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6年11月26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6-11-26 8:13:43 分类: 杂谈

最近,CCTV悄悄地进行了改版,为了能让电视观众了解到改版后的电视节目变化,现把改版前后节目对照表列出来,以供大家选择收看。
——中央电视台
2006年11月

新闻联播——正面新闻联播
艺术人生——伪艺术人生
新闻调查——新闻不能调查
东方时空——东方失控
天气预报——天气无法预报
欢乐中国行——赚钱中国行
探索·发现——探索别人的发现
足球之夜——业余足球之夜
佳片有约——烂片有约
百家讲坛——出版讲坛
走近科学——走近伪科学
心理访谈——变态心理访谈
社会记录——和谐社会记录
大家看法——大家没有看法
焦点访谈——焦点禁止访谈
实话实说——实话实在不能说
智慧树——弱智术

带三个表 @ 2006-11-26 7:56:35 分类: 杂谈

最近,有关卡拉圈K收费标准问题引起了争议,国家版权局的收费标准遭到各地娱乐协会的抵制。我看了很多媒体的报道,媒体在质疑,然后版权局的官员不得不站出来解释。在这所有的报道中,媒体就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某些地方娱乐协会为什么抵制,难道仅仅是收费标准过高?而且也没有报道具体某个卡拉圈K厅抵制的报道,同时,也没有注意到有个叫文化部的机构到底干了些什么。

卡拉圈K收费标准,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制定,报国家版权局审批通过,在这之前,已经将这个标准公告出来了。国家版权局和著作权集体组织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就相当于新闻出版署和某个出版社之间的关系,不存在利益关系,只存在管理关系。

为什么收费标准遭到抵制?因为文化部下属某个机构和某个单位一起搞了一个卡拉圈K点歌收费系统,文化部为了推广这个系统,说这个破系统非常科学,你点唱了哪首歌,它就记录哪个,然后根据点唱的数量向著作权人支付版税。这看上去很公平。而版权局看上去一刀切的标准就不科学,所以要抵制。

但是很多人不太清楚,各地娱乐协会或者卡拉圈K厅归谁管?当然是文化部市场部门,有这么一层微妙关系,你大概也就知道了,为什么有人抵制,因为采用了版权局的收费标准,就不能执行文化部的点歌系统,文化部的利益就没有了。作为版权局,他们只是根据著作权法授权来管理这方面的事情,在与其他加入国际版权公约的国家发生关系时,出面的是版权局或著作权协会,而不是文化部。全世界都执行一个统一收费的标准,从来不用点歌系统来收费,只有中国想例外。

而且文化部想推行的这套系统,实际上在中国或国际法律上他也没这个权限,为什么媒体不去质疑文化部呢?文化部这种操蛋做法是典型的计划经济加上市场经济的双轨制,什么有利就用什么方式。

说得再严重点,文化部这么做,实际上跟卖国没什么区别。大家都知道,真正点播率较高的歌曲肯定不是内地的,90%的歌曲都是中国境外的。点播方式倒是准确了,钱到时候多数都给别人了,世界上没一个国家这么干,中国怎么就可以这么干呢。说句不好听的是,文化部有点缺心眼,干着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利益,因为他们可以在推广这套系统中获利,还可以代理著作权收取一部分代理费,而整体损失的是谁呢?

我算发现了,文化部一直干着破坏文化的事情。

文化部的坏话说完了。

带三个表 @ 2006-11-26 1:58:27 分类: 杂谈

《南瓜泡沫》最近陷入被封杀的危机中,
既中宣不之后,又有人封杀《南瓜泡沫》。
而奶猪,则成鸟这次封杀风暴的中心。
每天有五百多人打来电话,询问奶猪各种问题。
其中有四百多求知欲强的人在问同一砣问题:
“本报记者和本报特约记者有虾米区别?”

奶猪问我,救救80后,这砣问题该怎么回答。
我说:
本报记者就是本来有报酬滴记者,
比如,记者写了稿子之后,由于被名人封杀,就没有报酬了。
本报特约记者就是本报特别节约的记者。
比如,比如采访时的各种费用都自己掏,为报社节约了一笔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