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7月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7-09 17:25:50 分类: 杂谈

没事印了一件T恤衫,但是不敢穿出去。
好几个人见到后,都在问:
如果一个女孩穿上,是不是会有点安全感?
哦,天哪,幸亏我没有把我原来的“按摩乳”印成T恤。

带三个表 @ 2007-07-09 16:42:39 分类: 杂谈

已经有很多人猜对了,他就是小强老师。
这张照片告诉我们:珍爱生命,远离杂志。
请第一个猜对的同学跟我联系,
把你的详细资料告诉我,真实姓名、联系方式之类的。

欢迎大家继续到英海伦网站给海报投票,别跟我说我没有确立规则,
诚实是最大的规则。

带三个表 @ 2007-07-09 11:22:37 分类: 杂谈
三联生活周刊招聘前台接待人员一名(工作地点:北京),

任职要求:
1、女,年龄20-23岁,大专以上学历,一年以上工作经验;
2、熟练使用应用计算机及办公软件;

职位描述:
1、负责前台接待, 电话接听及转接工作;
2、负责收发信件,邮寄快递物品等;
3、负责办公环境的管理、维护,以及订餐、订水、订票等后勤服务工作;
4、负责办公物品的采购、入库、分类、保管和发放等;
5、其他日常行政事务,以及领导交办的其他工作。

个人简历(附照片)请发至邮箱:gaoyuan@lifeweek.com.cn
====================================================
我有两点说明:第一,附照片就是招长得好看一点的女孩,毕竟是企业形象的一部分;第二,千万别往我邮箱里发这个简历,这样我容易犯生活错误。
带三个表 @ 2007-07-09 10:53:19 分类: 杂谈

这些天有时间我就看简历,在博客上发了一个招聘广告,一下子招来了两百多求职信,我不敢怠慢,睁大眼睛,怕万一漏掉一个好的,多可惜啊。

简历看了一多半,所有的附件都看了,有两个人的附件是乱码,先别说选上谁了,我先说说简历的问题,说完你大概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问题一:现在流行写博客,很多人的才华都体现在博客上了,所以,求职的时候总要告诉招聘方自己的博客,希望能去看看。在自媒体时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相信吗,有一天《人民日报》可能就会败在博客手里。但是,毕竟博客不是简历,它只能说明一方面,不能说明更多方面。在我收到的求职信当中,有不少人干脆这样说:“对我感兴趣吗?这是我的博客地址,您自己看好了。”你以为你是王小峰呢?第一,我实在没什么时间去看大家的博客,但我能看尽量去看。而且说白了,有相当一部分求职者的博客,让我看不出来你到三联工作的理由。第二,我还算有点耐心,您要是遇上一个没耐心的,看到上面的话,早就给你扔垃圾箱里了。

问题二:耍贫嘴在我这里没用。大概很多人都在揣摩我的心思,也经常看我的博客,所以,写简历的时候尽量按照我的行文方式,这样可能会造成“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的效果。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博客上的文字仅仅是我的一方面,其实我是个很严肃的人,您跟我耍贫嘴,正好碰到我的硬处,而且还有不少女孩也这样,你想想这后果吧。求职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您真有性格,不见得用一副贫嘴姿态,字里行间怎么组合都能体现出您的性格与才华。您再想想,在三联干活那么累,找一个整天贫嘴的人,我用着放心吗?

问题三:拍马屁在我这里也没用。别上来就说整天看我博客什么的,打不动我。我在招记者,不是找拍马屁的人,我最烦的就是粉丝,你还往枪口上撞,如果我真的招你进来,整天一个拍马屁的人在你旁边转悠,你舒服,我还难受呢。如果把心思都用在这方面,您最好去当官,走仕途之路。

问题四:别把自己包装成怨妇。有不少简历,我看了之后动了恻隐之心,可怜,太可怜了,这孩子咋就这么命苦呢,命运咋就那么多舛呢,我要不招你进来简直就是冷血动物,可是我招你进来,我实在对不住三联。别整天把自己弄得跟屈原一样,如果您能写出一篇《离骚》也行,可我觉得你顶多也就写出来个《闷骚》,千万别老把自己当千里马,千里马常有,但不是你这样的。

问题五:我写得很明白,我们招文化记者,可是有好多人从从业经历来看,更适合做社会新闻或经济新闻记者,我怎么也看不出来适合做文化记者,您干吗不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呢,非要扬短避长,这样你的命运可能就会飞短流长。

问题六:别老把自己包装成个高大全的形象。这类求职简历也占不少,您若真是这样,干嘛委屈自己到三联当个小记者,可能还整天挨朱伟的骂。我就不像你这样思维,你把自己说得越厉害,我越起疑心,这就跟某些男人动辄就宣扬自己的性能力一样,真的把裤子脱下来,也不过是想要飞也飞不高的小小鸟。

