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6年6月15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6-06-15 23:46:51 分类: 闲扯

用股沟、一搜和搜狗搜索“17届”都木有问题,
怎么用百度搜索就不符合法律规定呢?
有百度的人常来这里吗?解释一下吧。

带三个表 @ 2006-06-15 22:59:56 分类: 闲扯


段喧说:“(厄瓜多尔)主教练苏亚雷斯在上一场比赛中紧张的脱掉了鞋子。”

带三个表 @ 2006-06-15 17:31:03 分类: 杂谈

在北京,如果去超市、家具城逛,到下班的时候,广播里会播放啃你鸡的名曲《回家》,播音员在悠扬的萨克斯乐曲中会用一种亲切的声音告诉你,我们该收工了,你该回家吃饭了。所以,《回家》在中国北京就成了送客曲,很人性化的,比起过去那些比较粗暴的轰人方式,文明了许多,只是啃你鸡同学并未因此拿到一分钱版税。

这次看世界杯,我发现,德国人开始用很人性化的方式送客,都说德国人古板,其实有时候也很感性。我不记得过去世界杯比赛结束后是否播放歌曲。这次,德国人选择的送客曲既不是主题歌也不是足球歌曲,而是《Go West》,这首歌70年代由迪斯科组合“Village People”唱红,在90年代初期又被“宠物店男孩”再次唱红。现在又被用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不过,现场播放的这首歌是什么版本我不知道,我找了半天,手里的资料还不足以说明现场播放的版本是谁唱的,因为只播放了几句就被央视粗暴地掐断了。谁在德国,帮我打听一下,是这个什么版本?

“宠物店男孩”翻唱这首歌的背景是东欧解体之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回到”西方阵营,标志性事件是柏林墙倒塌,这是一个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人类发展史上的笑话,非弄出个什么社会主义,于是就弄出了两个阵营,弄来弄去,才发现社会主义不过是用残暴的方式来解释马克思主义,相比之下,还是西方的社会制度科学一些。这首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时的政治背景。

过去,在苏联流行一个笑话:“共产主义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主持人说:“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试验。”其实不管是拿人还是拿狗作实验,结论都很清楚了。随着社会主义的轰然倒塌,东欧人明白了一点,回到西方是正路。

90年代版本的《Go West》这首歌到底有什么寓意?大家可以自己去理解,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对东欧解体的幸灾乐祸;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对社会主义的嘲讽;还有一种观点,大概就是人类总喜欢随大流,把到西方去当成了一种时尚潮流,逃离可恶的社会主义至少表明一种身份。不过,“Go West”还有一层字面意思,就是我们常说的“上西天”。“宠物店男孩”毕竟不是一个很政治性的组合,当时翻唱这首歌,用意也是点到为止。

多年前,当我看到这首歌的MV上出现列宁同志挥着大手的画面,不禁有点心酸,社会主义啊,就他娘的这么完蛋了。现在,每次看完比赛,听到这首歌在在CCTV五套节目中回荡,这又是件多么好玩的事情啊。

我不知道,德国人在送客的时候播放这首歌曲意味着什么,以此来炫耀西方足球的强大还是仅仅是一种点缀?还是想告诉亚非拉的球员,来欧洲踢球吧,你看——

(Go West) Life is peaceful there
(Go West) In the open air
(Go West) Baby you and me
(Go West) This is our destiny (Aah)

(Go West) Life is peaceful there
(Go West) In the open air
(Go West)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Go West) This is what we’re gonna do

注:刚才小甜同学指出这个错误,原文误当成“宠物店男孩”写的,所以把这篇文章删除了。现在做了修改,欢迎大家批评。谢谢小甜同学。

带三个表 @ 2006-06-15 16:15:19 分类: 杂谈

前些日子,土摩托拿着一本书跑到我这里,隆重向我推荐,书名叫《声音的再现》,看名字我大概能判断出来,这是一本跟音乐有关的书。第一,书的名字基本上跟音乐有关,绝对不是声学方面的科技著作;第二,土摩托不会向我推荐一本理科生该看的书,我跟他共同感兴趣的内容基本上是音乐和转基因,声音跟转基因没什么关系。

然后,我问他,哪里有这本书?他说,三联书店地下室,并叮嘱我,在科技类的书架上有。我在科技类书架上找到了这本书,买了两本,其中一本送给了平客。然后平客跟我说,这本书在当当网上分到电子工程类别里了。我看了一下这本书的版权页上的分类,它属于“电声技术”。在任何一个书店里面,都不会因为这本书开设“电声技术”区域,因为这样的书并不多。所以,当当网如此分类,还是有点道理,按照出版社的分类去分类,倒也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作为一本科普读物,到底什么人会感兴趣呢?如果出版社不针对读者去分类,那这本书估计不太会好卖。如果稍稍动动脑筋,这本书能多卖5000本。

