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杂谈’ 类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10-29 0:51:07 分类: 杂谈


摄于雪山音乐节。

带三个表 @ 2013-10-09 0:07:22 分类: 杂谈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旅游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它总是让我把旅游和春游秋游郊游联系在一起。每每到春游的时候,都要准备好面包、汽水,头天晚上因为兴奋而失眠。那时候一听说谁出去旅游了,心里都会羡慕不已——他路上一定能有面包吃汽水喝,甚至还能吃上香肠。游,在我看来就是玩。看《西游记》,头几回觉得唐僧前途险恶,后来慢慢明白了,上面有人罩着,身边个保着,各种妖魔鬼怪都是走过场,越看越欢乐,取真经真跟旅游一样。

但是旅行给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首先旅行是一趟苦差事,感觉就是为了完成某件事出了一趟远门,期间遇到什么风险都不可预知,毫无乐趣可言。大概是小时候看《南行记》造成的错觉。

这些年,旅行和旅游的概念倒过来了,“旅行”这个词变得时髦小资起来,通过文学的添油加醋,人们似乎从中嗅出了一丝丝惬意的文艺味道。旅行是一种随意自然漫无目的的放逐自己,把身心和自然相融,没有具体归期,期间还可以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浪漫而浪荡,不管是什么事情,最终都可以包装成人生的丰富经历呈现在人们面前。

旅游在旅行面前就显得有点土气了,它是打工族利用假期跑到一个地方走马观花,承担着比平常高出几倍的消费,花没观到,倒是看到不少后脑勺。小时候我对旅游的美好理解现在彻底被颠覆了,它是一个国家的人吃饱喝足之后用虐待自己的方式证明可以把钱花掉的集体出行。

十一期间,我路过德胜门,离城门楼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就看见路边排着长队,司机说这都是去八达岭的。我看了一下,队伍排了有三百多米。我想北京应该不止这一处去八达岭的集结点,要是有那么四五个,排的队伍都这么长,大概到了八达岭也就没法爬了。你想想,长城上的人比墙上的砖还多,人造卫星这时在太空肯定能看见长城。

旅游在过去的确是一次充满欢乐的旅行,但据说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之后,旅游质量一落千丈。没见过世面的中国人本来打算跳出井底看看井边的花花草草,结果又被挤到阴沟里了。你说你老老实实在井底里待着多好。

前几天跟制片人谢晓东吃饭,他正在忙活新片《大明劫》上线宣传工作,他上来就说,怎么你们中国人假期都爱出去玩呢?

谢晓东以前拍过一个电影《过年回家》,这是他有一次过年坐火车,在沙丁鱼罐头的车厢里怀疑人生,他试图寻找出中国人过年非要回家的正确答案,答案很简单,中国人有一种深厚且廉价的情感纠结——团圆意识,冒死也要团圆的意识根深蒂固,十几亿人要是都想到一块的话,那多可怕。所以,下了火车,他就找了一个地方把《过年回家》的剧本写出来了。

我建议他拍一个电影《长假出行》,探讨一下中国人长假期间的文化苦旅。

一般意义上的理解是,中国人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有条件和能力出去玩了,但平时上班没空,都赶上长假出行,就造成了旅游点中国人多子多福的美好景象。

如果说过年都要回家团圆,这里面多少有感情因素起作用。但是长假出去玩,跟感情因素没有任何关系,出行的人都清楚,在长假期间出去玩意味着什么,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还是侥幸心理起作用?我看都不是。中国进入现代化社会的时间不长,人们对生活的理解还停留在农耕时代,想想在过去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出趟门很难,也就没有人想着旅游了。现在交通便利了,活动半径大了,一放假就呆不住了,但却忽略了狼多肉少的残酷现实,自己不仅给自己添堵,还给所到之处添堵,一路上肯定骂爹骂娘,但没有人去问问自己,长假出门到底图个啥呢?从旅游这个角度来讲,你们中国人还不懂现代生活。

当大部分人对现代生活的理解都这么雷同的时候,旅游就变成灾难。依我看,这需要一百年的磨难,才会让中国人有记性,慢慢理解什么叫现代生活。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很土鳖的国家,不管你怎么论证和解释,都无法摆脱土鳖的事实,众人合力,每次假期都会给这个社会提供各种土鳖风景。

你站在桥上看土鳖,看土鳖的人在楼上看你,土鳖装饰了你的眼眶子,你装饰了土鳖的中国梦。

一个人出门叫旅行,一群人出门叫旅游。一个人出门旅行体验的是梦,一群人出门旅游看到的是噩梦。这就是旅游和旅行的区别。其实我真觉得你没必要出门旅游,你也就是想拿手机拍几张毫无意义的照片而已,这事儿你在家就能解决,直接对着旅游挂历翻拍不就完了吗。

带三个表 @ 2013-09-30 22:38:02 分类: 杂谈

我弟弟开了一家网店,专门卖吉他。
店名叫《挪威森林吉他坞》。有兴趣的同学不妨去看看。
我弟弟的服务态度比我好。

带三个表 @ 2013-08-22 9:44:07 分类: 杂谈


在心理咨询师眼里,谁都是病人。没病你也能被他吓出病来。

过去,心理咨询师看病的方式,就是开个诊所,接待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人。现在简单了,开个微博,看谁在上面撒癔症,可以直接私信或@这个病人,开出一些药方。

