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4-02-10 15:19:05 分类: 未分类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

我那个小说最近要出版了,我希望里面能有几幅插画,出版社找过一些插画师,但画出来我感觉不对,所以在这里问一声,如果谁有兴趣,可以跟我联系。

我对插画的要求是,像当年我小时候看的连环画《三国演义》那样的风格,以线条为主,这个一般有绘画基础的人都能做到。

但我希望这个人还能做到的是,对农村生活有经验,尤其是对二十多年前中国农村生活有些了解的人,那么你的年纪可能在四十岁左右比较合适。

有意者请发邮件:dundee(at)126.com,能附上自己的作品的更好。

谢谢。

带三个表 @ 2013-11-06 8:37:48 分类: 闲扯

http://dundee.sdo.com.tw/picture/cover203.jpg
这周做了一个封面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中国的第一狗仔队卓伟。提起卓伟,那些被他狗过的人会恨得从牙根儿里往外痒痒,中国明星们的好事差不多都被卓伟坏过了,他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充当明星们的灯泡。这还不够,他还要把自己的所见即所得发表在媒体上,与人人都有颗八卦的心情的大众共享。

2008年初,我和北京的狗仔队们吃了顿饭,还写了一篇博客《狗仔日》,这一晃五年过去了,当初一起吃饭的狗仔队,现在只剩下卓伟了,其他人都没坚持下去。而卓伟也是慢慢把他的狗仔队事业做大,2010年他成立了公司,专门给媒体提供劲爆新闻。你在网上看到的真正跟踪偷拍(而不是策划假装偷拍实为摆拍)的八卦新闻,都出自他的手笔。

这些年我跟卓伟联系不多,但是他的每一次出手我都会欣赏到,因为这种劲爆消息躲都躲不过去。我个人对明星们的八卦甚至周围朋友的八卦都没啥兴趣,从我做记者那天起,我就开始接触明星,可能是接触的太多了,反而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了,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性在我看来几乎没有了,所以我对明星就没什么好奇心。做了将近20年的记者,我才发现,除了采访过歌手,我居然没有采访过一个演员。前段时间有家经纪公司找我,希望我采访海清。我只是听说过她,但我都不知道她演过什么戏,我猜采访的时候会没话说,那样会很局促尴尬,就婉言谢绝了。还有,我前段时间写小说,里面有个人物,起名字让我想了半天,最后起了一个名字叫“吴秀波”。就在我写这个人物的命运时,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吴秀波的经纪人,当时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把人物给写活了呢,缓过神之后才明白,有个演员名字叫吴秀波。实在是孤陋寡闻。

后来,总有演艺公司的人找我,希望我采访一些演员,以前从来没有人让我采访过演员。后来我才反应过来,我们原来采访演员的记者孟静辞职了,所以就来找我了。

现在我们文化部缺一个采访演员的记者,谁要是有兴趣可以来接孟静的班,这样骚扰我的人就少了。我几次努力想试试去采访演员,可我真的没什么要问他们的问题。我还是喜欢采访编剧导演。

这一点,卓伟一直保持着热情,在狗仔队的路上,他执着、坚韧、能吃苦,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当别的记者舒舒服服去跑会拿红包,卓伟可能顶着烈日风雨寒风,躲在一个角落,等待猎物出现。

在外人看来,做狗仔队肯定很酷,其实很苦,要不别人怎么都没坚持下来呢。

为了做好这个封面故事,我采访了两次卓伟。两次采访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他跟踪明星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太好玩了,跟电影情节一样。两次采访整理出将近4万字的内容,内容十分劲爆。可是我只能用一万八千字,因为其余内容从来没有公开过。我这人嘴又很严,也不会到处乱说,就只好烂在肚子里了。你看我的表弟老罗跟方姓女子的事儿我就从来不说。