2003年,我出了本书《不是我点的火》,之前,我个人从来没出过书,当时,出版社在确定这本书的选题时候跟我说,这是随笔风格的。我想也是,因为大部分文章都是在三联上的专栏,所以没当回事。后来书出来了,才发现,书店把我的书都放在了文学类里面的散文随笔一栏。我当时的虚荣心一下就上来了,哥们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文学了一把。你想想,旁边放着汪曾祺、傅雷的书,多拔份儿啊。但转念一想,文学青年且文艺青年的人到底有多少呢?文学青年关注的是文学,我这本书写的都是音乐方面的东西。如果都放在文学类书架上,对音乐感兴趣的人肯定就找不到了。

别的书店我不知道效果如何,在三联书店,最开始都放在散文随笔类里面,卖得不好,后来放在音乐类里面,和肖复兴、郝舫的书放在一起,果然好卖多了。后来出版社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来不及了。其实,我这本书应该放在消防安全类里面。因为设计师最开始就是把封面设计成防火消防安全的风格。平客说,《不许联想》应该放到“计算机类的企业管理”类别里面。

分类的确是个问题,比如还是当当网,他们就把《动物庄园》放在生物学类别里面,乔治·奥威尔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在中国是以一个科普作家身份出现的。很多时候,人们往往爱望文生义,一看书名,就下结论。《声音的再现》到底针对哪一部分读者,不言而喻。这本书的作者马克·科尔曼是《滚石》杂志的特约撰稿人,他擅长写乐评,你想他能写出科技类的文字吗?显然不会,这本书其实写得很人文,看似介绍录音技术实际上介绍的是流行音乐的历史,文字通俗易懂,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但凡编辑明白这一点,也不会把它分到“科技类”里面,至少,应该加上一个“音乐类”。

图书馆分类学是一门很有学问的学科,咱们中国在这方面很落后,所以遇到交叉内容的图书,基本上就不知所措了。图书方面如此,音像制品更乱。我去王府井外文书店买唱片,它们的分类让人啼笑皆非。我徜徉在那些塑料片之间,就想,如果他们让我给这些唱片分类,我能让他们把唱片销量提高50%。你想想,如果一个人想买一张“皇后”的唱片,却在摇滚乐货架上找不到,一个人想买“老鹰”的唱片也在摇滚乐货架上找不到,他会转身出去。但是,如果你仔细寻找,会发现,你能在歌剧类别里面找到“皇后”的唱片,在轻音乐里面找到“老鹰”的专辑。

过去,分类学的目的是便于人们查找,现在它和销售有很大关系,直接关系到经营效果。从目前书店音像店的分类来看,还都是很粗线条的那种,比如,音像制品,基本上十分两类,一类是男歌手,一类是女歌手,我不知道,河莉秀要是出唱片,该放到哪边呢?

带三个表 @ 2006-06-15 1:05:25 分类: 闲扯

先说明一下:我是被人点名,鉴于对白二少的恐惧,所以接招。
再说明一下,就别再有人点我了,我觉得是在无聊。
但为了让这个无聊游戏继续下去,我还是让别人也无聊一下。

  10+1+5游戏玩法:
  10:请列出10样最想做的事情(短期/长期均可)
  +1:被点名人士除了要回答别人的问题,还要在最后出多1条问题。
  +5:+5个朋友仔,顺道去他们的博客留言,告诉他们被点名了。
 
请列出10样最想做的事情(短期/长期均可)
  
      1、能采访一次麦当娜。
  2、写一本书,21世纪的禁书。
  3、有一次艳遇。
  4、开一家公司。
  5、去一次非洲。
  6、弄块地种庄稼。
  7、当一支足球队的教练。
  8、编一本中学语文教材。
  9、找一件事做,然后可以走遍中国。
  10、没人逼我写稿子。
 
在自己的博客上回答完如下10题后,删除自己最不喜欢的一条,再添加自己的问题一条。
  
  Q1:如何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恢复积极呢?
  答:去外地呆几天。

  Q2:你心目中的理想伴侣是什么样的?(要提出标准哦)
  答:想不出来太理想的。

  Q3:相比两年前,自己有什么变化? 
  答:快乐不少,老了不少。

  Q4:你目前面对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答:最大的难题是你提出的这个问题是什么什么破问题。

  Q5:最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答:见上面10个我最想做的事情。

  Q 6: 你有没有过厌恶自己的时候?为了什么?
  答:厌恶自己往往都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

  Q7:你希望怎样的过这辈子?
  答:人要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该多好啊。

  Q8:相信一辈子都喜欢一个人吗?
  答:如果世界上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女人的话。

  Q9:你觉得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吗?
  答:时间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嘛。

  Q10: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答:被一个女孩感动的哭了。

下面是点我名的加问的问题:
  Q 12: 你觉得上面这是个问题无聊吗?
  答:确实挺无聊。

——————————————
请下面的人接招:
刘苏
非非
毛嘉
范立
飞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