在一个用户提供各种自己信息的互联网时代,神经病和精神病都出来了。我发现,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特别多。什么叫表演型人格障碍?你可以百度知道一下,里面解释得很清楚,然后对照你自己,看看是否中招,如果你有幸没有中招,你再去对照你的周围的熟人,你知道的明星、公共人物乃至世界上的各类名人,看看谁有这样的障碍,可能你会大吃一惊。

心理学家统计出来的结果是,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占人群的2%,女性是男性的两倍。中国有13亿人,有2600万左右的中国人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而且这种病是一旦拥有,终生享用。

如果再退一步讲,有轻微表演型人格障碍倾向的人群可就不止2%了,可能有6%。那就是4800万人口,相当于一个韩国人口总和。当你因为某些事情被人惹怒,你会脱口而出:怎么神经病这么多呀!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还仅是一项表演型人格障碍的粗略统计,还有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分裂性人格障碍、偏执性人格障碍、强迫性人格障碍、冲动型人格障碍、焦虑(回避)型人格障碍、依赖型人格障碍……要这么算下来,我们伟大的祖国咋说也得有两三亿吧,相当于一个美国。不过还好啦,这些人社会危害性不大,一般都是跟自己那儿较劲,顶多骚扰一下亲戚朋友同事。你可以观察一下,你周围的人(包括你)属于哪款的。

前些天我看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里面有个十几岁的小朋友,一上台就开始亢奋,完全不听主持人说话,不断地冲观众嚷嚷:“快给我点掌声。”连一向温和的于丹都看不下去了,提醒了这孩子好几次,让她注意听讲。但是这个孩子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在我看来这孩子就有点表演型人格障碍,她才十几岁,长大之后指不定什么样子呢。

因为现在电视台选秀多了,所以打开电视就能看到各类选秀节目,而且还能看到电视台精心包装的选手们不太艺术的人生,这些电视台的编导们大概没有学过心理学,常把有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当成他的个性。因为当众出丑对选手来说是没有认知的,但是可以成为话题供电视台炒作一下。

如果你觉得神经病越来越多,不要觉得意外,现代传播手段十分丰富,总有些人把自媒体当成“自媚体”。最近公安部门开始抓网络推手,据说这些推手公司一年能挣上千万,我相信个人往里面扔进去的钱是少数,但是找网络推手让自己走红的心理很值得研究一下,我单方面猜测,这多少跟这些人自我认知有障碍有关系,表现为表演型人格障碍,比如干露露母女,就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障碍。还有凤姐、芙蓉姐姐以及最近突然成了新闻话题的某歌手,皆属于表演型人格障碍。

虚荣心人人都有,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但一般而言,人们对虚荣的渴望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界限的,会做到适可而止。如果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毫无底线地去追求这些并且从中获得满足和喜悦,并把这个当成常态,基本上就是表演型人格障碍了。

带三个表 @ 2013-08-05 17:15:23 分类: 杂谈


这周又做了一个封面故事。今年我一共做了三个封面故事,前两个都惹了不少麻烦,感觉现在写东西要看人脸色才行,这里有做记者的吗,我想问问,你们是这么写报道的吗?我做了十几年的记者,有点不清楚该怎么写报道了。

这次做的封面是《汉字危机》。其实汉字没什么危机,语言文字从来就没什么危机,它存在就存在,消亡就消亡,都正常。只能说现在汉字在信息时代出现了一个瓶颈问题,你打字可能飞快,但是你不见得能写出来。

关于汉字的问题,民间争议最多的就是把简化字恢复成繁体字。有些两废代表动不动就弄个提案,希望恢复繁体字,不然中华民族文化就如何如何。那些房地产商,政府决策人,他们才是把中华文化如何如何的人,要抬杠,应该找那些破坏最狠的人去抬,老跟汉字较什么劲啊。

我觉得,现在究竟是该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用火星文还是甲骨文,都不重要,因为中国人一直就对文字无所谓的。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是极少数会写字的人记录传承下来的,其余的人都是文盲。今天极少数人是文盲,但是历史依旧是由极少数擅长运用汉字的人记录传承下来的。真的,跟你没任何关系,起什么哄!

你可能会说,我现在会用电脑打字,发到网上,就成了记录,就是历史。别操蛋了,你那都是字符垃圾,没用。历史能留下来的还是少数人记录的东西,它除了会打字,还需要智慧。只是这个少数比过去数量多了一点而已。你刚刚学会打字复制粘贴就当上公知了。

至于繁简之争更没意义,你想想,你用拼音输入汉字的时候会注意到这个字笔画有多少画吗?不都是三五下敲出来的吗,你打“龘”(da)和“装”(zhuang)哪个更容易呢?反正我是双拼,都是两下出来。再简化也没什么意义。至于恢复繁体,你现在打字还会注意汉字代表的意义吗,你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选择重码的文字是你不就是看个大概齐吗。如果我再问你,“zhou恩来”的“zhou”里面是“土口”还是“吉”?你可能都未必说对,还掰扯什么恢复繁体字呢。可能你又说了,汉字里包含着祖国的文化密码,一个字有很多讲,变成简体字,那些意思就没有了。比如“爱”就没有“心”了,但是简化的“爱”有一个朋友的“友”,现在社会上不都流行跟朋友做爱吗,你原来有心的“愛”里面哪有朋友啊。还有人说,“亲”也不“见”面了。我说亲啊,现在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时代了,大家见面也是低头玩手机谁都不理谁,不见面在网上反倒更亲了是不?不信你随便说一个简化不合理的字,我都能结合当下给你解释出一堆理由。我的意思是,总抓住简化字不放,远远没有自己学会长脑子会使用汉字更有意义。

