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0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10-08 17:19:12 分类: 杂谈

今天上班了。
就有好多人问我,
要出新书了?
还是本《成语趣谈》。
唉,那我实说了吧,
那是本虚拟新书简介。
我老忽悠你是不是?
土摩托不是老说:
我在博客上写的东西都是编的吗。
罗老师不是也警告我:
你老喊狼来了,以后狼真来的话就没人救你了。
可是我为什么喜欢编造一些东西呢?
反正土摩托和罗老师这两个智商300情商为0的人都知道,
所有编造他们的故事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以后你们要是看不明白,
或者不相信,
就当是虚拟的。
以后别问我这本书的事情了。
老解谜底就没意思了。
俗话说得好,
只可意淫,不可手淫。

友情提示:不许联想是陷阱,智障留言须谨慎。

带三个表 @ 2007-10-08 10:18:06 分类: 杂谈

带三个表 @ 2007-10-08 6:43:09 分类: 杂谈

在我的记忆中,文革并不怎么太清晰,因为我懂事的时候,文革都快结束了。谈论文革我是没资格的,但是最近听到了一些文革歌曲,又让我受刺激了,这些歌曲小时候差不多都听过,收音机里、村里的大喇叭、学校里老师教的、电影里听到的,长大后再听,觉得这类歌曲可以冠以“朋克歌曲”,1975年,英国开始出现朋克歌曲,其实我们的朋克歌曲,比英国早出现将近10年。

90年代初期,中国唱片总公司出过一套《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我听了之后发现,绝大多数歌曲都听过。歌曲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毛主席,变着法说毛主席好,把毛主席比作红太阳,你想想,太阳是干嘛的,万物之灵,没有太阳,连月亮你都看不见。苏东坡说:明月几时有?当然是有毛主席那天就有了,这还用把酒问青天吗?苏东坡要是在文革写这样的词,估计就拉出去毙了。但是苏老师也不能问:太阳几时有?你居然都不知道毛主席的生日,拉出去毙了。李白也悬,他不是有首诗:床前明月光……在文革的时候也得改,改成:床前太阳光,照的暖洋洋,举头望主席,心向党中央。反正这么说吧,唐诗宋词里的月亮,都得改成太阳。

有一首歌叫《共大赞歌》,是电影《决裂》的插曲,这首歌有点四川、江西一带民歌的味道,记得当时有这样几部电影:《春苗》《决裂》《红雨》《青松岭》《艳阳天》,给我印象比较深,那时候村里翻来覆去放这几部电影,后来能看到《闪闪的红星》《勐垅沙》这样的电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共大赞歌》很好听,歌词写的慷慨激昂的(那时候的歌词哪首不慷慨激昂呢),这首歌由郭兰英和吕文科老师演唱的。这个电影现在已经记不起什么情节了,但是葛优他爸爸那句“下面接着讲马尾巴的功能”流传甚广。另一个电影《春苗》是彩色电影了,里面有首歌曲也挺好听,这首歌叫什么我不记得了。那时候的电影拍的都是那么回事,反正只要是电影,里面肯定有坏人,然后就是阶级斗争。

当年我听到最多的歌曲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揍是好》。《大海航行靠舵手》虽然歌词写的肉麻,但是你发现没有,诗词里面最有效果的就是赋比兴,你看现在的歌词写的不好,就是不会运用赋比兴。这三首歌,再加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学习雷锋好榜样》基本上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你想不会唱都难。

不过,那时候还能听到几首儿歌,比如《我是公社小社员》和《火车向着韶山跑》,我们小时候总拿这首歌排节目,一群人拿着小板凳,坐在一排,然后用嘴发出火车鸣叫的声音,就像贾樟柯《站台》里的那段一样。不过像这样适合青少年唱的歌曲可并不多。更多的歌曲都是大人唱的,而且那时候村里都有宣传队,表演节目除了唱歌,还有三句半,一上来都是这样:一共四个人,有敲鼓的,打镲的,还有打锣的,敲鼓的先说:“我的名字叫林彪,”然后打镲的接着说:“篡党夺权失败了,”另一个打镲的接着说:“开着飞机往外逃,”最后打锣的先敲一下破锣,“嘡”的一声后,来一句:“掉了。”这种民间琢磨出来的艺术形式,完全可以跟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相媲美。

其实文革歌曲中最牛逼的是林彪写过一篇文章,好像是写给部队解放军的,一千多字,既不合辙也不押韵,有人就给谱成了曲子,居然能写得很好听,绝对可以跟John Cale的《Gift》相媲美。现在,你就是把歌词写得再押韵也谱不好曲子。那时候作曲家经常上来就把毛主席语录拿过来谱曲,比如《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这首歌就两句歌词,但是唱的有滋有味儿。还有一首歌叫《我们的原则就是党指挥枪》,也是两句歌词。还有一首《军民团结如一人》,也是两句。但是两句歌词太单调,怎么才能唱的跟一首歌呢?于是就会有独唱、合唱、重唱,用不同声部,这样下来,变化就比较丰富了。因为毛主席语录你是不能随便增删字的,人家咋说的你就得咋念、咋唱,否则肯定就是反革命。你可能觉得这有点夸张,我可以告诉你,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报纸上“毛主席”这三个字必须要在一行,如果有回行,找死吧你。

那时候妇女的形象比较奇怪,文革把妇女练成了铁姑娘,你看样板戏里的女性,李铁梅、小常宝、吴琼花、方海珍、阿庆嫂,都属于这类型的,就是那种爹爹身上有千斤重,铁梅要担上八百斤的范儿,不是铁姑娘,行吗?知道中国女子举重的成绩为什么好了吧,是有传统的。我听到过一首歌,《延河畔上的女石匠》,您听这歌名,女孩子不在家里纺线织布绣花,去当石匠,您再听听歌词:“我们是公社的铁姑娘,延河畔上的女石匠”,反正那时候文艺作品里的妇女都不是女的。还有一首很有名的语录歌,直接在毛泽东的诗词上谱曲的,就是《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而且还有人用京剧的方式演唱了一把。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找这些歌曲听听,网上基本上都能找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歌曲显得弥足珍贵,虽然他带有明显的时代罗音,带有明显的扭曲方式,写歌的唱歌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但那是我们的历史。它可能在今天听起来是那么刺耳,可能没你听到的任何一首流行歌曲好听,但它绝对朋克。前段时间,因为《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被人关注,很多人都知道了《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这首歌,我不是你妈,但我也想讲讲过去的事情。很多当年的歌曲,由于意识形态的变化,今天不能再翻唱出版了,而一些相对比较安全的歌曲,还能随时让大家听到,倒也不足为奇了。但是历史记录了一切,只要你有兴趣,那些变态时代的歌声,你仍然能听到。当你生活在一个安逸、物质的年代,可以随时从网上下载一首任何一个国家的歌曲,把玩着最新版本的iPod,突然听到这些歌曲,是不是感到很陌生吧,这就是你们父辈们在你这个年纪听到的歌曲。

受刺激了吧?不刺激你一下,你不知道过去。

友情提示:不许联想是陷阱,智障留言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