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3月5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3-05 21:21:21 分类: 杂谈

今天看到北京娱乐信报一篇报道《郑钧<灰姑娘>成“站街女”主题曲引争议》,这是很典型的《信报》风格,一件不太大的事情拿出来放大,说得挺邪乎。其实这篇报道看完,最有价值的就是作者该向凤凰卫视索取版权使用费用,其他都是扯淡。

一首歌引起争议,太正常了,比如现在流行的《香水有毒》,里面有句话“擦掉一切陪你睡”引起争议,这有什么啊,但总有泛道德人士会站出来,说这首歌内容不健康。文字这东西,就看你怎么理解,在不同背景、不同角度下,能解释出很多意思。我倒认为,一首歌之所以能用作不同地方,只有一点,作者写的牛逼,创作时抓住了本质,然后就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妙用。很多歌曲,你完全可以把它理解成另一个意思。

拿《灰姑娘》这首歌来说,从歌词中不难看出,郑钧是在写他女朋友,一种简单而质朴的喜爱心情和矛盾心态。好,我们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一下:“我”喜欢“她”,这是歌词的内涵,“她”在这里是特指“我”所爱的人。但是外延呢?“她”就有可能是各种各样的事物了。如果一个瘾君子都毒品的赞美和喜爱,也可以用这首歌词来表达:“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瞧瞧,写得多么贴切啊。如果一个贪官对物欲的追求,一个人的崇洋心理,一个人对知识的渴望,以及老六对酸汤猪蹄的喜爱……都可以用《灰姑娘》来表达。一首好的歌曲应该有巨大的外延和被引用的功能。你回忆一下,经常被人拿出来使用的歌词、歌名、书名、常用语,就是因为它外延太大而具有鲜活的生命力。相反,只有那些弱智的创作,才会昙花一现。

当一首歌发表之后,公众对它的理解有两方面,一方面去挖掘内涵:《灰姑娘》是首感人至深的歌曲,纯情而美丽,催人奶下。这么理解非常正确;一方面去寻找它的外延:它从规律上描述了一个人都某种事物的热爱,这么理解也正确。

所以,流行音乐的研究者一般都是把音乐放在一个社会背景去评判,这叫音乐社会学;流行音乐专家把音乐放在解剖结构层面上分析,这叫音乐教学;流行音乐爱好者把音乐放在心灵感受层面去解读,这叫听后感……每一类人对音乐的看法可能都不尽相同。所以,喜欢用泛道德方式写新闻报道的人,最好多想想,该怎么下笔。

前几天,土摩托在博客上写过一篇《你对流行文化了解多少?》,他经常被一些导演的妙笔生花所折服。一首你已经淡忘的歌,一首你已经听不出神奇的歌曲,突然用作其他用处的时候,让你不得不叹服使用者对这首歌外延的解读是多么精彩,锦上必须添花。然后土摩托问我:“你能找出中国电影信手拈来的熟悉的陌生人式的插曲吗?”我想半天也没想到。因为中国导演的单线思维只让他们看到歌曲的内涵,没有看到外延。胡戈在《一只满头引发的血案》中使用的几首歌曲已经有了利用歌曲外延的苗头了。中国导演的单线思维结果要么就是必须原创,为电影的主题创作;要么就是贾樟柯在《站台》里面牵强地用了不少流行歌曲,试图来标签性解读时代的变迁,但是我听着就特别扭,因为贾老师没意识到歌曲的外延功能。但你再看看《阿甘正传》,里面二十多少插曲都是导演费尽心机挑出来的,同样是为了标签历史,但在那个场景、画面中更有震撼力。我看《阿甘正传》就是哭着出来的,而哭的原因是因为歌曲而不是情节。

凤凰卫视在反映站街女生活的记录片结尾用了《灰姑娘》,我认为很出彩,它可以通过这首歌曲更进一步敲击一下人们的心灵。如果你曾经因为一段浪漫故事而喜欢上这首歌,而不能接受凤凰卫视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在乎的是内涵。但你不能阻止人们利用它的外延。

