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8月1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8-17 15:14:17 分类: 杂谈

两年前,我写过一篇《你瞧瞧人家海尔》,说的是海尔集团在售后服务方面非常认真,认真到服务电话都变成扰民电话了。当时这篇文章贴在博客上。后来我出了《不许联想》,不到一周,就收到海尔总部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向我道歉,并且跟我索要那些打售后服务电话的人员电话号码,我估计是想处理这些因售后服务而扰民的工作人员,我解释说你们服务质量挺好的,可能是他们之间沟通不够,所以没有把那些售后人员的电话给海尔总部。

然后我又写了篇《你再瞧瞧人家海尔》,赞扬了海尔集团的人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这篇文章好像被一家报纸用了,于是海尔集团又一个工作人员打电话向我道歉,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后来我发誓再也不写关于海尔的文字了。

可是,一个月前,我家的海尔牌电冰箱突然坏了,不制冷,电冰箱不制冷不就变成了储藏柜了吗,于是我翻找当时买冰箱时给我的说明书、保修单之类的资料,结果没有找到,电冰箱刚买了两年多,就不制冷了,让我怀疑这个国产品牌是吹出来的。

上网查找海尔北京维修部的电话,结果查出来一大堆,我也不知道哪一个是正宗的海尔维修部,便根据文字介绍选择了一个看似最像的把电话打了过去,那边说,第二天过来修理。果然,第二天维修工人来了,打开一看,说温控器坏了,要换一个,但是没有内置温控器,只有外置的,我说那就外置吧。工人说,外置温控器不好的一点就是打开冰箱里面灯不亮,我说那就先外置吧,等什么时候你们有内置的再过来帮我安上。于是我就被外置了。一共花了160块钱,冰箱总算能制冷了。

打开冰箱门里面黑乎乎的感觉确实不好,所以我还得配一个手电。后来我就给这家维修部打电话,问他们能不能给我安个内置温控器,他们老说没有,我急了,问他们,你们不是海尔指定的维修部吧?他们承认,不是,所有叫电冰箱的东西他们都管修。

于是我又上网查,这次查的比较仔细,找到了一个电话,打过去,我先是盘问半天,对方相当肯定地说:我们就是海尔电冰箱维修部。我放心了,于是我说明情况,告诉他们尽快来修理。对方很客气地说:明天派工人过去。

然后我就等,等了一周,等到花也谢了,也没见工人来。我怀疑这可能又是一个冒牌的海尔北京维修部,真正的海尔售后服务不该这样吧?

据说我的博客还有点影响,所以我在这里唠叨几句,希望海尔集团的人能看到,然后给我发一封电子邮件,告诉我真正的海尔冰箱北京维修部的电话是多少。

我的邮箱是:dundee@126.com

带三个表 @ 2007-08-17 3:57:39 分类: 杂谈

 前段时间去深圳,做了一次广播节目,主持人是在深圳颇有些名气的DJ刘洋。说实话,这次做广播节目,我身体状态不好,刚刚退烧,一直咳嗽,说话的时候,嗓子就一直发痒,老想咳嗽,我只好忍着,坚持做了两个节目。后来,刘洋把节目内容整理出来,陆续贴在他的博客上。

几个月前,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短信说:“我请许晓峰上我的节目,有听众发短信说:王小峰你好,我很喜欢看你的乐评。”我问他:“你是谁?”他说:“深圳电台的刘洋。”我说:“过段时间我去深圳,我要上你的节目,会有听众发短信说:许晓峰你好……”

我拒绝上电视,但是我不拒绝上广播,因为没人能看到我,只能听到我的声音,走在街上也不会被人认出来。而且,我表情难看的时候,听众也看不到。所以,以前我没事还上上广播,但总有些紧张,但这次上刘洋的节目,我一点都不紧张,我想象着,大家都把我当许晓峰了,表现得不好,都会记在许晓峰的头上。

在刘洋的访谈中,谈到了广播,他问我平时听不听广播。很惭愧,我不听广播好多年。2001年,我用了7年的组合音响彻底不响了,于是我就配了一套新的组合音响,这套组合音响没有配置收音机,从此,我就再也无法在家里听广播了。我听广播大都是在出租车上,司机听什么我就听什么。

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多少都有点广播情结,那时候唯一的娱乐来自广播,唯一了解外面信息的渠道也是广播,广播里描述的世界是什么样我就认为是什么样。那时候我就特别好奇,为什么广播里的人说话就不打磕绊呢?这就像我去做杂志之前一直好奇为什么那些作者写文章每次都是写到右下角最后一个字正好把文章写完一样。

小时候在农村,广播信号不太好,在吉林,听黑龙江台的节目就很不清楚,恰好那时候黑龙江台播单田芳老师的评书《隋唐演义》,单田芳老师说:“上回书说到,秦琼秦叔宝奄奄一息,这可急坏了众兄弟,就在这时候……”就在这时候,他娘的信号没了,我赶紧把收音机翻来覆去转动,折腾半天,总算有声了,这时候就听单老师说:“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且听下回分解。”《隋唐演义》我就是这么听完的。