过去的文盲目不识丁,今天的文盲差不多都是硕士级文盲,社会进步,文盲也跟着水涨船高而已。会用汉字的人还是少数人,多数人不过使用汉字来交流。过去两个文盲是在街上对话,今天你用键盘输入对话,你认识三两百个汉字就绝对有资格做中国人了,只要你们对话没什么障碍,都能相互明白,都是别字又何妨。现在是新文盲时代。哈哈。

有人说,这样汉字的纯洁性就被破坏了。妈的汉字只有俩字纯洁,就是“纯洁”这两个字。文字永远是动态变化的,在变化过程中,有些合理的就被人接受了,不合理的自然就被淘汰掉,任何国家的语言文字都是这样。你操什么心。

带三个表 @ 2013-05-30 14:21:28 分类: 杂谈


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无聊,便在网上下载歌曲听。那阵子周围有几个人都喜欢听世界各地非英语国家的音乐。这类音乐很难归类,反正我不喜欢“世界音乐”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曾遭到过不少第三世界国家音乐家的反对。“世界音乐”是美国人在唱片店里给音乐分类时的说法,而不是描述音乐特征的说法。“世界音乐”的潜台词叫“非我族类音乐”。

当时日本King Records公司出过一套世界各地民族音乐的唱片,纯粹原生态,没有任何修饰,我在网上下载了几张专辑后便喜欢上了。在北京进入非典最恐怖时期的那几天,我在家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决定出去转转。我打车一路畅通飞奔到王府井,当时还有家音像店,想买些唱片回家听。结果我发现了全套的King公司的民族音乐唱片,2900块钱,我毫不犹豫就要掏钱买。负责导购的小伙子觉得很奇怪,这套唱片放在店里好几个月了,据他说北京音乐台买走一套,剩下这套上面都落灰了,也没人过问。见我这么痛快想买唱片,便告诉我,最好跟代理这套唱片的负责人联系,也许会便宜点。最后我跟风潮唱片公司的人联系上,便宜了两百多拿下这套唱片。

当时,还有两个系列的唱片我非常喜欢,一个是Putumayo系列,一个是the Rough Guide to系列,这两个系列都是以出版第三世界国家的音乐为主。Putumayo是一个专门做世界民族服饰的老板Dan Storper在1993年开的唱片公司,到2003年,他们出版了106张专辑,音乐涵盖了世界各地,他们对音乐的选择有两条:好听且富有节奏感,要让人一听就高兴。这和King公司的纯野生无污染的音乐形成鲜明对照。当然,我喜欢的另一个系列the Rough Guide to介于Putumayo和King之间。

Putumayo的唱片主要以拼盘为主,个人专辑只出过十几张。

遗憾的是,Putumayo系列没有被引进到国内,有时候偶尔能在音像店里看到盗版唱片。2013年Putumayo唱片公司成立20周年,20年间,Putumayo出版了除中国和南极洲之外世界各个国家的音乐唱片326张。为什么没有中国音乐?我想,按照Dan Storper选择音乐的标准,中国音乐既不好听,也没有节奏感,尤其是不符合他对“快乐音乐”的要求。

在这326张专辑中,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搞到了其中的320张,还有那么几张没有找到,估计是绝版了。这对于一个有强迫症的人来说心里是很不爽的。

这里尤其要提一下的是Putumayo系列唱片的设计者Nicola Heindl,她几乎包办了Putumayo所有唱片的封面设计,这让这个系列的唱片显得与众不同。在众多的唱片中,你会一眼就能辨认出它属于Putumayo。

Discography

1993
101/103 The Best of World Music: Volume 1 - World Vocal (April 1993)
102/104 The Best of World Music: Volume 2 - World Instrumental (April 1993)
105/107 The Best of Folk Music: Contemporary Folk (August 1993)
106/108 The Best of World Music: African (August 1993)

1994
109/110 Kotoja: The Super Sawalé Collection (July 1994)
111/113 The Best of World Music: Reggae (July 1994)
112/114 The Best of World Music: World Dance Party (July 1994)
115-2 Shelter: The Best of Contemporary Singer-Songwriters (November 1994)
116-2 A Putumayo Christmas (November 1994)
117-2 The Dougie MacLean Collection (November 1994)

1995
118-2 The Laura Love Collection (March 1995)
119-2 Women of the World: International (October 1995)
120-2 Women of the World: Celtic (October 1995)

1996
121-2 The Touré Kunda Collection (19 March 1996)
122-2 The Dalom Kids and Splash Collection (19 March 1996)
123-2 A World Instrumental Collection (19 March 1996)
♣124-2 A Touré Kunda, Dalom Kids / Splash and World Instrumental Sampler
125-2 A Celtic Collection (2 July 1996)
126-2 One World (2 July 1996)
127-2 A Johnny Clegg and Juluka Collection (2 July 1996)
128-2 Women’s Work (May 1996)

1997
129-2 Islands (4 February 1997)
130-2 Travel the World with Putumayo World Music (8 April 1997)
131-2 ¡Latino! ¡Latino! (22 July 1997)
132-2 Caribbean Party (22 July 1997)
133-2 Women of the World: Celtic
134-2 Women of the World: Celtic II (9 September 1997)
135-2 Music From the Coffee Lands (7 October 1997)

1998
136-2 Romantica (13 January 1998)
137-2 Women of Spirit (10 March 1998)
138-2 Ricardo Lemvo and Makina Loca: Mambo Yo Yo (19 May 1998)
139-2 Afro ~ Latino (19 May 1998)
140-2 Sam Mangwana: Galo Negro (19 May 1998)
141-2 Celtic Tides (29 September 1998)
142-2 Reggae Around the World (30 June 1998)
143-2 Cairo to Casablanca (25 August 1998)
144-2 A Native American Odyssey (10 November 1998)

