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8月1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8-13 3:16:08 分类: 杂谈

今天请人吃饭,之前给老六打电话,说有三头六臂美女想见他,他在电话的那头哼哼,说在忙《读库》的事情。我说,你忙完赶紧过来,人家这几个人为了见你,洒了一身六神花露水。

说到《读库》,其实我挺对不起老六的,有一次在博客上说老六是玉米,结果老六的博客被玉米们杀了个六进六出,纷纷向老六示爱,更严重的后果是,有一批《读库》的订户不干了,警告老六,如果你是玉米,我们从下期开始不再买《读库》。果然,那期的《读库》销量惨不忍睹。老六是个厚道的人,虽然《读库》损失惨重,但从来没跟我说过,我也是后来从别人那里得知,那期整整少卖了666本。

为此我一直很内疚,所以,今天我要说明两件事:第一,我要给老六搞一个粉丝局,安抚一下他那颗受伤的心,到时候希望大家前来捧场,具体时间留意我的博客通知;第二,我正式声明,老六不是玉米,其实他是凉粉。

但是今天晚上突然狂风大作,大雨瓢泼。据说,从今年8月8日起,北京的天气都是由气象部门掌控的,就是为了明年奥运会。所以什么时候刮风下雨,下多少滴雨,下在什么地方,刮什么样的风,风力多少,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比如刘翔110米栏决赛的时候,风力必须小于1级,而且必须顺风,是刘翔的那个跑道顺风,其他跑道必须是逆风。对老天的微调必须精确到这个份上才行。今晚下雨,我查了一下比赛日程,发现极有可能是中国国奥队跟西亚的某支球队比赛,打算用水淹七军的办法让对手就范。

这大雨一下,老六就过不来了。所以,三头美女只好望天兴叹,直到吃完饭后散去,老六才打来电话:“我现在过去?”

之前说了好长时间,要请她们吃饭。都是在之前拍DV的时候帮了不少忙的人,李PP及其夫人万鸿为我们贡献了家里的客厅,所有客厅里的戏都在他们家拍的,两个晚上折腾到后半夜,人家小两口也睁着眼睛陪着我们。李PP在楼上看我们拍吻戏,一不小心,把腰扭了,住了半个月的医院。

高美美给我们提供了单位的办公室、楼道、会议室、厕所、前台,让我们在人家单位折腾了一天。

本来,我是打算让这两头美女出镜的,但是她们以各种理由拒绝的我的邀请,弄得我很受伤,不要仇视国产小片嘛。两头美女为了安抚我,一个把家腾出来,一个把办公室腾出来。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在帮助我们。

当然,这两头美女都是刘苏同学介绍的,俺也邀请过刘苏同学出镜,她说:“有狐狸精的角色吗?”我说:“没有,基本上都是卖乳精的角色。”人家一听,那还是算了,但是顺手把另外两头美女牵过来了。

我们在宽巷子吃饭,万美女很瘦,如果刘翔从她旁边跑过去,那股风那把她刮一个跟头,但是万美女很能吃,一会儿就把桌子上的菜吃掉了一大半;高美美吃饭的时候比较秀气,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受过严格的家教出来的,吃饭时动作舒缓,基本上是半倍速的动作,因细嚼慢咽,所以食量也很大,不一会儿,桌子上的菜就吃得差不多了。刘苏同学话比较多,一直在说,全然没注意桌子上的菜像中国的森林一样在慢慢消失。等她注意到的时候,发现只剩下盘子底儿了。

我说,要不要再点两个菜?刘老师摇摇头,不用。然后她端起盘子,用纤纤玉指将盘中的残羹冷炙拾起,然后慢慢啜入口中,这场景,我小时候在农村闹饥荒的时候看人这么吃过。刘苏同学不紧不慢,一点一点,像鸡啄米一样,把盘中的剩物拣得一干二净,然后,把盘子放在嘴边,沿着盘子边往里,但见她巧舌如簧,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向盘中央挺进,所及之处,风卷残云。就这样,在大家毫无察觉中,她把桌子上的盘子舔的干干净净,用洗涤灵洗盘子效果也不过如此。

没一会儿,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望着桌子上干干净净的盘子,服务员一脸诧异:“我记得我都把菜端上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