狗仔队往往采用非常规手段获取新闻,有时候不小心就会越过法律界限,这一点卓伟做的很恰当,他从来不用违法手段获取信息。

还有一点我觉得卓伟让我很佩服,他不跟明星做交易,不妥协,他一直坚持新闻的真实性,有图而且有真相。

想想现在媒体已经快烂到骨髓里了,有偿新闻、通稿、关系稿、软文、红包稿、宣传稿充斥在媒体上,媒体的底线早就地陷了。而坚持新闻真实客观的人竟然是一个狗仔队,这他妈简直是对现实的讽刺。

卓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这个人有点拗脾气,越是有人骂我,我就越要去干。很多人觉得我这个事情无聊,没意思,那我也要去干。别的记者舒舒服服去跑会拿红包,我就做这个新闻。我觉得我的新闻比他们的有价值,我培养出来的能力经验是我自己的,我就不相信跑会他们会跑一辈子。而且我总说,当以后回顾自己职业经历的时候,我肯定会说哪条新闻是我做的,他们总不能跟别人说我参加了100个发布会,拿了100个红包吧?”

带三个表 @ 2013-10-29 0:51:07 分类: 杂谈


摄于雪山音乐节。

带三个表 @ 2013-10-11 12:15:01 分类: 说书


目前中国人对咖啡的理解是:品位,装逼。我不知道这种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可能咖啡馆里的装饰比较讲究,可能是进咖啡馆里的人都人模狗样,可能是咖啡的价位相对较高,常人消费不起,可能是介绍咖啡的书籍都带着欣赏玩味的气质……所以就有了周立波的“大蒜咖啡论”。

事实上,咖啡就是一种饮料,它之所以能有这些外延,大概是中国人过农民生活日子太久了,舶来的东西都会被打上一层资产阶级烙印,进而有人自我标榜,有人自我贬低,各自对号入座而已。标榜的人未必就不土鳖,贬低的人未必就不想装逼。

认为喝咖啡就高消费的人大概没喝过咖啡,如果以同等价位的消费做比较,一个人正常状态下每个月消费的茶叶、香烟的成本远远高于咖啡。尤其是,咖啡喝多会不舒服,没有人在一天之内无节制地喝咖啡。但是吸烟喝茶就容易过量。

关于咖啡对身体的影响,我看到太多这方面的文字了,不知道是出自科学家还是咖啡商之手,反正有人说咖啡对身体没有好处,有人说咖啡对身体百益无害,其实都在慢慢夸大某种好处或坏处。

在西方,咖啡就是人们最普通的饮料,价格比我们的还便宜,你要说品位和装逼,那实在是会让人笑掉大牙。我们正处于一个从土鳖到乌龟的转型当中,忽然间的经济爆发和致富让我们有时候会疯狂地以消费为参照,来衡量一个人社会地位和生活质量,咖啡、红酒、威士忌统统被列入装逼范畴。你想过没有,有人消费一千多块钱一瓶的茅台,你从来没觉得他装逼吧。

当年垮掉一代的诗人艾伦·金斯伯格在咖啡馆里写诗,于是写咖啡历史的人就说咖啡给他带来了灵感,写威士忌历史的人说是威士忌给他带来了灵感,写红酒历史的人说红酒给他带来了灵感,写二锅头历史的人说牛栏山给他带来了灵感……结果把金斯伯格灌得吱哇乱叫,最后写出了惊世骇俗的诗篇——《嚎叫》。这就是人们的意淫。

市面上关于咖啡的书不少,多是介绍咖啡常识或是如何享受咖啡,这大概也是把咖啡搞得很装逼的原因。因为这类书的作者往往是咖啡爱好者,同时可能跟咖啡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不少作者都是一些咖啡协会的会员,他们介绍咖啡,肯定带着一定的倾向,那就是宣传咖啡如何好,于是这些文字超出了咖啡本身,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这本《左手咖啡,右手世界》和很多书不同,它不是从如何享受咖啡的角度来介绍咖啡,而是从咖啡经济和商业历史角度来介绍咖啡,也许你看完会有这样的感觉,滴滴香浓里面都流淌着殖民地咖啡农的鲜血。