1999
145-2 Mali to Memphis (26 January 1999)
146-2 Habib Koité & Bamada: Ma Ya (26 January 1999)
147-2 Dublin to Dakar: A Celtic Odyssey (23 February 1999)
148-2 A Mediterranean Odyssey (6 April 1999)
149-2 Cuba (25 May 1999)
150-2 Brasileiro (25 May 1999)
151-2 Africa (13 July 1999)
152-2 Oliver Mtukudzi: Tuku Music (13 July 1999)
153-2 Caribe! Caribe! (22 June 1999)
154-2 World Playground (24 August 1999)
155-2 The Equation: Hazy Daze (28 September 1999)
156-2 Cape Verde (12 October 1999)
157-2 New World Party (9 November 1999)
158-2 Ricardo Lemvo and Makina Loca: Sao Salvador (22 February 2000)
159-2 Italian Musical Odyssey (24 October 1999)

2000
160-2 Zydeco (25 January 2000)
161-2 Louisiana Gumbo (25 January 2000)
162-2 Republica Dominicana (22 February 2000)
163-2 South African Legends (25 April 2000)
164-2 Miriam Makeba: Homeland (9 May 2000)
166-2 ¡Mo’ Vida! (23 May 2000)
167-2 Puerto Rico (23 May 2000)
168-2 Oliver Mtukudzi: Paivepo (13 June 2000)
169-2 Festa Brasil (27 June 2000)
170-2 Chico César (27 June 2000)
171-2 Rita Ribeiro: Perolas Aos Povos (27 June 2000)
172-2 Latinas: Women of Latin America (25 July 2000)
174-2 Mariana Montalvo: Cantos del Alma (25 July 2000)
176-2 Equation: The Lucky Few (11 July 2000)
180-2 Music from the Tea Lands (22 August 2000)
181-2 A Putumayo World Christmas (26 September 2000)
182-2 A Jewish Odyssey (26 September 2000)

2001
183-2 Carnival (9 January 2001)
184-2 Cajun (9 January 2001)
185-2 Gypsy Caravan (13 February 2001)
186-2 Gardens of Eden (13 March 2001)
187-2 Mexico (10 April 2001)
188-2 Jamaica (8 May 2001)
189-2 Arabic Groove (12 June 2001)
190-2 Colombia (10 July 2001)
191-2 African Odyssey (11 September 2001)
192-2 Habib Koité & Bamada: Baro (24 July 2001)
193-2 World Playground II (11 July 2001)
194-2 Music from the Coffee Lands II (9 October 2001)

2002
195-2 Samba Bossa Nova (8 January 2002)
196-2 Mississippi Blues (12 February 2002)
197-2 Latin Groove (12 March 2002)
198-2 World Lounge (9 April 2002)
♣199-2 Oliver Mtukudzi: Vhunze Moto (24 April 2002)
200-2 Congo to Cuba (21 May 2002)
201-2 Latin Playground (11 June 2002)
202-2 Asian Groove (27 August 2002)
203-2 Rumba Flamenco (24 September 2002)
204-2 Afro-Portuguese Odyssey (22 October 2002)
205-2 Calypso (19 November 2002)

2003
206-2 Global Soul (14 January 2003)
207-2 African Playground (19 February 2003)
208-2 Cover the World (19 February 2003)
209-2 Euro Lounge (11 March 2003)
210-2 African Groove (22 April 2003)
211-2 French Caribbean (20 May 2003)
212-2 Dreamland (20 May 2003)
213-2 Salsa Around the World (24 June 2003)
214-2 The Oliver Mtukudzi Collection: The Tuku Years (8 July 2003)
215-2 American Blues (26 August 2003)
216-2 Brazilian Groove (9 September 2003)
217-2 The Putumayo World Music 10th Anniversary Collection (21 October 2003)
218-2 Christmas Around the World (7 October 2003)
219-2 French Café (11 November 2003)

2004
220-2 Sahara Lounge (20 January 2004)
221-2 World Reggae (24 February 2004)
222-2 Sing Along with Putumayo (23 March 2004)
223-2 Women of Africa (27 April 2004)
224-2 Nuevo Latino (25 May 2004)
225-2 Greece: A Musical Odyssey (29 June 2004)
226-2 Caribbean Playground (27 July 2004)
227-2 World Groove (24 August 2004)
228-2 Women of Latin America (21 September 2004)
229-2 Blues Lounge (5 October 2004)
230-2 Music from the Chocolate Lands (9 November 2004)
231-2 South Pacific Islands (23 November 2004)

2005
232-2 New Orleans (25 January 2005)
233-2 Kermit Ruffins (1 February 2005)
234-2 Acoustic Brazil (25 February 2005)
235-2 Afro-Latin Party (22 March 2005)
236-2 Mali (3 May 2005)
237-2 North African Groove (7 June 2005)
238-2 Italian Café (21 June 2005)
239-2 Swing Around the World (5 July 2005)
240-2 American Folk (9 August 2005)
241-2 Latin Lounge (6 September 2005)
242-2 French Playground (4 October 2005)
243-2 Celtic Crossroads (4 October 2005)
244-2 Asian Lounge (8 November 2005)

