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2月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12-07 13:52:23 分类: 杂谈


穆里尼奥老师入主英格兰……
http://thesun.co.uk/sol/homepage/news/article556035.ece
小强老师对此亦有贡献。

带三个表 @ 2007-12-07 13:45:54 分类: 杂谈

虽然我不是厦门市民,但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发生的事情都可能在其他城市发生。
所以,当连岳老师为厦门市奋斗的时候,我觉得他也实在其他城市争取。
来吧,到这里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就当是在为你的城市说话。
http://shop.xmnn.cn/hpbm/

带三个表 @ 2007-12-07 11:51:04 分类: 杂谈

说送《黑森林之歌》和老六的笔记本,今天打开邮箱一看,有120封信,我的妈呀。
黑猩猩多香蕉少,这让我很为难。
这里提醒一下大家,您要是跟我很熟悉,就别起哄了,因为朋友总让我抹不开面子,我会觉得谁都该送的。
陌生人无所谓,反正我也不认识,完全是凭直觉。
另外母猩猩们也不要发照片给我,你说万一你是个美丽的母猩猩的话,我爱上你咋办?

带三个表 @ 2007-12-07 6:23:25 分类: 挨个祸害

由于交友不慎,认识了陈晓卿,从认识他那天起,他就用浑厚的男低音说,我们最近拍了一个记录片《黑森林之歌》。后来每次见到他,他都会说:“我们最近拍了一个记录片《黑森林之歌》。”时间一长,我就不当回事了后来,陈老师把《黑森林之歌》的编导介绍给我,说他们确实是拍《黑森林之歌》的,不是拍马屁的,我就信了。

这不最近《黑森林之歌》开始播出了吗,最近见到陈老师,发现他比以前黑了不少,这蚁-力-神吃了之后就是见效果。上次见到陈老师,他送了我两套《黑森林之歌》的DVD,说,你博客上有很多黑猩猩,整天在你那里留言挺辛苦的,这是一部关于黑猩猩家园的纪录片,每只黑猩猩都有乡愁,要不你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吧,外面买还挺贵的。我一想也是,这套DVD的封面上就是一个PS的黑猩猩,我利用拓扑学原理分析了一下,确实是PS出来的,送给黑猩猩倒还挺合适。

但是送给谁呢?这是个难题。上次我要把老六印的笔记本送出去,结果反响不好,以为我在忽悠大家呢。其实我是真想送出去。所以在这里我再强调一下,真的想把那个笔记本送出去,你丫爱信不信爱立信。

到底送给谁,我也不知道,陈老师没有具体要求,大概只要属于灵长类就可以吧。要不这样吧,谁想要这两套DVD,就给我发邮件吧,我看谁顺眼我就送给谁,最好你是头母黑猩猩。为什么送给母的?管着吗?

老六那个笔记本也要送给一个女的,干脆你也给我发邮件吧,我看谁顺眼就送给谁,前提是你订阅了2008年全年的《读库》,我就不难为你写读后感了。

如果你是男的,也想要这两样东西,你最好自己想办法去医院做个变性手术。

邮件发到我的邮箱:dundee@126.com

要不说交友不慎呢,我在认识陈晓卿不久,又认识了他的妹妹陈晓梅同学,陈老师在《出版人》杂志社工作,昨天陈老师用浑厚的女中音对我说,让我帮他们杂志的活动宣传一下。我说你们杂志都是卖给图书馆的,还宣传什么?陈老师说,你总替我哥宣传,为什么不能替我宣传一下?不能重男轻女。

《出版人》最近搞了一个什么中国图书的一个评选,你们谁有兴趣,就去看看投个票,如果你恰好是候选人之一,还可以拉票或者作假。反正我是不去,因为是在新浪。地址在这里:点击进入

不知道陈晓卿老师家还有几个兄弟姐妹……

带三个表 @ 2007-12-07 5:21:00 分类: 杂谈

一个国家是否规矩,其实不用看什么法制是否健全,人民是否自由民主这样的高指标,你看看各种排行榜就行了。如果排行榜失去诚信,也就不用奢谈法制、民主、自由了。因为排行榜是最好操作和最好造假的东西。

排行榜是一种指标,他给后人提供一种参照,在商业社会,这些数据能指导人们对事物进行判断,让人在商业领域做事少走弯路。如果连指标都是假的,那还有什么会是真的?有时候我看美国人写的书,到处都是枯燥的数据,但就是这些枯燥的数据告诉人们,事实是什么。然后我就想,美国的调查机构肯定很发达,因为资本主义赖以生存的根本就是这些数据,这些数据反映了商业化和规矩的程度。

