就把自己列入13.35%里面),再看看教育的毒害,在互联网时代,知识越多越弱智。对未成年人再不想点办法保护,大概就完蛋了。我想,类似张◇◇这样的孩子在成年人无意识下受到伤害的事情有很多,人们真的习以为常了,所以才有“CCTV很黄很暴力”的事情发生。

曾经有个朋友让我把她的一个亲戚(10岁左右的小孩)的博客链接加在我的博客上,被我拒绝,首先,我觉得让未成年人开博客本身就是家长该慎重考虑的事情,是否会影响孩子的成长?其次,我绝对不能容忍在我的博客里为未成年人的博客做链接,因为我担心会有很多傻逼去伤害未成年人;再次,中国的互联网和中国电影一样都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内容该分级。比如新浪网站,我一直是把它当成色情网站来看,就是把男盗女娼和仁义道德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那种门户网站。当然,其他网站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一个算一个。这就好比把妓院开在超市里面一样,谁都能看到。如果网络不分级,好多问题都解决不了。有了分级制,至少可以加强公众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识。成年人,怎么都好说,而未成年人,怎么都不好说。

193 个黑猩猩响应 “是谁很黄,很暴力?”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