2006
245-2 The Caribbean (10 January 2006)
246-2 Reggae Playground (24 January 2006)
247-2 Brazilian Lounge (21 February 2006)
248-2 Turkish Groove (21 March 2006)
249-2 Paris (18 April 2006)
250-2 Folk Playground (23 May 2006)
251-2 ¡Baila!: A Latin Dance Party (23 May 2006)
252-2 Music from the Wine Lands (27 June 2006)
253-2 Blues Around the World (25 July 2006)
254-2 Acoustic Africa (5 August 2006)
255-2 Radio Latino (3 October 2006)
256-2 New Orleans Christmas (3 October 2006)
257-2 New Orleans Playground (17 October 2006)
258-2 One World, Many Cultures (7 November 2006)
259-2 Asian Dreamland (5 December 2006)

2007
260-2 A New Groove (30 January 2007)
261-2 Women of the World: Acoustic (27 February 2007)
262-2 Gypsy Groove (27 March 2007)
263-2 Putumayo World Party (24 April 2007)
264-2 Animal Playground (22 May 2007)
265-2 Latin Jazz (26 June 2007)
266-2 Americana (31 July 2007)
267-2 World Hits (28 August 2007)
268-2 Israel (25 September 2007)
269-2 Brazilian Playground (25 September 2007)
270-2 New Orleans Brass (23 October 2007)
271-2 Tango Around the World (23 October 2007)
272-2 Celtic Dreamland (6 November 2007)

2008
273-2 Latin Reggae (22 January 2008)
274-2 Hawaiian Playground (22 January 2008)
275-2 Euro Groove (11 March 2008)
276-2 African Party (29 April 2008)
277-2 African Dreamland (29 April 2008)
278-2 Café Cubano (27 May 2008)
279-2 Québec (10 June 2008)
280-2 Reggae Around the World (Re-release of 142-2 with different track order and 1 track less) (22 July 2008)
281-2 Acoustic France (19 August 2008)
282-2 Acoustic Arabia (2 September 2008)
283-2 Sesame Street Playground (30 September 2008))
285-2 A Jazz & Blues Christmas (28 October 2008)
286-2 Women of Jazz (28 October 2008)

2009
287 African Reggae (27 January 2009)
288 India (24 February 2009)
289 ¡Salsa! (24 March 2009)
290 Italia (19 May 2009)
291 European Playground (19 May 2009)
292 Brazilian Café (28 July 2009)
293 Picnic Playground (28 July 2009)
294 España (29 September 2009)
295 A Family Christmas (27 October 2009)
296 Jazz Around The World (27 October 2009)

2010
297 Rhythm & Blues (9 February 2010)
♣299 Jazz Playground (9 March 2010)
300 Latin Party (6 April 2010)
301 South Africa (18 May 2010)
302 Rock & Roll Playground (29 June 2010)
303 Tribute to a Reggae Legend (13 July 2010)
304 Yoga (14 September 2010)
305 World Christmas Party (5 November 2010)

2011
306 Bossa Nova around the world (11 February 2011)
307 Acoustic Dreamland (22 February 2011)
308 Rumba, Mambo, Cha Cha Chá (5 April 2011)
309 Jazz (3 May 2011)
310 Kids World Party (28 June 2011)
311 African Beat (30 August 2011)
312 Latin Beat (30 August 2011)
313 Acoustic Café (12 October 2011)
314 Celtic Christmas (25 October 2011)

2012
315 Brazilian Beat (31 January 2012)
♣316 Instrumental Dreamland (28 February 2012)
317 African Blues (24 April 2012)
♣318 Cowboy Playground (22 May 2012)
319 Bluegrass (22 May 2012)
320 Arabic Beat (31 July 2012)
321 Latin Beat (Re-Release with 3 new tracks) (11 September 2012)
322 European Playground (Re-Release with 3 new tracks) (11 September 2012)
323 World Yoga (30 October 2012)
324 World Sing-Along (30 October 2012)

2013
326 Vintage France (26 February 2013)
(标♣的是我还没找到)

带三个表 @ 2013-04-01 13:59:36 分类: 杂谈



前天晚上,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偶像。

因为我十几岁的时候,那个万恶的旧社会还没有偶像,成年后很难再偶像崇拜,就像个盲点一样。遇到什么明星,从来不会有什么异样感觉,尤其是,后来的工作基本上是跟社会上有知名度的人打交道,整天采访这些阿猫阿鼠,早就没感觉了。

但是,当我看到了John Lydon之后,我决定按照你们崇拜明星的套路当一回追星族。

这个故事说来有点长,我掐头去尾不要中间简单说一下。大概你们都听说过“性手枪”这个名字。即使你不知道这是一支乐队的名字,看到这三个字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摇滚历史上起的最漂亮的乐队名字。John Lydon就是这支乐队的主唱。

我第一次看到“性手枪”这三个字还在上大学,有一篇文章里提到过他们,从此我便对这个毫无任何概念和印象的乐队产生遐想——他们的音乐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克到底是什么样的?1990年,我第一次听到《神佑我王》《英国无政府主义》,而且是一个朋友从BBC的节目中录下来的。

我去美术商店买了一瓶丙烯染料,在一件T恤衫上庄严地写下了Sex Pistols,并且开始收集他们的反动素材。朋克摇滚在90年代一直是我的最爱。

在青春期叛逆阶段,我没什么可叛逆的内容。我接触“性手枪”和朋克,差不多大学快毕业了。你们都知道中国有一段没有历史的历史,就是在那个历史转折的背景下,我开始听朋克摇滚。在1985-87年考上大学的同学,都知道那个压抑的转折期。我们那代人有点不幸,居然有理想,然后这个国家再让你的理想破灭。就是“性手枪”唱的“Don’t be told what you want,don’t be told what you need,there’s no future no future,no future for you。”

今天再去看性手枪的历史,当然知道他们的经历被夸大了,这些被夸大的故事似乎符合了年轻人的某种需求,比如我。他们的言行对我来说,恰恰是一种参照,原来人生可以如此折腾。迟来的叛逆和对抗心里对我后来性格的定型真有不少影响。

别的不敢说,至少我是中国第一个最详细介绍“性手枪”和PIL的人,当年听他们的唱片时就想,如果能见到John Lydon该多好啊。

梦想总会照进现实的,这不,他们来了。PIL亚洲巡演,北京上海各一场。所以我决定采访一下我的偶像。

好激动啊!

