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10-19 13:02:39 分类: 杂谈

不作恶,但作起恶来一定是禽兽不如的。股沟(我一直认为这个中文名字更符合Google的形象)最近因为数字图书馆侵权,引起了众人关注,我也上去查了一下,居然有我两本书被列入到他们的扫描计划中,而已经被扫描且著作权没有过期的作者有570人。那么,股沟这个一向以“不作恶”形象示众的互联网公司,到底想干什么?

答案是:利益。为了利益,什么恶不恶的,不作恶还不许我饿吗?只要我饿了,有需求,可不择手段。

这个计划是在李开复老师googlebye之前就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进行。作为一个互联网的搜索引擎之擎,他们已经把能放进去的人类文明记录基本上都放进去了,放不进去的也给整合进去了。随着数字化图书的逐步完善,股沟认为,该出手了,再晚一点黄花菜就凉了。

大约在三四年前,有一家北京互联网公司的人找到我,说要让我授权,把我的书放到他们的网络图书馆里,供别人下载,如果别人下载,会付费,然后我会有提成。我没想着有几个人会看我的书,但我觉得这种事情好玩,就签了一个协议,后来我到网上找,居然没有找到这个网站,估计运作不善倒闭了。而类似这样的公司后来又有两家找我,我都谢绝了。事实上这几家公司也没有折腾出个所以然。

那么我来分析一下,如果这些互联网公司想做网络图书馆或在线数字书店,让读者方便下载各类图书,并且支付一点费用,首先就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工程,那么多的书,你得挨个跟作者、出版社谈,人家不同意,你侵权了,一个官司就能把你拖垮。如果谈一圈下来,得需要七八年,到时候网络指不定又变成啥样子了,这期间支出的成本海了去了。所以说,中国很多公司都看中了网络图书这块肥肉,但就是不知道如何把它据为己有。

股沟做到了,他们用一种近似掠夺的方式,二话不说,在全球(不光是中国)先把资源拿下,并且一定让你知道他们干了一件侵权的事情,并且一定会诱使你去想跟他们打官司,并且你肯定觉得这官司必须打,甚至会想到所有侵权者都联合起来一起打,反正股沟有钱,能赚点是点……这个权利主张看上去很诱人,对不?可是,一旦你真的动手,会发现你就上了股沟的当了。这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股沟就是不想挨家挨户地毯式签约授权,那样多浪费时间和成本啊,唯一的方式就是我先抢过来,这样的方式既简单又省事,他们并且做好了下一手准备——面对打官司。全世界的人都到美国来打官司吧,并且你肯定会赢,但是你在美国请个律师就是为了60美元的侵权费?你缺心眼啊!事实上,股沟会输掉官司,并且赔你60美元,你虽胜犹败,它虽败犹荣。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叫“股沟”,在这里挖了一条沟让你掉进去。那么,你还敢打官司吗?有人会说,凭什么他们就赔60美元?你想想,你在美国打一场官司,估计要十多万美元,赔你两万美元又能怎样?就算赔你十多万美元,打个平手,又有什么意义呢?股沟早就看到这一点了,所以他们根本不怕打官司。相比之下,我们的互联网公司就看不到这一步棋,还挨家挨户跟街道大妈一样做工作。

即便现在很多作者、出版社谴责股沟,但股沟的网络图书计划并没有因为这个放慢一点速度,在他们服务器上的图书与日俱增,这更加说明股沟想建立网络图书馆的野心。唯有这样,他们才能占有最大限度的资源,在互联网的竞争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来分析一下,股沟走这么一招看上去很有风险的棋,其实相当稳妥,它就是等你找上门来,然后最终为了确立一种新型的网络图书传播规则,股沟是最大的搜索引擎,他们有必要也有责任把这件事情做到位,侵权的事情好谈,会让你有好报的。但是我必须用侵权的方式把这件事做出来,这是股沟的逻辑。不然的话,什么资源、规则都是空谈。

当全世界有一个最大的图书馆,所有藏书都在里面,你只要到了股沟的首页上输入书名就可以在线阅读,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不过且慢,你,作为贵国的公民,恐怕看不到,因为你会被GFW,嗯哼。人类共有的文明遗产可能与我们无关。

98 个黑猩猩响应 “股沟挖了一条沟”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