这些年我们也巧立名目弄出各种排行榜,弄得跟真的一样。你想想,一个国家的统计局提供的数据都没谱,民间提供的排行榜还能有说服力吗?“排行”在中国就是“弄虚作假”的形象代言词。

比方说,央视每年春节晚会都会有一个索福瑞收视率调查,提供的春晚收视率都在90%以上,且不说这个数据是否有普遍性,这么高的收视率本身就说明我们的电视观众不正常。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看这个收视率,倒还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这是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精神极大空虚的发展中国家在每年传统节日期间的无聊生活反映。

在中国,最不可信的就是数据,现在又多了一个排行榜。以前,最早的排行榜是各地电台的歌曲排行榜,因为没有什么权威机构统计,都是主持人自己来排名的,你想想,它能让人信吗?后来,据说这些榜单可以叫做“红包与人际关系亲密程度排行榜”。再后来,排行榜就开始花样翻新,各个领域都推出排行榜。由于我国电影的产量比较少,所以电影迟迟没有排行榜,我想这是电影局的功劳,为了防止排行榜弄虚作假,电影局尽量限制电影生产数量。多英明啊。

后来,美国《福布斯》杂志在中国搞了一个名人收入排行榜,上榜的人纷纷站出来说话,说自己没那么多钱,我还没见过人叫屈说把自己的收入报少的。其实《福布斯》就是做那么一种姿态,在美国他们也不会跑到银行里调查比尔·盖茨的银行存款有多少。《福布斯》给我们很多启发,比如它用量化方式告诉人们今天的社会结构或某一领域里面的现状,但对我们的另一个启发是,我们发明了很多土产排行榜或者调查排名,你看都没有影响力吧,就是因为弄出来的都是华南虎。他们不知道,如果《福布斯》每年弄出一只华南虎,大概这本杂志早就没了。

最近不知道谁搞了一个“2007中国演艺名人公众形象满意度调查”,我查半天没有查到评选标准,我估摸着,大概主要有这么几条:是否德艺双馨、是否有社会责任感、作品是否很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这个调查挺扯淡的,结果出来后,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看姜昆排第一,在他的领导下,中国相声死了,所以大家很满意?郭德纲排最后,但是天天有人请他说相声。赵本山排第22位,但是丫代言的Yilishen害的多少人倾家荡产?那个藏秘减肥茶顶多是不管用,骗不了几个钱,但是Yilishen据说集资一百多个亿。你说这个“满意程度”怎么算?还有范冰冰,1000年出不来一个狐狸精,结果也排在最后,难道因为她是狐狸精?其实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狐狸精。

我们如何要求艺人的言行?这大概是全世界公众所关心的。我以前在写黄健翔跟记者骂架的文章是提到过,公共人物由于他们的知名度导致他们可能比普通人更容易获得利益,所以相对而言他们所拥有的隐私空间和名誉权的空间会小一些,因为你通过这个换回了知名度和经济利益。总不能所有的好事都让你占了吧?那么,明星在公众当中什么样的形象才算得体?这个是很难把握的。

我最不喜欢用德艺双馨这个词来衡量一个明星,那是幻觉。我觉得明星都缺德,除非是像雷锋这样的傻子。你想,雷锋的所作所为,其实谁都能做到,但为什么只有一个雷锋呢,这说明我们普通人都不愿意去做,因为我们也都缺德。明星也是人,你凭什么要求明星德艺双馨而你缺德呢?那是因为你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你是千夫,明星是所指。你的权力没有扩大,但明星权利空间缩小了。可问题是,他们根本做不到德艺双馨。由于明星这个职业很特殊,他们有时候卖身卖艺,在名利场里混,虚荣心很强,功利心很重,看上去很假,诸如此类的,一个个人格都变得很扭曲,这时候还要做到好得不能再好,那是神仙。

但是明星的一举一动,左右人们的视线,甚至还起到表率作用,所以,明星其实有时候在扮演一个虚构的角色,让这个虚构角色成为榜样,号召大家去学习,其实生活中可能就是个大傻逼。所以,公众会用一个更严格的道德标准要求明星,那么,怎么要求呢?我认为你就要求他做事不要超出常人的行为规范,别做黑猩猩就行了。如果干了蠢事,要向公众谢罪。