Lydon同学胖了很多,毕竟57岁的人了,但言行举止还像一个孩子,谈论某些事情的时候反倒很严肃。采访他的时候,他已经喝得有点高了,所以满嘴跑火车,耽误了不少时间。准备了16个问题,结果只问了一半。最后我问他:“朋克死了吗?”他说:“我还在,谁也不能否认我是朋克之王。”

最后,我心满意足地跟Lydon合了影。本来,为了配合此次历史性的合影,我专门留了一个莫西干发型,但是现场太热,出了一头汗,头发跟洗过的一样,造型也没了。

带三个表 @ 2013-03-19 1:35:35 分类: 杂谈

这些年,因为电视选秀的缘故,翻唱歌曲才开始时髦。参赛选手没有自己的作品,只能唱别人的歌,从《超级女声》到《我是歌手》,无一不靠翻唱别人的歌曲来撑门面。

翻唱没什么不好,关键是怎么翻唱,因为每个人对歌曲的理解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声音特点也不一样,只要能把自己的那版感觉唱对了,就算成功,至少能让人听到不同的理解和感觉。这就像用山东话和四川话朗诵《早发白帝城》肯定会有不同效果一样。但不管是《超级女声》《中国好声音》还是《我是歌手》,这些台上的选手对歌曲的理解都挺不到位的,年轻一点的歌手基本上唱的很浅薄,比如那个吴莫愁,每次她唱歌我都想杀人。还有那个尚雯婕,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没感觉,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呢,非要唱歌。

中国没什么音乐文化,您想想,著名歌星马玉涛,一辈子就唱红了一首《马儿你慢些走》,再晚点的关牧村唱红了两首歌《打起手鼓唱起歌》汗《吐鲁番的葡萄熟了》。苏小明唱红了一首《军港之夜》……那时候只要有个人把一首歌唱红了,别人就会自然回避。但是流行歌曲的创作数量又少,所以这些歌手单靠一两首歌可以混一辈子。

进入80年代中期,流行歌曲不再是靡靡之音,台湾歌曲的涌入,让大陆歌手有机会去翻唱当时咱们还不知道是谁唱的那些流行歌曲。那时不叫翻唱,叫扒带子,这种状况持续了三四年时间,差点把台湾歌曲扒个精光。今天听起来,那些扒带子的歌手几乎没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根据自己的特点去选择适合的曲目,反正拿过来就唱。你想想,田震当年还出过一盘翻唱邓丽君的专辑呢。台湾流行歌曲是有性别的,有些适合男歌手唱,有些适合女歌手唱。但是到咱们这边,就无所谓男女,甚至里面的人称所营造出的语境都不会改动,让人听着特别别扭。

后来他妈不谁吃了一只苹果,知道羞耻了,就极力鼓吹原创,那帮人当时真不太懂什么叫流行歌曲,但都觉得自己能写出跟台湾流行歌曲一样的作品。反正你现在也看到了,大陆出了几代音乐人了,赶上台湾了吗?木有啊,你除了面积比人家大,其他方面都比人家小。

因为一原创,就把翻唱放到对立面了。如果你翻唱一首歌,就像你被嘲笑性无能一样,这么多年一直坚持没有水准的原创,自然也不会出几首好歌。打开收音机,各类音乐台里的DJ门嘴上都挂着“原创”。现在北京音乐台不是已经原创到靠收钱来维持生计的地步了吗。矫枉过正不过如此。

再看看唱片工业大国美国是怎么对待流行歌曲的。假如美国一年出版1000张唱片的话,可能其中有1/4是再版,1/4是集锦精选现场录音,1/4是翻唱,原创的比例可能也只占1/4。但你会有一种每年都以原创为主的假象,是因为他们会对投入成本的新唱片做宣传(里面也经常会有几首翻唱歌曲),而没有成本或成本很低的唱片不会做太大的宣传投入的,除非翻唱专辑很有特点或很有纪念意义。这才叫良性市场行为。因为他们很清楚,都去原创,市场风险会更高,而再版、集锦精选现场录音、翻唱会让音乐的整体性变得丰富和具有历史纵深感,还能丰富市场品种,让人从不同方面感受音乐氛围。我们都他娘的去原创了,把再版、集锦的市场空间留给了做盗版的——这也算是扶贫吧。

我们现在年龄差两岁的人互相可能都不知道对方听的是谁,这大概跟我们从来不在乎历史,从来都隐瞒历史有关系,让人从一开始成长就忽略历史。所以,我们的音乐不仅没有文化底蕴,没有历史纵深感,没有音乐氛围的立体感,连音乐相互之间的联系都是断裂、无关的。

