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8月2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8-22 4:34:13 分类: 杂谈

今天跟陈老师吃饭
在乌鲁木齐驻京办
席间想起了几年前在南疆喝过一种酒
叫穆塞莱斯
此酒土法酿制
只有阿瓦提县有
新疆别处没有
南疆葡萄产量不高
所以此酒产量也不高
那次在阿瓦提
县委书记隆重介绍
此酒只应阿瓦提有
人间哪得几回饮
并曰
男的喝了,力量
女的喝了,漂亮
男女都喝了,较量
又曰
男的喝了,女得受不了
女的喝了,男的受不了
男女都喝了,床受不了
于是我当时就以短信方式告诉北京的朋友
所有人回短:赶紧带几瓶回来
是啊
伟哥太贵了
不过我喝了
什么反应都没有
县委书记送了我一箱
结果在机场被扣留
遗憾至今
今天想起了穆塞莱斯
到外面一看
真有卖的
买了两瓶
结果很失望
口感不好
不过我买的是最低档的
也许价钱比较高的会让你有反应

带三个表 @ 2007-08-22 3:51:49 分类: 挨个祸害

 自从我认识一个叫陈晓卿的人之后,除了饭局的伙食有所改观之外,另外一件事就是常听他说什么《森林之歌》,好像是他们节目组拍摄的一个记录片。我对电视节目没什么兴趣,所以从来没打听过,反正中国的电视节目拍来拍去,都那样,记录片《故宫》也就那么回事,《大国崛起》实际上是一个《大国不能勃起》,《话说潘长江》还是日本人帮助拍的,据说这帮人偷走了我们很多地理资料,如果有一天中日开战,他们对付长江一带绝对十拿九稳。虽然拍摄纪录片的人有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是装神弄鬼一类的(参照《走进伪科学》《探索发现》)。

再后来,“森林之歌”这个词组在陈晓卿的嘴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饭局上,他总是提上那么几句,博客上,他总是写上那么一两篇。我估计大概是一个摄制组到森林里拍摄了一些风光片,或这是反映伐木工人战天斗地的火热生活,也没当回事。后来我拍DV的时候,跟陈老师说,我们一共拍了16盘带子,陈老师把嘴瞥到了天上去,我们《森林之歌》一集就拍了100盘带子。再后来,这个记录片拍完了,老六开始给这个记录片写解说词,我才知道,这东西看来来者不善。

今天跟陈老师饭局,作为此片的制片人兼总导演,他今天为我们播放了其中的一集,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讲述森林里普通动物不普通的故事。如果只看画面,打死我也不信是中央电视台的人拍出来的。

以前我们看到自然界生灵的纪录片都是外国人拍的,比如赵老师解说的《动物世界》(人与自然)《发现》《国家地理》《地球脉动》《迁徙的鸟》……这类记录片拍的都很牛逼。每次看,觉得中国虽然在拍摄自然界生灵的纪录片不涉及意识形态,但肯定也拍不好。因为成本太高了。

但是看完《森林之歌》,我觉得只要花工夫,花时间,一样能拍好。虽然跟《地球脉动》《迁徙的鸟》无法相比,但是绝对比任何一集《人与自然》要好出很多倍。《森林之歌》的阵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摄制组人员一共20人,2000个拍摄工作日,很多人的青春都搭进去了,一共拍了11集。陈晓卿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不用赵忠祥,我们照样能拍出中国的《人与自然》。”

这部纪录片凝结着摄制组工作人员的汗水,那张DVD用手一攥都能拧出水来。为了能让大家都来关注这部纪录片,为了让大家在观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能很好地理解画面的内容,我来做一次揭秘。

从头到尾,画面非常优美,不管是森林湖河,还是各种动物,都是那么好看,如水洗过一样,动物都跟化了妆一样,后来我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原来是电脑特技做出来的,但是做得非常逼真,他们在电脑特技方面已经跟好莱坞没什么区别了。比如有一段,他们想拍摄黑猩猩,为了能让拍摄比较充分,他们给黑猩猩发了一个公函,结果等了半年不见回信。陈老师以为可能是级别不够,便以中央电视台的名义给黑猩猩又发了一道公函,结果对方回函说:“除了央视,我们可以接受任何一家电视台采访,因为你们总在晚上七点钟播放假新闻。”陈老师一看,不行,便以广电总局的名义又发了一道公函,结果对方回函说:“你们动不动就封杀,我们才不跟你们玩呢。”没办法,陈老师拖了好多人,以国务院的名义发函,对方还是不接受采访。后来有关部门急了,不就是一帮黑猩猩吗,还摆谱,把森林给我毁了,盖工厂!