也许您将来还要写求职简历,那就注意一些写简历的问题,我很注意年龄这个信息,您多大岁数干过什么事,一目了然,所以用不着怎么包装自己,写简历要有重点,实实在在一点,比啥都好。至于更具体如何写简历,因人而异。反正我上面提到的一些问题,你逆向去思考一下大概就知道如何写出一份让人一见倾心、二见倾城、三见卿卿我我的简历了。

招聘到此结束,散会。

带三个表 @ 2007-07-09 3:33:18 分类: 杂谈

  
(叶佳修)

今天是校园歌曲30年演唱会,我去采访,到的比较早,在门口等人,一个女孩走过来问我:“同学,能打扰你一下吗?能谈谈这次音乐会的感想吗?”既然都把我当成同学了,那我还客气啥呢?然后我就按照她的提问一五一十回答,当时怕说漏嘴,拼命把自己往学生的思维方向上转。采访结束后,我问她:“你是哪家报纸的?”她说是《中国教育报》的。实在不好意思,我顺竿爬了一次,我想我也是做记者的,这时候如果告诉她我不是学生,她会很失望,还不如顺个人情,帮人完成任务。但愿她的领导别看我的博客。哈哈,不过我挺开心的,混在学生中间,居然还那么像学生。难道我看上去真的那么像学生吗?

可是当我见到那些当年我喜欢的歌手时,真让人心酸,潘越云,一直以来在我印象中是个小家碧玉的形象,面目全非了。王梦麟,一个英俊的小生,也大腹便便了;齐豫,看到她我都傻了,你说她是齐豫的妈我都相信。只有叶佳修,跟过去比变化不算太走形,除了苍老一些,风韵犹存。

说起这个叶佳修,还别说,我听到且学会唱的第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流行歌曲就是他的《乡间小路》。记得1980年冬天,我从东北转学到北京,上学后的第三天,音乐课上,一个男老师教我们唱歌,我学的第一首歌就是《乡间小路》,第二首歌是《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也是叶佳修的。那时候俺刚来北京,对这个都城不适应,没有树,没有山,没有河……同学们看到天上飞过一只麻雀都要欢呼一下,难道“欢呼雀跃”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那时我脑子里想的还是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听到这两首歌,勾起思乡往事,眼泪差点下来。

后来采访叶先生,他告诉我,这些歌曲都是他从花莲到台北之后创作的,原来他也生活在农村,一个自然风景美丽的地方,我相信他从农村到城市,也有一种环境的反差,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才会让他对家乡的眷恋更加深切。其实他的另一首歌可能更加说明他这种眷恋,这首歌叫《从不拒绝归来》:“背个偌大的旅行袋从乡下来,迷失在这茫茫的楼山和人海,再也听不见低吟的松籁,看不到那片蔚蓝的海,孤孤单单来回街头空徘徊,乡愁无端地噎胸怀,眼泪扑簌簌掉下来,把所有的梦幻一起抛向云外,踩着破碎的情怀,想想也没什么好悲哀,还有故乡从不拒绝归来。”这就是所谓的乡愁吧。

后来,看到有人在介绍这首歌的时候,定义成民工歌曲,我哑然一笑,这就是城里人的优越感生活下的定义吧。

说实话,今天的演出乱七八糟的,上半部分是大陆校园歌曲,下半部分是台湾校园歌曲。两边一比,羞死人啦。校园歌曲,大陆乐队的配置是个完完全全的摇滚配置,歌曲胡乱改的和他们的面目一样全非,一会爵士,一会摇滚,一会嘻哈,你干脆把西哈努克叫来算了;而台湾校园歌曲的部分,虽然他们人都面目全非了,但是歌还是那么纯粹,几乎同样的阵容,人家就是能把民谣的感觉表现出来。比如黄大城,你闭上眼睛听他唱歌,就是台湾的蒋大为,但是那种纯粹的民歌风格,神不散。这说明一点,其实大陆压根就没有什么校园民谣,至少到今天他们的脑子里没有校园音乐的概念,也难怪,大陆这边的音乐总监是李延亮。

两边一比,你能看到,大陆这边不仅是歌手,还有音乐,都显得那么紧。说来说去还是个历史问题,我们接受外来音乐不是一个循序渐进过程,而是像一个饿了一个多月的人,突然有一天在他面前摆上三十多种麦片,四十多种火腿,五十多种面包,六十多种牛排,不撑死才怪呢。你最后要问他吃下去的东西什么滋味,他肯定说不清楚。

你别跟我说还有高晓松的《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就是有《同居的你》《睡在你被窝里的妹妹》也不能算有校园民谣,如果有的话,它为什么后来没有了?请让我来告诉你:是因为同居了半天也没怀孕,在被窝里睡了半天也没怀孕。为什么没有怀孕,因为一开始种就不纯,我们的流行音乐都是马和驴交配出的骡子——都只有一代——不管什么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