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0月2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10-22 17:45:10 分类: 杂谈

 本文根据一篇社会新闻改编,文中涉及到的人名如与事实相符,纯属巧合,哈哈!

刘大妈在树下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着树团团转,不时地抬头向树上张望,这让刘大妈看上比平时更加苍老。

“咪咪,你别乱动,树枝子那么细,你会掉下来的。”

一只猫蹲在树上,它看上去跟刘大妈一样,也有点慌张焦虑,它看上去很困惑,可能是在想:怎么自己跑到这上面来了,当初在地上的时候,觉得上面好玩,就蹿上来了,现在不知道怎么下去了。它用鼻子到处嗅,试图寻找到一个可以下去的方式,然后回到刘大妈的怀里。

“咪咪,你别动。”刘大妈的声音里带着祈求,“哎呀,这可咋办呢?”刘大妈向四处张望,希望能有个人过来帮一下,把这只淘气的小猫弄下来。

张立宪老师拎着一台手提电脑从远处过来,刘大妈像是看到了救星,赶紧跑过去。“张老师啊,快过来帮帮忙,我家猫咪爬到树上,下不来了。”

张老师跟刘大妈来到树下,刘大妈指着树上,“它在那儿。”

张老师推了推眼镜:“大妈,您别担心,猫是会爬树的,能爬上去就能爬下来,您没听说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吗,对了,我小时候还是听您说的,您告诉我,老虎是猫的徒弟,猫想把自己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了老虎,没想到老虎没有耐心,还没学完就跑到山上去了,就差这么一个爬树的招没学到,后来老虎想吃猫,猫一上树,老虎就没办法了。所以说,您别担心,它饿了就会自己下来的。”

“可是这猫还小啊,你看这树又高又细的,它怎么下来啊?”刘大妈急了。

“大妈,再小它也是猫啊。人上去可能会有危险,您看像我这个体重,上去树就会压折了,连我带猫一起摔死。您先去菜市场买菜吧,回来它就下来了。”说完,张老师拎着电脑就走了。

刘大妈望着张老师的背影,气哼哼地说:“亏你还是个老师,一点爱心都没有,还怎么教学生。”

张老师听见刘大妈在嘟囔,回过头说:“大妈,您要相信科学,实在不行,您给110打电话,让警察过来想办法。”

刘大妈愣愣地看着那只可怜的小猫,“这都一上午了,它要是能下来,不是早下来了吗。”
 

不过,张老师的话倒是提醒了刘大妈,给民警打电话,说不定民警会有办法,抓坏人都不含糊,何况把一只猫从树上就下来呢。“咪咪啊,你先呆着,别乱动啊,我去找民警,让他们来救你。”

刘大妈回到房间,拨110,电话一直占线。给刘大妈急的,“哎呀,报警电话怎么也占线,没事聊什么天啊,这要是报警抓坏人,不都耽误了吗。”刘大妈边打电话边向外面那棵树上张望,生怕那只小猫从树上掉下来。

电话终于通了。刘大妈急切地说:“你好,是民警吗?我住在美术馆东街22号,三联书店的那个小区,我跟你们说啊,我家猫上树了,你们能帮我把猫弄下来吗?”

对方说:“对不起,我们只管人,不管猫。”

“可是那猫很小,爬上去就下不来。万一摔死怎么办啊?我知道你们只管人命,可是猫有九条命呢。救猫一命,胜造九级浮屠呢。”

“您也不想想,我们连人都处理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处理猫呢,猫是会爬树的,您放心,它肯定会下来的。”

“你们不是说有困难找民警吗,我这回有困难找你们,你们又不管了。”

“不是我们不管,是管不过来。对不起,我们的电话不能老被占着,不然影响别人报警,要不这样,你找个小孩,爬上去把猫弄下来。”对方说完挂掉电话。

刘大妈有点麻爪了,“都说人民警察爱人民,怎么人民需要爱的时候就撒手不管啊,我的猫咪啊。”刘大妈边嘟囔边急匆匆奔向门外。

外面没有什么人,平时院子里人来人往的,今儿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人也没有。对,民警说找个小孩爬上去,抱下来不就行了。这个点孩子都上课去了,隔壁杨葵师傅的孩子倒是在家,可是这孩子也太小了,也爬不上去啊。
 

就在刘大妈不知所措的时候,修车的土摩托师傅从外面进来了。

“土师傅,土师傅。”刘大妈喊他。

土摩托回过头:“大妈,您有事儿?”

“土师傅,您帮我个忙,您看到那树上的猫了吗,它下不来了。”刘大妈边说边指着树上。

土摩托顺着刘大妈的手指方向向上望去,一只不大的波斯猫蹲在一直树杈上。

“您怎么让它上树了呢?”

“这不我收拾一下屋子,一会儿没看着它,它就跑出来了。”

“要不我拿杆子把它捅下来?”土摩托边说边四处寻找家伙。

“别啊,你怎么能捅下来,那么高掉下来就摔死了。哎呀,你没轻没重的,你尽出馊主意。算了,不让你帮忙了。”

“要不我给姚明打个电话,他个子高,说不定有办法。”

“尽说没用的,去修你的车吧,没事尽给我添乱。”

“大妈,其实它摔不死,您要实在担心,给晚报的热线打电话,让他们想办法。”

“他们能来人吗?”

“您没看报纸上总报道这样的消息,什么有人掉井里了,有人吃东西噎住了,有人家的狗生了一窝兔子了,他们都管报道,你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记者比120急救的来的还快呢。”

“是吗?怎么打电话?”

“您等着,我去给您拿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