咖啡是一种很“讲究”的植物,它只能在南北纬回归线以内生长结种,超出这个区域,咖啡树就无法生存,更谈不上结果了。如果你把世界地图铺平,看看南北纬回归线内的国家,会发现什么?他们都曾经是欧洲列国的殖民地。所以,当咖啡被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后,经由阿拉伯地区传入欧洲,它的经济价值被发现后,就紧紧地跟欧洲殖民扩张联系在了一起。因为有消费能力的欧洲、美国人本土无法种植咖啡,只能从殖民地购买。在殖民时期,奴隶们像牲畜一样为欧美人种植咖啡。非洲、拉美、中北美摆脱殖民统治纷纷独立之后,迫于经济上的依赖,咖啡价格一直被美国人控制。他们通过压低咖啡进口价格让巴西、哥伦比亚这样的咖啡生产国几乎无利可图。巴西曾经一次焚烧了上千万袋咖啡豆,以此来控制咖啡价格。

由于咖啡树对生长条件有要求,太依赖自然环境,所以就有丰收和歉收,咖啡的价格也随着收成波动,丰收了,卖不出价钱,歉收的时候往往对农场主和咖啡农又是致命打击,再加上拉美国家政府在管理上的无力,从咖啡一落户美洲开始,它几乎就是美洲人心里的噩梦。有一位巴西总统曾经因为咖啡贸易问题自杀。他在遗书中这样写到:“几十年来,巴西受到国际财团的统治和掠夺,我领导全国进行改革,并取得胜利。然而这些国际财团却和我在国内的政敌相互勾结,企图阻挡我推动国家繁荣和自治步伐。当我1951年上台执政之时,国际财团每年在巴西获得的利益高达500%。一时间,咖啡行情变好,国家经济开始出现上升势头。不久,又出现咖啡危机,咖啡价格狂飙……我们在国际上为居高不下的咖啡价格辩护,但是得到的却是对我国施加更大的经济压力,终于,我们不得不放弃了……除了鲜血,我已经没什么能给这个国家了。我已经献出了我的全部生命,现在我连死亡也奉上,我无所畏惧。我平静地迈出走向永恒的第一步,并将我的生命载入史册。”

埃塞俄比亚牧羊人当年发现咖啡这种植物的时候没有想到,在随后的几百年间,这种植物像魔鬼一样影响着无数拉美人的命运。

16世纪,咖啡经由土耳其传入欧洲。慢慢咖啡成了土耳其人收入的主要来源。当时土耳其人不知道咖啡只能在南北纬回归线以内种植,所以出口咖啡豆都要经过水煮和烘焙,让咖啡失去生长能力。但是有个家伙把七颗咖啡种子偷偷运出了土耳其,并且成功地在印度种植成功。后来荷兰人把一棵咖啡树偷偷从也门运到荷兰,42年后,荷兰人用这棵树结出的种子在今天的斯里兰卡种植成功。后来荷兰人又把咖啡移植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1714年,荷兰人送给法国政府一株咖啡幼苗,9年后,法国海军军官克利把咖啡种植技术带到了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可以说,今天的拉美的咖啡都有这棵咖啡树的基因。1727年,一场闹剧把咖啡引入巴西。当时法属圭亚那与荷属圭亚那发生边界纠纷,双方总督让中立的葡属的巴西官员出面调停,这位官员早就想把咖啡种子弄到巴西了。但是这两个殖民地都禁止种子出口,这位官员便和法国总督的老婆偷情。调停结束,这位巴西官员在离开的时候,法国总督的妻子为他献上一束鲜花,这束鲜花里藏着几颗咖啡种子……后来巴西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国。

这本书里虽然把咖啡贸易历史、咖啡商业竞争写的有些残酷,但字里行间不难发现一些趣闻。比如现在最知名的咖啡品牌之一麦斯威尔咖啡,它的前身是由一个叫波斯特的人专门经营一种反咖啡的谷物饮料公司,他毕生致力于反对诋毁咖啡。颇具讽刺的是,他私下里一直饮用咖啡。他的女儿在他死后收购了麦斯威尔咖啡。我们在80年代就知道的那句著名的“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麦氏咖啡广告语,其实最早是西奥多·罗斯福说的,他喝完麦斯威尔咖啡后由衷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麦斯威尔对这句话并不敏感。相反,倒是可口可乐最先把这句话用到广告语中。因为那时候的可口可乐里面的成分很复杂。几年后,麦斯威尔才反应过来,将这句经典的话用到广告语中。

