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3月2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3-29 17:27:21 分类: 杂谈

我以前在博客上说,现在进入了亲爹时代,就是粉丝都把明星当成自己的亲爹,这不,有个把刘德华当亲爹的女子,最后把自己的亲爹逼死了。

这事听着挺荒唐事不是?在娱乐致死的年代,发生什么都正常,我没怎么去看新闻,倒是看了不少网民的留言,大家都去谴责那个失去理智的女子,其实这些人当中肯定会有其他人的粉丝,也都在干蠢事,只不过看到一个比自己更蠢的人,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我以前写过我遇到的两个刘德华的粉丝,忘记写在哪篇文章里面了,找不到,所以大概再写一遍。

1993年刘德华在北京搞演唱会,有个杭州女孩,12岁,只身来到北京想见刘德华,她住在崇文门饭店,刘德华住在昆仑饭店,演出地点在首体。这个粉丝为了能在昆仑饭店遇上刘德华,她打车从崇文门饭店到昆仑饭店,从首体到昆仑饭店,然后计算好时间,包括路上遇到多少个红绿灯,她希望当她从崇文门饭店出发,到了昆仑饭店后,在大堂能遇上刘德华,经过反复计算,她就像一枚发射出去的激光制导导弹一样,准确无误地在昆仑饭店大堂遇上了在首体彩排回来的刘德华。

我听了这个故事后,十分佩服这孩子,当时刘德华在昆仑饭店举行发布会,这个女孩在跟记者讲述她的这段经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疯狂的粉丝。但是聊天中,我感觉她还是很理智的,而且家里有钱,让一个小孩飞来飞去见偶像,她也很幸运,见到了刘德华,并且把一枚刻着刘德华中英文名字的印章送给了偶像。

另一个粉丝也是在这期间“认识”的。因为那次刘德华新闻发布会他迟到了半个小时,而且之前一天他说有记者见面会,记者来了,他没出现,把记者忽悠了。那时候的记者里没有狗仔队,都是正规的记者,有些人都是采访高级官员的,所以第二天见到刘德华就不干了,质问刘老师为何忽悠记者。刘德华当时很狼狈,装出晕厥的样子仓狂逃命。我把所见所闻写了篇报道发在了《南瓜泡沫》上。不久,编辑转给了我一封信,是一个广东的刘德华粉丝写的,写了16页,内容是骂我,这么长的信,她骂的没有重样,这相当难得。你想,就算是个作家写一个相同的话题也不能保证16页不重样,这得需要什么样的激情?

那时候,我觉得粉丝挺好玩,看上去很傻。经过这几年的进化,粉丝已经成了一种广谱的群体,无处不在,动不动就粉谁已经成了习惯,但这里面总有些精神病,用病态的方式去喜欢一个人。

以前我在电台主持节目,有个男主持人只要一做直播节目,就会有一个女粉丝打进热线电话,后来这个主持人说,她的电话不要接进来,因为只要她打进电话,这节目就没法进行了,一小时的节目,她能跟主持人说45分钟,你中间给她掐掉,她还能打进来,弄得主持人哭笑不得。有一次我当导播,管往里接电话,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么个神经病,所以她打过来后我就接近去了,这时我看主持人脸色不对,当时请来的嘉宾是个台湾明星,结果这位变态听众就把人家明星撂在那里,跟主持人说个没完,用不同方式和语言表达对主持人的爱慕之情,弄得主持人特尴尬,我听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去你大爷的,掐掉。等丫再打进来,就立马挂掉。后来据说那个男主持人一听到这个女子的名字就面如土色。

后来我去另一个电台主持节目,有个女主持人,每次上节目,下了节目后门卫都会给她送一束花,告诉她,是一个女听众送的,开始这个主持人还挺高兴,后来,她觉得不正常了,就告诉门卫,以后别让她送花了。但是没有效果,女粉丝堵在电台门口,非要见主持人,然后说一些胡言乱语的话。而且花的档次在逐步提升,到最后送花篮了。弄得这个主持人心里都有阴影了。

这就是爱,越来越变态。

“杨丽娟事件”可以说是粉丝行为的巅峰之作,已经达到极致了,绝对经典。能超过她的事件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值得各路粉丝们去学习、研究、借鉴,希望别的粉丝不要落后,凭什么刘德华有这样的粉丝,周杰伦就不能有这样的粉丝呢?李宇春就不能有这样的粉丝呢?王菲就不能有这样的粉丝呢?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超越杨丽娟,把这消息告诉马克·查普曼。”就像查克·贝里说“超越贝多芬,把这消息告诉柴科夫斯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