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2-03 4:05:15 分类: 闲扯

其实人穿衣服什么样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穿衣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我知道自己不会买衣服,是有一次跟我弟弟去服装摊逛,我弟弟给我挑了一些衣服,我看不上,我弟弟说我没眼光,后来在他劝说下我买了几件,有件衣服我一直穿到现在,这件衣服是1993年买的,主要是它太结实了,妈的,怎么穿都不坏。关键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穿都觉得不过时。

那次跟我弟弟买衣服让我彻底知道我的眼光的确很差,后来我观察,我弟弟身上的衣服都很像那么回事,而我对衣服的搭配还停留在裹体阶段。既然自己没这个眼光,干脆就简单一点,我知道,如果穿牛仔裤,上边穿什么都可以;如果穿绿裤子,上身最好穿红衣裳;如果上面穿绿衣裳,下面就不能穿红裤子;如果穿西服,就不能穿旅游鞋……但是能穿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曾经有一件两千多块钱的西服,还是个名牌,当时是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些代金券买的,记得我进了专卖店后,上来就找符合我代金券面额价位的款式,看到一款正好跟我的代金券面额一样的西服,心想,这代金券一点都没糟践,就买下来了,回家一穿,怎么这么大呢?对着镜子一看,怎么这么难看呢(当然是穿在我身上很难看,穿在陈晓卿老师身上就会很好看)?我就想当时试穿的时候都没发现这些问题,怎么回家就变成这样了?难道就像我们去吃水煮鱼的时候服务员总拿出一条养了好几十年的样板鱼给我们看一样然后回到后面调包了?后来我反省,发现当时的注意力只集中在面额是否合适上面,没注意是否合身。所以这件我最昂贵的西服就穿了一次,在一次《三联生活周刊》的公共活动上,因为之前领导命令大家要正装出席,并且强调了好几次,我回家就把这件西服翻出来了,7月份啊,不动都一身汗,这件适合秋天在户外防寒的西服被我穿出去了,最不幸的是,那天没有一个人穿西服,都是短袖。所以这件西服被我永远束之高阁。

我至今对名牌一点概念都没有(比如什么档次什么风格),反正不就是一些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单词吗,五六年前,我就听人常说有个品牌叫“阿玛尼”,我当时还奇怪,难道北朝鲜也有世界级的服装品牌(“阿妈尼”在朝鲜语中是“妈妈”的意思,罗老师对此注解亦有贡献)?后来才知道,是一个意大利人乔治·阿玛尼为了满足一些有钱人的需求,弄的一个牌子。当然,这些品牌你可一辈子都不会去碰,但是知道一些常识还是有必要的,不然会露怯。

其实我以前最喜欢的牌子一个是“天津梅花”,一个是“青岛双星”,当年身上穿的运动服都是被这两个牌子包了。现在“梅花”已经没了,“双星”还在。现在一进体育用品商店,都是名牌,从阿迪达斯到李小双,闭着眼睛随便挑一件都不错。

后来我还挺喜欢暇步士的,主要是因为我比较喜欢他们的那个吉祥物,一只叫做德鲁比的狗(谢谢,请不用更正)。爱屋及乌,我就老琢磨买件暇步士的衣服,但是这衣服又贵又难看,没一件适合我的。有一次我问服务员,这狗单卖么?服务员说,卖。可一报价格,比服装还贵。我还是喜欢我的Bart Simpson吧,一个钥匙链才2块钱。

我虽然不会买衣服,但是我还挺挑拣,不会根据人家设计风格改变自己的需求,用江总的话讲就是不会与时俱进。后来我发现,能让我满意的衣服不多,但凡能碰上一个,我想我该买两件,这样可以换着穿,别人以为我不换衣服呢。

以前,我喜欢过一个姑娘,这姑娘给我买过几件衣服,我特喜欢,看来买衣服是有学问,跟心理学一样。后来跟那姑娘分手了,但是衣服我还要穿,每次穿的时候总会想到跟她在一起的情景,这都好几年了,衣服也旧了,可是穿着就那么舒坦。我还去过这件衣服的专卖店看过,如果这件衣服挂在架子上面,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看中的。

我买衣服最头疼的是,判断不出来是男式还是女式的,是青少年穿的还是中老年人穿的,而且我还不知道穿多大尺码的。有一次有个女孩陪我买衣服,我看中了一件,就是小了点,我问服务员,有大一点的吗?服务员看着旁边的女孩说,她穿着挺合身的。我说是我穿,有点小。人家服务员特客气地说,对不起,只有女式的。还有一次,我买羽绒服,让一个女孩陪我去,当时为了去新疆,要买一件厚点的羽绒服,最后挑中了一件,结果那女孩说不好看,我觉得暖和,就买下来了。后来我再约那女孩出来吃饭,她在电话的另一头说,你还穿那件羽绒服吗?我说是啊。她说,那我不去了。我说,那商标是缝纫机砸上去的,撕不下来啊。各位男同胞们,你们以后千万别买鸭鸭牌羽绒服——虽然它很暖和。还有一次,有个女孩问我,你穿多大尺码的上衣?我说,到目前为止我能说得清楚适合我的尺码就是安全套。

像我这么没品位的人,有时候还真需要一个姑娘陪着买衣服,我分析这样的好处是,姑娘们都知道自己希望看到男人是什么样的打扮才顺眼,要不怎么叫女为悦己者容呢,反过来也一样,她能时刻提醒你穿着要注意什么。对于我这种没有穿着常识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参谋。另外碰上可以砍价的,女孩都有耐心把价钱砍下来,而我没有耐心,这样还能节约点成本。最主要的是,她们都能喋喋不休地向你介绍一些服装常识,从历史渊源到趣闻轶事,从款式变迁到审美情趣,反正这么说吧,陪你逛街一次,相当于你看了六百多本时尚类的杂志。

有一次,我让一个美女陪我买衣服,吃饭的时候,她说,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是你包的二奶。我说,是啊,这么漂亮的女孩跟这么丑的男人在一起吃饭,除了包养关系他们不会想到别的关系,不过我现在倒是能包养起一只猫。你说我要是上身阿玛尼,下身普拉达,手腕子上戴着雷达、力士、劳力士三块手表,是不是就更像一头大款了?

说了半天买衣服,顺便问问,哪里可以给灾区捐衣服的?我打算捐一些衣服,就是很厚的那种衣服,那件我只穿过一次的西服也想捐出去(这是件纯毛的西服,只是不适合我穿而已)。

100 个黑猩猩响应 “买衣服”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