当然,从这本书里还能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人对喝咖啡真不讲究,这主要是咖啡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太激烈,黑心的咖啡商常常以次充好,煮咖啡的方法也不讲究,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美国人喝的咖啡可能是世界上最低劣的咖啡了。

当然,最不讲究的可能是巴西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国,竟然喝速溶咖啡。所以巴西的咖啡农们常说的一句话是:“雀巢速溶咖啡,根本不是咖啡。”

从上世纪初开始,美国咖啡商们在市场的竞争方式有点像现在的贵国,那就是不择手段没底线,做广告都是用诋毁竞争对手的方式,夸大商品的作用,咖啡几乎就是包治百病的良药。后来美国颁布的相应的法律,这种不良竞争现象才消失。

咖啡和很多人们常用的饮料不同,首先它太依赖自然环境,其次,由于它是一种容易让人上瘾的饮品,所以需求量一直很大,当西方国家对这种东西的消费变成常态之后,它背后的殖民和掠夺的商业模式便建立起来。所有咖啡生产国都是被动地按照这个商业规则来玩这个游戏。

带三个表 @ 2013-10-09 0:07:22 分类: 杂谈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旅游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它总是让我把旅游和春游秋游郊游联系在一起。每每到春游的时候,都要准备好面包、汽水,头天晚上因为兴奋而失眠。那时候一听说谁出去旅游了,心里都会羡慕不已——他路上一定能有面包吃汽水喝,甚至还能吃上香肠。游,在我看来就是玩。看《西游记》,头几回觉得唐僧前途险恶,后来慢慢明白了,上面有人罩着,身边个保着,各种妖魔鬼怪都是走过场,越看越欢乐,取真经真跟旅游一样。

但是旅行给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首先旅行是一趟苦差事,感觉就是为了完成某件事出了一趟远门,期间遇到什么风险都不可预知,毫无乐趣可言。大概是小时候看《南行记》造成的错觉。

这些年,旅行和旅游的概念倒过来了,“旅行”这个词变得时髦小资起来,通过文学的添油加醋,人们似乎从中嗅出了一丝丝惬意的文艺味道。旅行是一种随意自然漫无目的的放逐自己,把身心和自然相融,没有具体归期,期间还可以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浪漫而浪荡,不管是什么事情,最终都可以包装成人生的丰富经历呈现在人们面前。

旅游在旅行面前就显得有点土气了,它是打工族利用假期跑到一个地方走马观花,承担着比平常高出几倍的消费,花没观到,倒是看到不少后脑勺。小时候我对旅游的美好理解现在彻底被颠覆了,它是一个国家的人吃饱喝足之后用虐待自己的方式证明可以把钱花掉的集体出行。

十一期间,我路过德胜门,离城门楼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就看见路边排着长队,司机说这都是去八达岭的。我看了一下,队伍排了有三百多米。我想北京应该不止这一处去八达岭的集结点,要是有那么四五个,排的队伍都这么长,大概到了八达岭也就没法爬了。你想想,长城上的人比墙上的砖还多,人造卫星这时在太空肯定能看见长城。

旅游在过去的确是一次充满欢乐的旅行,但据说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之后,旅游质量一落千丈。没见过世面的中国人本来打算跳出井底看看井边的花花草草,结果又被挤到阴沟里了。你说你老老实实在井底里待着多好。

前几天跟制片人谢晓东吃饭,他正在忙活新片《大明劫》上线宣传工作,他上来就说,怎么你们中国人假期都爱出去玩呢?