带三个表 @ 2007-03-05 18:52:58 分类: 杂谈

每年开两会,媒体都会用大篇幅报道,这是中国每年最重大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要或多或少关注一下两会,在我想象中,报道两会的记者都是素质过硬,各大媒体的骨干。但是看他们写的新闻,却又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跟娱记也差不多。

比如关于陈良宇不参加两会的报道,我看着就特别扭,什么叫“大会秘书处已经同意他不参加本次会议”呢?难道一直想八抬大轿请他来不成。我想了半天,我估计是这样的,代表团的名单里有他的名字,这说明,良宇同志虽然重案在身,但为了显示我们对公民人身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尊重,名字是不能划掉的,因为司法方面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万一冤枉了良宇呢。所以,他的代表资格还是有的,但是肯定不能让他参加两会,可是又不能取消人家的资格,目前对他的定论只是有经济问题、作风问题,有这样问题的领导干部多了去了,不可能当成取消资格的绝对依据。于是,就整出来一个“同意他不参加”的论调,给人感觉是良宇同志有谦虚忍让的品格。我估计是秘书处的人找到良宇,死乞白咧地让他参加两会,良宇同志就是谦虚地推辞:“算了算了,我最近太忙了,要关心好多事情啊,12个情妇就够我忙的了,哪有时间参加两会啊,我请个假吧。”秘书处的人说:“良宇同志,你作为上海市的领导干部,不参加不合适吧?”良宇说:“少我这一个鸡蛋就做不了蛋糕了?把机会留给其他同志嘛,我真的不去了。”秘书处的人说:“您真不去啊?可您得给个理由啊?”良宇眼睛一瞪:“我都这般田地了,还什么理由啊,你们随便编吧。”于是,秘书处万般无奈,只好同意良宇不参加两会了。因为我没有看到良宇不参加两会的明确理由,只好浮想联翩了一下。

当然,肇星同志学雷锋做好事也是值得宣传的,尤其是在今天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这一天。新华社记者这样写道:“记者注意到,在人民大会堂里东门至北门间的几百米路程中,外交部长李肇星就遭遇到中外记者的10余次‘围追堵截’。虽然一名记者手中的话筒连接线一度缠到了李肇星的身上,仍然没有妨碍李肇星泰然回答记者们的采访。拥挤中,这名电视记者的话筒掉在地上,处在人群中的他也无暇顾及。这时李肇星弯腰帮着将话筒捡起来。李外长的亲民之举,立即引来现场记者的一片赞叹声。”看完这一段报道,我的眼圈湿润了,肇星同志平时多忙啊,但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替记者拣话筒,拾金不昧,多么亲民啊,这才是人民公仆啊,在社会风气不正的今天,肇星同志身体力行拣话筒,是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最有力还击。我认为,这个新华社记者应该获得潘长江新闻奖提名。

当然,还有可亲可敬的喻权域,他提出的《惩治汉奸言论法》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的杰作,其构思之奇妙、之绝伦,堪与焚书坑儒、文字狱相媲美。汉奸,是一个多么让国人深恶痛绝的词汇啊,当年要不是因为汉奸,我们抗击外来侵略能少牺牲多少人啊。喻权域老师提出这个议案,不仅是雪中送炭,而且,我认为喻老师还要提出更多议案,比如《惩治传播小道消息法》《惩治恶搞法》《惩治利用短信批评领导干部法》……这样,我们就和谐多了。

带三个表 @ 2007-03-05 3:01:46 分类: 杂谈

我有个朋友,在南方航空公司当空姐,但是我从来没有坐过她的航班。于是她跟我说,什么时候你坐了我在的那个航班,我就把你换到头等舱去。

一想到可以跟明星或大款坐在一起,我就兴奋,一高兴还可以把他们从舷窗扔出去。但是想着想着就高兴不起来了。我每年去广州的机会不多,她每周只出航一次,能在天上碰见的机率太小了。

谁的概率学学得比较好,如果按照每年我去广州两次算,她每周出航一次(广州至北京往返),假设南航每天北京至广州有6次航班(往返12次),而我不知道她到底在哪次航班上,大约需要几百年我能坐上头等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