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6年12月14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6-12-14 15:48:04 分类: 闲扯

某女,今天SMN签名:“就出20万,我呸!”

我问:看来有人想花20万包你。这个钱我都出得起,可见不是大款。咱不能这么跌份,没80万免谈。
某女:那我改成20万一个星期,应该还不错吧?
我:不错。FBB也到不了这个价。我现在就努力把你推进演艺圈。
某女:为什么?
我:让你成明星,那时候谁再敢出20万,告他侮辱诽谤。
某女:50岁了也会有人包么?
我:您就是80也一样抢手。
某女:太好了,你给我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我:我回头给你找个指导老师。
某女:我最近要交书稿,还要参加各种活动。
我:你马上就成明星了,谁都拦不住。
某女:我连上台领奖的台词都准备好了!
我:要多准备几个语言的版本,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凡是有影展的国家语言你都要会,还要学会瑞典话和山西话。
某女:哦!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你这个意见很好。为什么要学瑞典话?
我:万一你获得诺贝尔奖呢。
某女:那为什么要学山西话?
我:万一你送戏下乡呢。
某女:这样我就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我是个有文化的明星。
我:对,不仅有文化底蕴,还有文化底裤。
某女:我跟他们别人不一样的。
我:他们都没底裤。
某女:对,真是不错。
我:到时候向全世界宣布获奖感言的时候,连非洲的一个部落的人都能听懂。你问问汤姆·克鲁斯,他能做到么?
某女:他们当然不能。我现在要开始学习各个国家的语言了,要保证让全世界人民都听懂!
我:不,你要跟英国人说德语,跟德国人说西班牙语,跟瑞典人说山西话……这样才显得你是个有文化的明星。
========房地产分隔线==========
非非看了这段对话后跟我在SMN上有了下面的对话:
非非:越来越贫了。
胸太软:知道是谁么?
非非:谁啊?
胸太软:还能有谁。
非非:章鱼。
胸太软:还乌贼呢。
非非:哈哈,那是谁嘛?
胸太软:看来你老跟搞房地产的人混,越来越没文化了。

带三个表 @ 2006-12-14 14:21:27 分类: 杂谈

以前,听到关于110的笑话就是一酒鬼喝多了之后拦住110警车,非说一块一的出租车便宜。
今天又听到一个110的段子,发生在我们喉舌的广播电台:

播音稿原文:两歹徒打伤我110干警后逃窜。
播音员读成:两歹徒打伤我110名干警后逃窜。
————————————-
友情赠送另外一段:
原稿:飞机在机场盘旋一周后平稳着陆。                    
播音员:飞机在机场盘旋一星期后平稳着陆。

带三个表 @ 2006-12-14 14:11:34 分类: 杂谈


前些天,有个朋友向我推荐一部电影《解放军在巴黎》。我路过音像店买了一张,回家分三次时间看完(可见片子并不那么吸引人)。电影是1974年拍的,是故园三十二年前的事情,现在能在中国境内销售,看来今天中国真的和电影里描述的那样。

其实片子拍得挺粗糙的,好像所有扮演解放军的人都不会演戏,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勉强把一个故事讲明白了,虽然讲的我中途几次睡去。

这个导演在讽刺法国的同时,似乎也预见到了社会主义的未来,也就是毛主席说的“糖衣炮弹”问题。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万恶的资本主义就不怕糖衣炮弹腐蚀,社会主义就怕呢?

现在全球社会主义国家没剩下几个了,卡斯特罗已经老了,他要是不在,古巴会变成什么样呢?朝鲜倒是没有一例艾滋病,倒是有一例肥胖症的人。32年后,再看《解放军在巴黎》,仿佛看到了社会主义的缩影。

带三个表 @ 2006-12-14 3:20:39 分类: 杂谈

反正中国每年都要抓一批贪官,小到县官,大到省长级别,我发现,不管谁被抓了,犯罪的事实都一样,仅仅是程度不同而已。
我觉得,新华社应该有这么一个模版,或者金山公司或微软在word里面单独做一个模版,大致内容如下:

今年___月以来,中央纪委监察部对________(省)市原(□省长、□市长、□书记、□副书记、□副市长、□其他)_________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经查,_________在担任_____(省)市_______、_______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______万元;生活腐化堕落,包养情妇____名。_______的违纪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其中受贿等问题已涉嫌犯罪。

一个国家,如果某一类犯罪想当雷同,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在某些环节出的问题一样。是哪些环节呢?大家都知道。

我说呢

带三个表 @ 2006-12-14 2:24:47 分类: 闲扯

我妈妈家住在亚运村附近,旁边就是奥运村,现在,那个著名的鸟巢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不到300米,站在楼上,可以一目了然。
这地方原来是稻田,还有荷花,我家刚搬过来的时候,一片田园景色,偶尔还能听取蛙声一片。
后来,北京拿下了奥运会的主办权,这片地就被划出去了,说要这里弄出一个奥运村。我就跟我妈说,回头您就在楼上看奥运了。
就在我琢磨着怎么拿个小板凳坐在楼上看奥运的时候,突然,在我家和鸟巢之间出现了一个卵巢——一个商务写字楼。这个楼正好把奥运村挡住,鸟巢在这栋楼建成后变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没多久,楼开始建了,有二十多层。我平时回家次数不多,知道旁边盖楼,也就不再注意。有一天,我妈突然跟我说:“这个楼盖不下去了,好像没钱了。”
不会吧,我就不相信,回头奥运场馆都修好了,旁边留一个烂尾楼,这不是咱好面子的中国人的办事风格啊,拿纸糊也得糊出个楼样来。后来我发现,这栋楼真的就烂在那里了。晚上看着这片楼群,黑黢黢的,没有原来那样灯火通明的劳动景象了,看来真没钱了。
我这时幸灾乐祸的心理开始油然而生,对,就给丫烂在这里,拖到奥运会开始,这才叫牛逼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快一年的光景,这眼看奥运会迫在眉睫了,这栋楼还是没动静,看来这个承包公司挺牛逼的啊。前不久,我发现,这里又热火朝天了。我妈说,他们又有钱了。莫非是潘石屹投钱了?然后把它变成Soho奥运城?我听着觉得蹊跷,直觉上觉得背后有点不靠谱的事情发生。
随着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被抓,这座叫做七星摩根中心的建筑停建原因才浮出水面。
原来如此。

32 个黑猩猩评论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