谢晓东以前拍过一个电影《过年回家》,这是他有一次过年坐火车,在沙丁鱼罐头的车厢里怀疑人生,他试图寻找出中国人过年非要回家的正确答案,答案很简单,中国人有一种深厚且廉价的情感纠结——团圆意识,冒死也要团圆的意识根深蒂固,十几亿人要是都想到一块的话,那多可怕。所以,下了火车,他就找了一个地方把《过年回家》的剧本写出来了。

我建议他拍一个电影《长假出行》,探讨一下中国人长假期间的文化苦旅。

一般意义上的理解是,中国人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有条件和能力出去玩了,但平时上班没空,都赶上长假出行,就造成了旅游点中国人多子多福的美好景象。

如果说过年都要回家团圆,这里面多少有感情因素起作用。但是长假出去玩,跟感情因素没有任何关系,出行的人都清楚,在长假期间出去玩意味着什么,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还是侥幸心理起作用?我看都不是。中国进入现代化社会的时间不长,人们对生活的理解还停留在农耕时代,想想在过去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出趟门很难,也就没有人想着旅游了。现在交通便利了,活动半径大了,一放假就呆不住了,但却忽略了狼多肉少的残酷现实,自己不仅给自己添堵,还给所到之处添堵,一路上肯定骂爹骂娘,但没有人去问问自己,长假出门到底图个啥呢?从旅游这个角度来讲,你们中国人还不懂现代生活。

当大部分人对现代生活的理解都这么雷同的时候,旅游就变成灾难。依我看,这需要一百年的磨难,才会让中国人有记性,慢慢理解什么叫现代生活。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很土鳖的国家,不管你怎么论证和解释,都无法摆脱土鳖的事实,众人合力,每次假期都会给这个社会提供各种土鳖风景。

你站在桥上看土鳖,看土鳖的人在楼上看你,土鳖装饰了你的眼眶子,你装饰了土鳖的中国梦。

一个人出门叫旅行,一群人出门叫旅游。一个人出门旅行体验的是梦,一群人出门旅游看到的是噩梦。这就是旅游和旅行的区别。其实我真觉得你没必要出门旅游,你也就是想拿手机拍几张毫无意义的照片而已,这事儿你在家就能解决,直接对着旅游挂历翻拍不就完了吗。

带三个表 @ 2013-09-30 22:38:02 分类: 杂谈

我弟弟开了一家网店,专门卖吉他。
店名叫《挪威森林吉他坞》。有兴趣的同学不妨去看看。
我弟弟的服务态度比我好。

带三个表 @ 2013-09-30 9:45:08 分类: 闲扯

今天看新闻,《北京闹市“鬼楼”将修缮》,说北京有座鬼楼,总闹鬼,打算最近修缮。我一看,原来是朝内大街81号,看完后不禁哑然失笑,《新京报》是不是没新闻报道了,真能扯淡。

我在1991年和1992年在这座楼里上过班,当时是北京民政工业公司的办公楼,两年间从来没听说过楼里有鬼。这座小院子里面跟花园一样,安静优美,在当时能有这样的花园式办公环境实属难得。按照单位的规定,每个人都要晚上轮流值班,我曾经有过三次晚上值班的经历,整个院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看门的老大爷,他住在门口的小屋子里;一个是我,在西侧的办公楼里,办公室里有床。值班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鬼出来做客,楼里安静祥和,适合创作。我就是在值班时开始的创作,写完稿子,不知道把稿子投到哪里去,没事到门口转悠,发现马路对面的朝阳门小学门口立着一块牌子:北京青年报。便走到马路对面……

在小学地下室,我见到了后来著名的大仙。我把把稿子交给了北京青年报,然后北青报就把稿子发了。从此,我走上了靠写字为生的道路。

如果说有什么鬼神,朝内小学的地下室倒是有一帮牛鬼蛇神,当时北京青年报有一批另类的报人,一个个才华横溢,是这些牛鬼蛇神们后来把北京青年报办得有声有色。难道大仙不是一个神仙吗。

最近刚写完的小说《山上有神》,和这个楼里闹鬼的传说极其相似,就是人类没事滥用自己的想象力,想象着王菲离婚的原因或者一栋楼里闹鬼,其实都是自己心里有鬼,折射到别人身上或别的事情上而已。