上大学我到学校广播站工作,才知道原来播音员说话不打磕绊的原因,但我一直做记者,看着那些播音的同学说话字正腔圆,我心里特羡慕。我们的站长叫马来客,闭上眼睛听他说话,觉得就是夏青在你面前,什么?您不知道夏青是谁?我还不知道周杰伦是谁呢。据说毕业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想招他,他没去,后来去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多年后,有个目睹马来客担任审判长的一个律师告诉我,他念判决书的时候震得耳朵嗡嗡的,要是刑事案子,能把被告人吓尿裤子。

我做过两年广播节目主持人,但是发现自己总是无法进入状态,当我把说话紧张的毛病克服得差不多了,就再也不想主持节目了。而且,在中国,做主持人特别不自由,除了不能念白字,还不能乱说话,我主持节目的时候,有好多老头老太太监听,不过我主持的是介绍外国歌曲节目,他们听不懂,我介绍“性手枪”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因为我在节目中说“下面我们听一首来自英国的偶像组合塞克斯皮斯多思的歌曲……”那时候,崔健、邓丽君的歌曲不能播,但是你播何勇的《垃圾场》就没人管你,反正很多规定都很奇怪,毫无章法。

做广播节目主持人,一定要学会自我陶醉,这倒不是电台主持人都要自恋,而是你面对一群看不到的人,你必须自信,你就是一个指挥,你就是在指挥一个乐队,让听众跟着你走。但我怎么也调整不过来,我也关过灯,也闭上过眼睛,但还是不行,老担心自己把话说错,比如说出“18世纪上半年”之类的话,老想着一些耳朵很背的老爷爷老奶奶在吃力地听着我的节目,拿个小本本在记录着什么,想到这些,注意力根本集中不起来。记得有一次我上北京文艺台王东老师的节目,节目开始之前,我坐在那里很紧张,王老师说:“我们把直播间里的灯都关了吧。”我当时还想,俩老男人整这么浪漫干嘛啊,灯关了,我发现自己不紧张了,有个人带着我就不紧张。可惜那台节目是介绍音乐,介绍《鬼吹灯》多好。

现在电台节目也都数字化了,录好的节目什么地方有毛病都可以修理。有一次去北京文艺台上小邸的节目,就是那个主持我们首映式的美女,我说话磕绊特别多,似乎不加点缀词和口头语就不能把话说完整,她说:“你随便说,反正最后我还要修一下。”两个小时的录音,整理成45分钟的节目播出,废话率真高。

平时在车上能听到的就是北京交通台节目,最早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王维、潮东、魏东、闻风,真的把北京人的贫劲儿体现出来了,后来我发现像李莉、王佳一、刘思伽也巾帼不让须眉,这种安“贫”乐道的风格打发了我不少无聊的时间,一个修车的节目能做的跟相声一样,不容易。还有那个堵车的时候播放的“一路不畅通”节目,骗了多少听众的短信费啊。我发现,每次坐车如果堵车,我就喜欢拿出手机给人发短信。北京交通台的堵车心理学学得很好,你就是塞车他们都能想到怎么挣你钱,所以他们有一档收听率很高的节目——“欢乐挣钱方”。北京交通大堵塞,大家都是受害者,唯一的受益者就是北京交通台。

再看看北京的其他电台,主持人还在那儿跟一个布道者一样指点江山,播首歌都还很深沉,听上去挺傻。我最受不了的是春晓的节目,北京有一个五洲同就够了,又出来个春晓,你说这俩人合作一档节目会是什么样呢?想象着大半夜的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

男:在湖边,有个小木屋,我走进去,她坐在那里,她长发垂肩……
女: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你是否在音乐中感受曾经的浪漫,你可以倒上一杯浓香的咖啡,在音乐中跟我一起走过……

这节目的收听率肯定贼高贼高的。据医学研究报告称,现在由于中国人的饮食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内心分泌紊乱”的人比例越来越高,这样的人比较适合听这类午夜谈心节目。

带三个表 @ 2007-08-17 1:20:21 分类: 杂谈

给小精子打电话:博母徐静蕾要采访你。
小精子一听马上就兴奋了:啊?是吗?
我:您现在也是个明星了,干嘛还跟追星族一样啊?
小精子:不行,我还没超凡脱俗,还不习惯明星生活。
我:你不能这样,给你一个师长的位子,老想干着排长的事情。
小精子:老徐采访我什么啊?
我:关于《十面埋妇》和女人的故事。她也采访我,我们最好一起去,不然容易穿帮。

事实上还是我先去了,我以前一直想采访老徐,结果被她抢先。
跟老徐聊了一下午,关于男人女人女人男人,老徐问了我一百多个问题,差点把我绕晕了。
采访完,跟老徐瞎扯了一会儿,她说明年打算拍一个农村题材的电影。
哦,天哪,我说,我明年也拍这个题材的DV,本来想今年拍的,但是条件还不成熟,挪到了明年。
老徐说,那就一起拍,看看都能拍出什么样。
撞衫了,明年会有两个版本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