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6月1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6-11 18:05:16 分类: 杂谈

《三联》憋着做《红楼梦中人》有好几个月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主要是角度问题。《三联》的人老想严肃地去讨论名著后面的文化,可是随着选秀的进程变得比较恶搞,我们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思路,结果就弄出这么一个封面故事。

开始起标题的时候,大家胡说八道,有说叫《青楼梦中人》,有说叫《红楼梦之风月宝鉴》,有说叫《红楼·青楼·炮楼三层楼》,有说叫《好多潜规则,扶我上红楼》,还有人说干脆把王小山的博客名字拿过来,就叫《红楼梦遗》算了。反正文人冒坏水的时候比谁都坏。曹雪芹当年写《红楼梦》估计就是想给后人留下一笔意淫的财富,没想到被红学家给纯洁化了。

当然,我们最后也只能起一个很纯洁的标题。这封面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怎么看怎么像马上入洞房的哪吒闹海。

带三个表 @ 2007-06-11 16:51:13 分类: 杂谈

[博者按]我被主编勒令做这次《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赛制与流程方面的报道,采访了一大堆人,居然没有人能说清楚,因为这次红楼选秀绝对体现了20年前小平同志说的那句名言:“摸着石头过河,拍着脑袋决定。”虽然我数学还可以,虽然这个赛制和规则顶多涉及到了加减法,连乘法都没用上,但是居然把我绕了两天没绕出来,最后不得不打电话给北师大数学系,请教了一位老教授,老教授看了整个流程之后,汗下来了,头发都白了,他说:我研究了一辈子的数学,从来没见过这么复杂的应用题。

我觉得,今年高考数学题应该有这么一道应用题:求证70个人如何变成3个人?

这简直太他妈经典了,比《红楼梦》还经典,在世界电视选秀史上可以浓重地书写一笔。看来以后跑娱乐的记者,不仅会八卦,还要掌握高深的数学知识。早知道这个采访演变成了算术题,我应该建议我们主编派土摩托去采访。

最初海选的时候,在北京设了一个“第十考场”,这个考场属于内线,为的是保证选手的质量,如果选手质量不错,就发往全国各大赛区。海选第二阶段从600人淘汰到131人,这其中有不少条件不错的演员被淘汰了,有不少人是安排晋级的。同时,北京台为了能让节目受到关注,把很多有知名度的人拉了进来,这些人可能就是走走过场,或者根本不适合,但是占了不少名额。第三阶段海选,在香山拍定装照,投资方和导演只是通过定装照来判断,选出了60个人。这60个人进入北京赛区复赛,包括15个宝玉,15个黛玉,15个宝钗,8个刘姥姥和7个备选演员。

在15进9的复赛中,有3个评委(每个评委20分),20个大众评委(每个评委1分)以及20分的短信,在PK的时候,每个嘉宾评委有2分。9进6的复赛规则跟前面的相同。在进入六强之后,每个组再复活两个,主要看短信票数,然后是8进5,规则跟之前一样。进入巅峰决赛,每个评委只有15分,而短信份数占了40分,这一改变让很多选手有了可乘之机,有位选手花了40万买选票,被剧组的人戏称为“小户型”(40万可以买一间小户型的房子)。当胡玫看中某选手之后,节目赞助方为讨该选手欢心,买了一车这次选秀节目冠名厂家的产品,每盒产品里有一张票,而且投一票算3票(手机投票每个号码最多能投15票)。

《红楼梦中人》最初的选秀有个计划:第一是我要演戏,第二是我要演《红楼梦》,最后才是我要演谁谁谁,这个从层次上看得很清楚。但是北京台复赛的时候一上来就是选宝黛钗,这一具体化之后,等接下来全国70个选手聚在一起,也只能按宝黛钗的方式选了。如果一开始想演《红楼梦》里面其他角色的人,就只能跟着这个分组去排队,长得胖一点的就分到宝钗组,长得瘦一点的就分到黛玉组,男的统统分到宝玉组。由于演员太多,真的按宝黛钗去选,又有时间上的麻烦,于是又分了南北两个赛区,每个赛区又分别进行宝黛钗选秀。

由于最后进入全国总决赛的70人中有29个宝钗、25个黛玉、16个宝玉,所以必须先搞一场宝钗专场淘汰掉4个人才能跟黛玉组的人数相等,之所以出现三组人数不均,就是最初并没有想到只选宝黛钗,临时决定后发现人数不均,只好搞附加赛。让70个选手集中在一起,放在一个舞台上,选手在台上走一圈(类似模特走台),然后临时决定用短信投票的方式淘汰选手,谁的短信少,谁被淘汰,这样,有4个宝钗稀里糊涂被淘汰了。

这样,还各剩下25个黛钗,还要进行一轮25进16的淘汰赛,台下找来500名观众,他们的“表决”加上胡玫导演的意见,综合起来,各有4名选手被淘汰。剩下的21名选手根据短信投票的结果,票数高的12名选手直接进入下一轮,剩下的9名选手通过现场表演,评委打分争夺4个名额,这样一个分别淘汰9个黛钗。

好不容易把宝黛钗三个组的人数摆平了,宝玉组又出事了,一个台湾选手要回台湾考大学,另一个选手生病退出比赛,16黛16钗14宝分成南北赛区,继续混乱的比赛。

接下来就是要不停地想办法淘汰人,他们想出用“一字令”“二字令”“三字令”这种《红楼梦》里面玩过的游戏,以此为题,考察选手,比如黛玉的羞、宝钗的嗔、宝玉的痴。一字令比赛,先设一个不播出的比赛环节,选出第一名和最后两名进入演播厅比赛,由评委打分。这样,北方组晋级3名,淘汰3名,南方组晋级1名,淘汰3名;二字令北方组晋级2名,淘汰3名,南方组晋级一名宝钗,淘汰3名。到了三字令,只晋级不淘汰,并且没有评委环节,也不直播,北京台解释的理由是:“由于连日来的操劳,两位评委老师周岭和齐士龙都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症状,因此今天考试的评委临时改为曾出任过分赛区评委的张孟星和撰稿陈波,另外一位仍是韩特导演。”很多后来被传说的黑幕选手也都是在这个环节中晋级的,最后晋级2个钗,3个黛,2个宝。最后的结果是6钗6黛4宝,淘汰了12名选手,最后还剩下18名选手,这18名选手再进行一轮比赛,争夺最后的4个宝黛钗,最终,进入了全国的10黛10钗8宝,这就是所谓的全国“巅峰之战”。

本来进入5月份之后是专场,人也少了,算术上好算了,但这时又出现一个问题,有些人想留下的选手被刷下去了,所以必须要进行复活赛,把被淘汰的选手拉回来。进入全国巅峰之战,宝黛钗各复活一个,这样就变成了11个钗、11个黛和9个宝,原计划是10进8、8进5、5进3,后来就变成11进8,在5进3以后,又弄了一回复活,就变成5进3之后又4进3,4进3又搞了两次,这回,总算把所有事情摆平了。

BTV变态的北京电视台不是一般的有才,是太他妈有才了,这是人脑子想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