带三个表 @ 2013-09-27 22:48:19 分类: 闲扯

今年六月中旬动笔写小说,当时计划十一之前写完,前天,终于把最后一稿写完了。这几个月,我一直觉得自己在散发着土腥味儿的环境里生活,好多年不说的家乡话开始从嘴里冒出来。希望有一天读者看到这个小说也能闻到一股土腥味儿,那我就欣慰了。

想想上次写《沿着瞭望塔》,感觉完全是两种状态,这次虽然字数不多,但是却让我很抓狂,有一天,我写不下去了,突然特别想找个人说话,当时就感觉,要不说说话我会憋死。

如果把我过去写得乱七八糟的字加在一起总该有上百万字了,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让我有文字创作的感觉。这次,小说的场景设定在我的老家,地理环境和每家每户的设置都和当初一样。结果不小心勾起了乡愁,这种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接下来该找家出版社,如果人能看得上,就出来。当我四处打听的时候,人们告诉我,现在都没人看小说了。

带三个表 @ 2013-09-18 11:46:44 分类: 闲扯

下面是小说《山上有神》里的一些句子,有些东北方言我还吃不准用的是否准确,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词来代替,请在行的人指点一下。

搁:音[gě][介词]在。
【例句】“每天都死人,谁知道他们外面咋死的。听妈话,别听他们瞎白话。”

改:[介词]在。
玄天二地:形容说话不着边际。
【例句】“还第二回呢,恨不得天天都扯这个,我们没事就那儿玄天二地地瞎编,用这个吓唬人多好玩呀,小孩都吓哭过好几回。”

逮:[介词]在。
【例句】“你钱多烧的呀,我这天天风吹日晒的,抹这玩意儿有啥用,我白净漂亮了嘎哈?家里养汉呀?”

二意忽忽:迟疑的样子。
【例句】姚贵在街上二意忽忽了半天,最终肚子里的馋虫没有让他抵御住菜香的诱惑,便找了一家馆子推门进去。

鼓秋:①反复摆弄、调理。
【例句】床对面桌子上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引起了姚贵的注意,他走上前一边摸一边琢磨这究竟是个啥东西,鼓秋半天,也没整明白。

熊:①笨;②窝囊;③没出息;④没勇气。
【例句1】“你这老鸡巴登,脑瓜子是苞米碴子做的呀,看你那样儿,山神得先把你叨去造了。”
【例句2】董宝柱摇摇头说:“我哪好意思说呀,吓到她咋整。”大家便骂他太了。

哏叨:呵斥。
【例句1】众人对姚贵这般哏叨也不当回事儿,嘻嘻哈哈地笑着。
【例句2】郭翔怕他妈哏叨,就一直瞒着,每次回家就说在大榆树下玩来着。

特特:絮絮叨叨不停地说。
【例句】姚贵急了,心想,他媳妇咋啥都到外头特特呢。

眼气:羡慕,嫉妒。
【例句】王凤起听说自己要去县城培训,特别高兴,就在大榆树下吹起牛来,说自己到了县城会如何如何,把大伙儿眼气死了。

眼热:嫉妒。
【例句】可是最近这一年多,姚家沟几乎是在蝲蛄屯人眼皮底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轮到蝲蛄屯的人眼热了。

工劲儿:时候。
【例句】咱们在姚家沟住这么多年了,咋偏偏在这工劲儿发现了石头,早咋不知道?

扯洋溜:闲扯。
【例句】吴春说:“我们都是这样,在大榆树下扯洋溜,扯来扯去就扯到山神上了。”

不觉景儿:没注意,没意识到。
【例句】只是这个场面完全是在他不觉景儿的情况下发生的。

茄古:欺负。
【例句】姚贵转过身对王凤起说:“你就知道茄古小孩子,郭翔哪像你这样张嘴就扒瞎。”

打漂儿:鱼跃出水面。
【例句】她跳着脚叫道:“快说快说,你是咋让鱼打漂儿的?”