黑猩猩没有了。

陈老师无奈,只好想别的办法,最后在北影找到一间屋子,搭了个影棚,晚上趁月黑风高,他带着几个人溜进了北京动物园,抓出了几只黑猩猩,然后开始拍摄,后来发现还缺镜头,又从《金刚》里面抠出了一部分画面,经过特技处理,还别说,非常逼真,肉眼根本看不出来。拍摄《金丝猴》这一集,素材大都取自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在拍摄《东北虎》《野猪》这两集,主要是从电视剧《水浒传》里找素材,在拍摄《鼯鼠》这一集,用的素材基本上是捷克动画片《鼹鼠的故事》,《碧凤蝶》这一集的故事脚本取自中国的民间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但是陈老师他们牛逼的是,你居然根本看不出来,可见他们的特技制作水准之高超。

在拍摄熊猫这一集,他们故技重施,到动物园里偷出一只大熊猫,然后直奔紫竹院,花了两天时间,就拍完了。后来,我发现拍摄蚂蚁与大黄蜂战役,其实就是找了几只蚂蚁,放在一个盆景上,打好灯光,画面就栩栩如生地带我们走进了大森林,陈老师一边看盆景,一边吸烟,结果烟雾缭绕的效果如月朦胧鸟朦胧。不过,当他们真想制造出迷蒙的森林效果,还不是动用陈老师喷云吐雾,而是直接把一只避孕套套在镜头前面,那画面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森林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套中。后来有个叫訾某的人,听说陈老师他们用这种方式就拍出了中国的《人与自然》,便跃跃欲试,他到了北京电视台,如法炮制出一个“纸包子”节目,社会反响很好。但是陈老师他们做的节目,显然比纸包子好看多了。

好了,关于《森林之歌》的揭秘我先说这么多吧,说多了你看着就没意思了,还是留点悬念,9月底CCTV-1你留意吧。

带三个表 @ 2007-08-22 0:35:36 分类: 挨个祸害

 《三联生活周刊》的人都知道,土摩托同学最近上班是拄着双拐的。他的某一只脚上打满了绷带,行动十分不便。我看到土摩托,说:我刚刚树立起对科学的信心,你这样又把我想走进科学发展观的星星之火浇灭了,只能走进伪科学了。土摩托不解,问为什么。我说,在我看来你就是科学的化身,你身上的每一块细胞壁都充满着健康,但是现在你变成了三条腿走路,虽然在平衡方面你更加稳固——这也是很多男人希望三条腿走路的梦想,但是,你动摇了我相信科学和相信科学家的信念。难道你单号的时候用三条腿走路,双号的时候用两条腿走路?

土摩托说,我瞧不起两种人,一种是像你这样智商比较低的人,一种是没有鸿鹄之志的燕雀,你就是蝇蝇燕雀。我说,你用词要讲科学,我实际上是你说的一种人,不是两种人,一和二单和双你都没分清楚,我就不提智商问题了。但我更想知道,三联出来一个郑智化,王菲变王靖文又变成王菲的科学依据。

土摩托说:你知道什么叫我奉献我快乐吗?我说,知道,不就是指那些小姐的特殊工作吗。土摩托听完一脸沮丧:操,没法跟你说。我说你还是说吧,憋在心里不好。

土摩托沉吟半晌,向我娓娓道来。

故事的发生是绛紫的,我们都知道,土摩托热爱体育,什么体育项目他都擅长,但是没一项是特长,但土摩托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参加奥运会比赛,作为一个美国农民,他在美国多年,一直想参加一次农奥会,但是一直没有机会。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让土摩托看到了一丝希望,于是,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希望能参加奥运会。他直接找到国家体育总局,说明来意。总局的领导问他:你擅长什么体育项目?土摩托说:什么都擅长。领导说:好像奥运会还没有设立“165项男子全能”这个项目。土摩托说:如果你设这个项目,参赛选手只有我一个,所以冠军肯定是我的。领导说:这样我们就不能为对手设置障碍了,金牌含金量会降低,不同意你的想法。于是就把土摩托轰了出来。

土摩托不死心,回家想了半年,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堪比王佐断臂。他到了一家医院,对一个练三节棍的外科医生说:麻烦你打断我一条腿。医生一棍下去,土摩托的腿就变成三节棍了。然后他再次来到体育总局,说:我要参加残奥会。领导说:你能参加什么项目?这次土摩托聪明了,说:能参加好几项:单腿三级跳远、撑拐跳高、举重、独轮自行车、标枪……反正凡是使用上肢的运动我都可以参加。领导说,那你参加拳击、击剑、举重、手球、射击、射箭这样上肢项目。土摩托说,我还可以参加曲棍球比赛。领导说,你这样怎么行?土摩托说:我有拐啊。

土摩托说完,我相当感动,重要的在于残与,人生能有几回奥。你这样用苦肉计,真让你的女粉丝感到心疼。土摩托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告诉我的女粉丝,我会更high、更快、更强的。

我说:更快就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