记得电影《摇滚校园》里,杰克·布莱克煞有介事地在画有摇滚乐历史关系图的黑板前给学生们讲摇滚,这还是简约版的摇滚史图,要是复杂起来,十块也写不下。为啥呢?因为人家的音乐相互之间都有关系,是在相互融合中进化发展的。

我要是去学校里给学生讲中国流行音乐历史,就简单多了,直接把厕所上区分性别标牌贴在黑板上就行了,告诉同学们:“中国流行音乐有两种风格,一种是男歌手风格,一种是女歌手风格,Ladies and gentlemen,中国当代流行音乐历史课讲完了,下课。”写到这儿,后排那位戴着3D眼镜的同学忍不住了:“咱们不是还有摇滚吗。”是啊,不都是摇几下就滚了吗。你都不喜欢人家,人家还好意思赖着不走吗。

现在流行到电视上得瑟自己唱歌了,翻唱成了主流,如果说《超级女声》《中国好声音》这类翻唱还是照葫芦画瓢,对付对付观众,观众也能接受,是因为选手毕竟都是草根的。但到了《我是歌手》,就不一样了,这些可都是混迹江湖见过世面的歌星,都是一条道跑到红的人,还跟超女和好声音那些选手一样,估计自己都不好意思上台唱歌了。所以要挖空心思琢磨一下怎么翻唱。可我看了几期后,才发现当年他们唱红的歌曲真好听啊。每个歌手都较着劲的想翻唱的与众不同——问题是你脑子里有过不同吗?这时候大概只有我会想到是因为没有音乐历史底蕴才造成这些歌星们翻唱平平的原因。你们都看门道,咱看的是热闹。

因为我们的音乐没有杰克·布莱克黑板上那么多的音乐风格,编曲再怎么编,还是在原地打转,没有施展空间啊。另外,这些歌手平时就没有可塑意识,翻唱别人的歌曲都有点找不到北。可能也就是所谓淘汰悬念在逗着你要看下去,其实就是一个歌星卡拉OK大赛。我建议湖南卫视下回改成超级模仿秀算了,看谁模仿的跟原唱最接近,我相信小沈阳最终能夺冠。

几年前,我给京文唱片公司老板许钟民出个主意,让他找一帮流行歌手翻唱崔健的歌,我特别想听到毛阿敏用唱《渴望》的方式翻唱崔健的《解决》或是《像一把刀子》。我把主意出完了,就忙别的去了。几个月后我在唱片店里看到了一张《谁是崔健?》,买回去一听,整个一个猴子吃麻花——蛮拧。许老板找了一帮玩摇滚的翻唱崔健,这不一顺边了吗。你应该让这些玩地下摇滚的人唱《渴望》或《在希望的田野上》啊。要说中国流行音乐真让我操心,有一点疏忽了他们就出错。

要不是因为采访,我不会看电视上的选秀比赛,中文流行音乐这点家底也差不多被他们糟践完了。就像黄舒骏说的那样:“只有流行没有音乐。”现在是只有娱乐,没有音乐。

当然,看到这里后排那个戴4D眼镜的人又忍不住了:你为啥要求娱乐有音乐性呢?

带三个表 @ 2013-03-14 1:47:13 分类: 杂谈

最近换了一个手机。用诺基亚2060替换掉屏幕早就龟裂一年有余的C5。作为诺基亚的忠实用户,我发誓一定要用到它死为止,并且我已经看到了它的死期——至少从这款今年2月推出的2060身上。

在过去的八年间,我用过的六款诺基亚手机从未出现过通讯录存不下的问题。之前在C5上,我有将近1300个电话号码,但是复制到2060上,发现只能存下1000个号码,而SIM卡最多只能存下100个号码,这意味着还有两百多个号码我无法存进去。从功能和配置上看,这款2060可能是诺基亚推出的最好的塞班40系统手机,可偏偏对存电话号码有限制,我不知道诺基亚的工程师或者主脑人物脑子进了什么东西,你内置了那么多没用的软件,干嘛就不能给通讯录留一点空间呢,何况也占不了几个字节。我想半天没想明白,估计我要是咨询他们的技术开发人员,他们能给我拿出好多解释的理由。

我反省我自己,因为我是记者,认识的人比较多,而且仍顽固坚持使用按键手机。像我这样的用户属于他们在技术开发是可以忽略的那部分,这款手机可能是给那些中老年且社交不广的人预备的。如果有一天诺基亚变成了No Kia,彻底死掉,那真是大势所趋。

我只好从A到Z把一些不常联系的人号码删掉,把一人多号的合并到一起,最后,还有五十多人的号码存在SIM卡上,也就是说,还有大约四十来个人的存储空间,对我来说,也就是半年的光景,就会把SIM卡也存满。

为此,我只能去中国移不动换一个比较大一点的SIM卡,但最大也只能存进250个号码。

写到这儿你也许都急了,你干嘛不换一个苹果三星智能手机呢,想存多少存多少。实话告诉你,我抽屉里有三款这种高级手机,不喜欢。我用手机就是用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仅此而已。

去移动营业厅换卡,一进门就被服务员缠住,向我推荐各种骗人的买话费换手机的套餐。我问,有按键手机吗?服务员说:“没有,现在都是触摸屏手机,这是趋势。”我说那是他们的趋势,跟我无关。服务员很失望。

作为一个主动落伍者,我发现,当你的习惯节奏和周围的人出现“切分音”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感受。就好像:舟已行矣,而剑不行。这让我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又有了新的视角。