光面:光荣,体面。
【例句】反正他整天迎来送往的,当着全村人的面,脸上别提有多光面了。

硌楞:[贬]指性格特别。
【例句】这老东西倒是很少来大榆树下,因为他这人硌楞,人都不爱跟他说话。

罕不见儿:非特意地,有意无意地。
【例句】确实像吴春和王凤起说的那样,大伙儿就是罕不见儿的把话题转向山神了。

迂作:舒服。
【例句】慢慢地,姚贵从这里面咂摸出点味道来,现在咋比当初费老鼻子劲让姚家沟通上电还迂作呢。

甩剂子:甩脸子后离开。
【例句】好不容易把她哄过来,说重了她一甩剂子走了可咋整。

刮蚩:①搜刮;②从别人身上得到好处。
【例句】有人心眼儿活泛,借着姚家沟人有钱了,出来进去可以刮蚩下点油水,就在通向姚家沟的路边开了一家小卖部。

刨食儿:形容农民用艰苦劳动维持生活。
【例句】不像咱们村里的有些孩子,就知道傻吃苶睡,没啥追求,长大后啥都不知道,到头来还是搁山沟里刨食儿

磨豆腐:比喻翻来覆去地说。
【例句】王凤起一边看一边乐:“哪回他不是就这点破事儿转圈磨豆腐吗。”

不识闹:不懂开玩笑,禁不起开玩笑。
【例句】王凤起觉得李大义这人太不识闹了,他想进屋跟李大义理论几句,被姚贵拽住。

大估影儿:大概,大约。
【例句】他大估影儿算过,如果自己卖缸子,能挣个几十万。

如作:舒服。
【例句】管它外面咋样呢,我们过着如作就行了。

扬巴儿:神气,自以为优越而表现出得意的样子。
【例句】姚家沟一来电,姚贵就又扬巴儿起来。

带三个表 @ 2013-09-13 2:39:47 分类: 闲扯

今年春天,我去长沙采访。湖南卫视的人非拉着我采访当时正在播出的《我是歌手》制片人洪涛。洪涛很客气给我拿出一瓶娃哈哈格瓦斯,说:“这是我们赞助商提供的。”我当时口渴,就拧开喝了一口,没想到特别难喝,就放在哪儿再没动过。

我小时候在东北喝过格瓦斯,一种带着面包味道的汽水。如果说我还记得小时候喝格瓦斯的味道如今还记得的话,那是完全撒谎,我小时候一共就喝过四回,能记住啥呢?能记住的就是我们从老大哥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社会制度、保尔柯察金以及格瓦斯这个名字。所以我断定娃哈哈格瓦斯难喝跟我小时候的记忆无关,它的确太难喝了,比星巴克的咖啡还难喝。

我们小时候跟格瓦斯叫“gěwási”,听上去特侉,当时长春做的格瓦斯我觉得也不太好喝,后来对这个饮料也就没啥兴趣了。

前段时间我发现我家附近的超市都开始卖格瓦斯了,有秋林和得莫利两种,都是哈尔滨产的。后来发现很多地方的超市都开始卖这两个品牌的格瓦斯了。我喝了几次,觉得还不错,比娃哈哈的好喝多了。

开始我不知道娃哈哈的为啥那么难喝,直觉印象是娃哈哈做什么饮料都难喝这是他们保持的一贯气质。后来才知道,娃哈哈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格瓦斯,就用一种非正宗的方式——麦芽汁加上各种添加剂,而正宗的格瓦斯是用大列巴面包发酵的方式,至少还有点营养。

但是哈尔滨的这些企业都没有放眼全国的意识,也就是在关外咋呼咋呼。但有一点,由于娃哈哈舍本钱做广告,反倒带动了黑龙江的格瓦斯打进了北京市场,如果他们都有点魄力,借机打开全国市场,把娃哈哈那种难喝的格瓦斯干掉,倒也是好事一桩。

一个特别经典的故事也许正在上演,妹妹陪着姐姐去一个剧组面试女主角,结果导演相中了妹妹。

带三个表 @ 2013-09-12 22:16:55 分类: 闲扯

最近方舟子跟小崔因为转基因掐起来了。他们这种掐架的场景我已见怪不怪,因为在现实中由于对转基因态度的不同而产生的口舌之争屡屡发生在我眼前。这都“得益于”我认识一个叫土摩托的转基因粉丝。

