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1月2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11-21 11:46:23 分类: 杂谈

《三联》这周的封面故事是关于《士兵突击》。在此之前,这部电视剧已经很火了,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三联》动手晚了点。当决定要做这个封面,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大空间了。后来我看其他媒体采访,觉得还是有空间的,大家不是都说这个电视剧吗,那我们就不说电视剧。动手晚了有时候可以看得更清楚,可以绕开很多表面化的东西。我们的李鸿谷李大人看了电视剧后说了一些让实习没听懂的话,总结出来就是封面的名字:简单主义。

采访兰小龙之前告诉他,说点跟媒体没说过的事情。然后见到兰小龙,他坐在那里开始胡说,说着说着就问:“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我也懒得提醒他,任他胡说吧。《士兵突击》到底想说什么?兰小龙说是想表达自由。史今的弟弟史航说:“他在《士兵突击》里勾勒出了一个自己的状态和他想象中与朋友之间的那种状态。”

采访兰小龙和康洪雷,录音整理出来有将近7万字,最后只用了六分之一。写稿的时候,最让我犯愁的是,到底是兰小龙还是兰晓龙?到底是康红雷还是康洪雷?问了好多人,答案各占50%,最后我就像守门员守点球一样,只扑一边。后来同事阎琦同学问我:你到底叫王小峰还是叫王晓峰?其实这种通假字姓名翻译成英文都一样。

采访完兰小龙,我就把自己剃成了光头。

带三个表 @ 2007-11-21 1:30:28 分类: 挨个祸害

上次送罗老师回北朝鲜,饭局上非非跟我说:我想找男朋友,想把自己嫁出去。我环顾四周,这次老男人执手相送罗老师,来的都是男的,except非非。我愣了一下,从非非不会撒谎的眼神里我判断出,这句话发自她孱弱的小心脏,是真诚的。而在这堆老男人当中,非非这朵红花显得是那么孤单,被周围的绿叶给淹没了。我说,我以前不是老在博客上说你吗,怎么就没有长眼睛的人正视你呢?菲菲说,你就知道在博客上毁我。我说,你主动跟土摩托眉来眼去,搞得大家觉得你俩已经比翼双飞燕了,入戏太深不好。可能很多男生在电脑的另一个终端心里在流血,迫于土摩托的禽兽之身,他们敢怒不敢言。这样吧,我这次好好写写你,把人们以前对你的印象矫正过来。我们老男人也该检讨一下,只顾吃饭喝酒,把你的终生大事给忘了。

所以我要给非非写一个市场推广文案。

非非跟我是校友,2000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系(跟我一个系)。当然,非非毕业后也继承了我当年留下的优良传统——珍爱生命,远离法律。所以,非非毅然决然走进了SOHO公司,专门为领导写各种僵化报告,有论坛的时候,非非以领导的名义在论坛上发贴子;有博客后,非非除了自己写博客,还要为领导写博客,不管有多忙,非非都勤勤恳恳。时光荏苒,这一忙,就把终身大事给耽误了。当非非出版了《潘石屹的博客》这本书后,决定离开枪手的职位,干一番自己的事情。

非非不想做什么女强人,她有一颗纯朴善良的心,她希望不管在生活的舞台还是在家庭的平台,都会有一个男人如影相随,并且能时时刻刻呵护她那容易颤动的小心脏。如果你有这份爱心,不妨试试。

非非的性格比较内敛,但是心很细,这么多年为领导写各种文字,一点破绽都没有,你想想,如果她把这份细心用在一个她爱的男人身上,你会让很多人艳羡的。

当然,非非还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这不会让你跟她在一起感到枯燥……再当然,关于非非的优点,我不多说了,给你留个悬念,让你慢慢去探寻。

今天非非跟我说:我每次饭局放眼望去都是老男人都黯然神伤。是的,我早劝过非非,别跟我们这帮人混,一来容易变老,二来容易变得更老。趁者自己还年轻,岁月还没有爬上额头,赶紧找个人嫁出去。非非说:是的,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掩饰不住的是我内心的凄凉。是啊,这杯茶沏好了不喝能不凉吗。如果你有体温,心还是热的,别让她这杯茶凉了。

至于非非需要什么样的人,非非是否合适你,这不是我在这里要说的,你们有充分的时间和地点去相互了解,记住,你应该是有体温的。否则,请绕行。

去看一眼非非的博客,了解一下这个女孩,这里面有她的文字、照片。然后鼓起勇气,给非非写封信,把你介绍得清楚一点,人家在明处,你在暗处,多说点机会更大一些。

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往这个邮箱里写封信:amandashu@126.com。记住,别给我写信,你给我写信我立刻转发给张美然。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