最近两年,我不太爱聚会社交了,尤其是人多的时候,我更不爱参与。大概是今天的社交环境和行为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过去,人们聚在一起是因为渴望交流。中国人传统的交流形式是众人围坐在一起,海阔天空,这其中一定会有一个主说,还有一两个副说,其余以观众为主,就像一台戏。这和西方人的Party不同,西方人比较民主,没什么主说副说听众,你端一杯酒,想跟谁说话就找个地方说,既不干扰别人也不会被人干扰。

因为移动互联,让中国人的传统聚会方式发生了改变,聚会的初衷一定是因为渴望交流,但是一落座,交流的愿望顿时烟消云散,人们纷纷拿出手机,全神贯注地盯着方寸大的世界,现场几乎鸦雀无声,有时候你想说句话都感觉是在打扰学生上课而感到内疚和不忍心。

如果按弗洛伊德的那一套学说来解释现在人们的聚会行为,大概就是人们都有手淫的欲望,不管是按键还是划屏,潜意识里都是在手淫——只是平常自己在被窝或厕所里,现在是在餐桌旁集体手淫。所以,在鸦雀无声的手机互联的聚会中,你偶尔能听到有人咯咯咯地笑出声或者尖叫起来,哦,那是他(她)手淫到高潮了。

我认为从一开始张罗起来的貌似很隆重的聚会,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无聊,从话题到行为,交流的行为已经越来越弱化,每个人都像壁花一样,把自己从众人中冷落出来,在手机上寻求属于自己的安慰。妈逼的,那你费劲出来聚会有何意义,自己在家玩不就行了。

当然,在家里可能也是一样,大概自从有了电视,家庭的交流就变少了,但至少还可以坐在一起,看着节目互相交流观感。现在有手机了,一家人玩手机就能玩掉一辈子。想想有这样一个三口之家,父母为了防止孩子吵闹,给孩子弄一个iPad,这傻逼孩子能玩到退休。长年的夫妻大概也没什么新鲜交流话题了,估计也都是各自拿一个手机瞎鸡巴玩,没有新的语言,也没有新的方式,没有新的力量,能够表达新的感情……这就是时代的晚上。要不说崔健牛逼呢。

有一次,我跟比石康还红的剧作家泪如全勇先老师喝咖啡,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个姑娘,一看就是90初,这姑娘每隔一两分钟就要看一下手机,似乎已经变成强迫症。我问她,你可不可以十分钟看一次手机?这样你可以听你全老师怎么吹牛逼。这姑娘试图按照我说的做下去,结果没一会就受不了了,总想去摸眼前的手机。后来干脆起身告辞。全勇先老师很不悦,说好不容易搭个上一个姑娘你还把人赶跑了。我说就这种姑娘,你领回去跟她做爱,说不定她每分钟要刷一次微博呢。好歹以前你用的充气娃娃不会这样吧?

我认为,全勇先老师和充气娃娃做爱的时候一定是有交流的,因为充气娃娃不会在中途看手机。

前些天,有个朋友过生日,去了十几个人,结果,人们仍然在控制不住自己玩手机。我跟寿星老说:你该在他们进门的时候把手机都收走。

当你跟一个人交流的时候,你发现对方并没有认真听你说话或者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你的反应是对方有些不礼貌,不尊重你。当有一堆人交流的时候都不专注去交流,就不存在不礼貌和不尊重的问题了。

带三个表 @ 2013-01-23 12:37:26 分类: 杂谈

2011年10月23日,我把剧本《衰鸟向前冲》第一版写完了,当时起的名字叫《一穷二富》。从这时开始,我不知道,这个剧本把我带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

开始我没有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只要能找到钱,就可以拍出来。但随着事情的进展,我慢慢发现,如果想完成这件事,很多东西都是我无法能搞定摆平的。在制片主任曹伟老师出现之前,我只能一个人来料里各种公关活动,这恰恰是我最不擅长的。

谈了多少家公司我已经记不得了,能记得的是:对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能读出其中的意思,然后我礼节性告辞。真的像片尾曲里的一句歌词一样:经过的事,就像电影……

还好,它最终还是出来了,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已经不算什么了,说出来显得有点矫情。不过我很欣慰的是,还是有很多人耐心看了这个有很多毛病的电影,这是对我们将近一百多人共同劳动的尊重。

对于这个电影上线后观众的反应,说什么我都觉得正常。如果开始都说好,过段时间就会有说不好的;如果开始都说不好,过段时间又会有说好的。对我而言,如果你看了,我就知足了。

我更清楚的是,大家在鼓励我,是因为并没有对这个电影有多高的期待,和我过去拍的东西比有进步就好。记得2008年《你丫真狠》上线的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位著名影评人,她鼓励我继续做下去。这次首映,我收到了六十多条短信。

而从我的感觉来讲,我不是一个像阿芬那样好高骛远的人,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我手里还有四五个剧本梗概,按难易程度排了一个顺序,先简后繁,一口一个牙印,即可。

这一年多,由于电影牵扯的精力太多,很多事情无暇顾及,几乎没什么时间看书,没法去好好享受生活,等等。现在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由于这个电影拖拖拉拉的时间太长,我的下一部电影都快启动了。下半年吧,会有一个关于大脑进化题材的电影,剧本在拍《衰鸟》之前就写完了。当然,结局还是让你出乎意料。

最后,我要感谢在这个电影筹备和拍摄过程中给我支持和帮助的朋友和公司,名单就不一一列举了,没有你们自然就没有这个电影。

带三个表 @ 2013-01-04 11:22:49 分类: 杂谈

恶意代码昨晚被删除,你浏览时之所以还报警,是因为firefox或者chrome还没有实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