有一次吃饭,不谁说了一句上来的菜样子比较夸张,像是转基因食物,刚好,饭桌上坐着一位果壳网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立刻紧张起来,像是受到了伤害一样,立刻提高嗓门历数你死之前该知道的转基因的1001件好人好事。事实上,饭桌上没有一个人是转基因的反对者。那么果壳网的这个朋友为什么反应如此迅速而敏感,从他们认为伪科学的心理学角度来分析,可能是:好多人不了解转基因(就像他们特别了解并且参与转基因实验过程一样),所以对转基因食品有恐惧心理,进而用一种无知方式抵制转基因。这位朋友的迅速反应先入为主地在心里定义了在座的人可能有几个转基因反对者,所以必须先站出来制止反转的声音出现。有点像受破害妄想狂。

后来我们都说,你急啥呀,又没人说反对转基因,说了你再反驳也来得及。

类似人们谈论一些伪科学话题——尤其是转基因食品话题时,我的同事土摩托都会以一种梦鸽捍卫李天一的姿态发难。其实我们只是没事喜欢拿转基因话题挑逗土摩托,大家都知道这是他的G点,看着他着急、愤怒,然后用鄙视众人没有科学头脑一群蠢猪,感叹我们都没救了的感觉太好玩了。那一刻,土摩托的形象骤然高大起来,我仿佛看到了布鲁诺,哥白尼,神农……

不管是你热爱转基因还是对反对转基因,对立者大可都不必紧张。有个傻逼会说,万一吃死了呢?其实你要该死的话早就以别的方式死了。在你的祖国,好多食品可以让你一命呜呼,还真轮不到转基因食品呢,你瞎操的哪门子心。再退一步讲,既然你反对转基因食品,你认为转基因食品会吃死你,你有权利不吃吧。再他妈退一万步讲,那你一定很讨厌方舟子吧,那你想想,要是吃转基因食品吃死也是先轮到方舟子,也轮不到你,你该高兴是不?你说你争论这个干嘛呢?

再有,人类在主宰地球以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拿自己和其他物种做实验,你要真纠缠起来那就没完了。人类干得令人发指的坏事“硕果累累”,转基因至少还不叫坏事吧。甚至人类干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在某个角度讲可能也未必是坏事。美国不向日本扔两颗原子弹,二战可能会推迟几天结束,中国解放可能会推迟几天,那你能说原子弹是好东西吗?

我并不反对转基因食品,在目前选择空间很大的范围内,转基因食品仅仅不是我第一选择而已。等到了无可选择的时候,大家都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自由平等就实现了。

说实话,我特别讨厌那些维护转基因科学的聒噪者,包括土摩托在内,他们真的有点像受迫害妄想狂,什么逼大的事儿呀,不至于动怒。中国人的真正问题是素质问题,还没到科学层面上这一步呢。其实很多人对转基因技术并不了解,所以才会瞎嚷嚷。这时候你如果态度好一点,把其中仅仅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误会拨开,说不定他们就能接受转基因。卧槽,你非得用一种高高在上,党同伐异的姿态去侮辱那些反对者,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和伟大和光荣,那你是谁了?要不这样,你们发明一种药,把反对你们的人都统统杀死不就省心了吗。可能很多人出于不喜欢你们这些转基因粉丝的态度而更讨厌转基因。拿小崔来说,他内心未必就真正反对转基因,但你方舟子像疯狗一样扑上来,小崔就是支持也不能说支持了。

多数人还是能做到心平气和地普及转基因常识,这挺好。但是当你像狗夹在门缝里退不回出不来,又想冲出去咬街上的那个人,满身戾气,就变成“科技公知”了。你看这个“戾”字的写法,一只狗被夹在门缝里,退不回出不来的样子有多难受,多凶恶。现在的好多人啊,都快变成夹门狗了,说不上三句话就虚拟地大打出手,何必同志何必呢,这样下去,不管你站在正确的一边还是错误的一边,都变成扯王八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