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6年12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6-12-08 13:54:07 分类: 杂谈

南京城内有什么比较大一点的花卉市场么?
我查了一下,好像比较大的地方都在郊外。
我要继续我的人生如球计划。

带三个表 @ 2006-12-08 11:55:20 分类: 杂谈

我终于忍不住给华谊弟兄公司的音乐部门总监袁涛打电话,询问黄建翔到底跟华谊弟兄之间是怎么回事。袁涛这小子,继承了袁世凯的风格,说话没谱。跟我打了半天哑谜,说跟羽泉合作也是刚刚有了意向,跟海豚合作是肯定的,卖点多多。跟某个影星合作也是必然的。这都是废话,典型的外交辞令,袁涛的下一个工作单位就是外交部绯闻发言人。

前天去音像店买东西,碰上一哥们,丫现在给北京某支摇滚乐队当经纪人,我俩聊了一会儿,聊天中,他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实际上,黄建翔跟华谊弟兄公司打得火热,不过是明修栈道。我问,那他又是如何暗渡陈仓呢?这哥们说,黄建翔一直觉得挺男人的,唱什么流行歌曲不是他的本意,他喜欢摇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去年,他曾经和北京的一支摇滚乐队接触过,希望自己组一支乐队,但是由于大家对他唱歌没什么信心,所以都没当回事。黄建翔对此也很失望,为了证明他有一副唱摇滚的嗓子,这次世界杯的激情解说完全是他有意的,就是想给摇滚圈的哥们听听,我老黄的嗓子是合格的。

从德国回来之后,黄先后找过AK47、液氧罐头、痛苦的信仰,希望能有合作,因为了有激情解说,这次大家都很感兴趣,但有个问题,每个乐队的主唱对此很反感,这样就抢了他们的饭碗,为此,有支乐队还发生了矛盾,有乐手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有乐手说,不管是谁,想玩噪说,先跟我们在地下混一段时间,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随着黄的辞职,关于他的去向谣言满天飞的时候,黄不动声色地开始跟摇滚圈接触。最后达成的一致意见是:有四支乐队,分别出一个乐手,组成一个临时乐队“灵魂附体”,主唱黄建翔,目前乐手们正在创作,明年春节后进棚录音。

我不明白,问这哥们,黄跟华谊关系那么密切,干吗不近水楼台呢?这哥们的回答也有意思:“你总得允许文艺青年玩一把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清楚了。”当这哥们在夜色中消失的时候,回头丢给我一句话:“他更适合说球。”

带三个表 @ 2006-12-08 10:56:14 分类: 杂谈

我住的酒店虽然是普通的商务酒店,但是某些方面比五星级酒店还先进,比如酒店里有一台数字电视。我一般看着电视就能睡着,倒时差什么的不成问题。

可是当我拿起遥控器,就有点懵了,上面的按钮比平常的按钮多出去一倍,平常家里带按钮的东西,我能用到得不到三分之一,这么多按钮我看着就晕。我打开电视,可是按了几下电视没反应,这是怎么回事?然后我很耐心地研究了半天,发现还是不行。桌子上有个数字电视使用说明,照着说明一步一步操作,还是不行。无奈,只好给服务台打电话,强烈要求一个服务员到房间来实际操作,人家说腾不出人手,只好在电话里遥控指挥,按照服务员的指挥,我跟着操作了一遍,还是不行。

这让我很不爽,于是我就开始胡来,在遥控器上胡按一气,结果歪打正着,电视它忽然亮了起来。什么叫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可以看上数字电视了。

但是,调台和调节音量又出现了问题,我费劲巴拉地终于可以找到了换台的办法,正好调到了央视五频道,电视上正在转播亚运会女足比赛,我就喜欢看女足比赛,比男足好看多了,这时我听到段喧用他蚊子般的声音说:“中国队同日本队下半场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么小的声音怎么行?我得把声音调大了。可是遥控器上的调节声音的按钮失灵了,我只好爬起来,通过电视上的按钮调节,可这一按不要紧,电视突然没了信号。

我蹲在电视机前,不停地按呀按呀,折腾得我满头大汗,可就是搞不定,这个数字电视怎么就这么难搞定呢?在经历了各种方式,把我折腾得都快变成理科生的时候,终于,电视有信号了。我赶紧调到中央五套。

我心满意足地躺在了床上,可以看女足比赛了。这时,我又听见段喧蚊子般的声音说:“这场比赛是由段喧为您解说的,感谢您的收看,下次再见……”

带三个表 @ 2006-12-08 0:50:55 分类: 杂谈

昨天下午5点多,我为采访而抓狂,事先联系了一些人,一听说谈论活塞问题,都以各种理由拒绝,比如说马上要出差,比如说这个可谈不了,比如说自己不擅长……人缘差,采访都抓不到人。快六点的时候,我终于联系上了人,我先介绍我的单位和名字,以及采访的意图,对方一听,说:“你就是那个又老又丑又穷的三联记者?”我说您所言极是。他说,人在外地。外地?你就是在菜地我也要找到你,二话不说,去机场,10点多钟,飞机到了古都金陵。

金陵我来过不下十次,但是这个城市怎么回事我一直不太清楚,上海还有外滩什么的,南京就不知道哪儿是哪儿,然后开始骚扰南京的朋友,从飞机场到驻地长路漫漫,一个个骚扰,等我到了酒店,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最后,一个人说,你人缘差,就别骚扰了,南京人民不会接见你的。

我发现了,我在广州人缘最好,经常半夜两点把一个女孩从她男朋友的身边揪出来出去宵夜,以后出差只去广州。

带三个表 @ 2006-12-08 0:36:25 分类: 杂谈

“我现在想害谁,就送他一套Windows最新版的Vista。”
——一位微软的员工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