但是我们的明星似乎连这些还做不到,这个职业让他们更多时候是在表演。公众是雾里看花,不知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就像你们看我博客一样)。但德艺双馨的标准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高了。我觉得还不如退而求其次,你可以不做什么好事,但是别做坏事。就是“不作恶”。做不到真正的善良,你可以做到伪善,并且表演得很好,不容易让人看出破绽,说言不由衷的话要显得特真诚。至少你抄袭了之后要好好认错(但以后还会抄袭),代言了不该代言的产品要承认自己无知(但以后还会代言),吸毒被发现了要勇于承认错误(但以后还要吸毒),嫖娼被抓住了就说自己确实去了(但以后还去洗浴中心),不就是表演唱吗,这是做明星的基本功。

所以说,别再扯什么高标准严要求的公共形象,最基本的ABC能让他们学会就不错了。我觉得刘德华老师就做得很好,他就是演艺界的张秉贵、李素丽、时传祥。你说刘德华真的就那么完美吗?显然不是,主要是人家学会了表演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可以这么说,刘德华老师是伪善中的精品,其他人大都是残次品。

带三个表 @ 2007-12-07 1:29:58 分类: 杂谈

如果说列侬早期的音乐灵感来自性,中期的灵感来自毒品,那么晚期的灵感就来自洋子。

 在1965年7月,约翰·列侬接受英国报纸《旗帜晚报》记者莫林·克利夫采访时说了一句“我们现在比耶稣·基督还受欢迎”,报纸发表了这篇文章后,没有什么反响,但是这篇采访被美国的一份刊物转载,立刻引起轩然大波,捅了上帝马蜂窝的列侬在一段时间受到来自各方指责,很多人烧毁了“披头士”的唱片,列侬本人也收到不少恐吓信件,其中一封信是这样写的:“约翰将在美国被人用枪打死。”一语成谶,15年后,列侬在家门口被马克·查普曼用枪射杀。

显然,写这封恐吓信的肯定不是马克·查普曼,因为这个杀手当年才10岁。但是查普曼为全世界“披头士”歌迷制造了一个最大的悲剧——“披头士”成员中最具魅力的约翰·列侬,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每年的12月8日,列侬的歌迷都会以不同方式来纪念他们心中的英雄。

摇滚乐历史上因各种原因死去的摇滚歌星有很多,但是列侬之死更让歌迷留恋,这主要在于,他是“披头士”乐队的灵魂,他曾经跟保罗·麦卡特尼联手创作了几百首经典歌曲,他们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大众文化,在全球引发了“披头士热”,与麦卡特尼相比,列侬身上更具备摇滚乐的精神象征,他创作的歌曲更具有根源音乐的特征,但又不失优美的旋律,他的歌词从歌颂爱情到对社会乃至政治的关注,更具有人文色彩,使他成了一个代言人,从摇滚精神层面上讲,列侬的思想丰富了摇滚乐甚至他自己的性格,并且,他的生命是被一种极端方式夺走的……所有这些,构成了列侬作为一个摇滚歌星、公共人物和富有传奇色彩的明星的一切特质,因此,约翰·列侬在歌迷心中永远是迷人的,完美的,是值得人们崇拜的。

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来看列侬,上述的一切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作为一个人,由于他的作品感染力带来的效果从而导致人与作品界限的模糊进而使歌迷失去对一个人全面了解反而不利于对其作品的理解,但是歌迷都习惯了这个怪圈,人品与作品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些疯狂的歌迷所关心的,他们关心的更多在于对名人崇拜所产生的某种心理上的化学反应,只要这个反应让自己感到快乐,其余都可忽略不计。

我更感兴趣的是人性状态下而不是作品状态下的列侬,也许把目光投入到这个角度会引起人们的不快。艺术家的作品从来都是具有光环色彩的,可以掩饰一个人的脆弱、自私、贪婪、卑鄙乃至更多不好的一面,作品的光环越亮,掩饰的就越多,好的一面就被放得更大。列侬与所有公共人物一样,在他为全世界提供那些经典作品的同时,也在为这个世界提供一份人格文档,供我们去研究,并且,从他出名以来,关于这方面的报道、研究、争论就没间断过。

列侬一生中娶了两个女人,以及跟数不清的骨肉皮有染,这在一个摇滚明星的私生活中已经算非常正常的了,他有两个儿子,分别由两任妻子所生,他第一任妻子辛西娅·鲍威尔生下了朱利安·列侬,第二任妻子小野洋子生下了肖恩·列侬,本是同根生,但在列侬眼里,却有天壤之别,朱利安在评价这个摇滚父亲时说:“他不是一个音乐家或是和平的象征……他是一个在多方面都让我失望的父亲……他对我很疏远,一点也不亲近。”作为一个长相几乎如约翰克隆般的朱利安,并且后来也如他父亲一样拿起吉它唱歌,却始终活在约翰的阴影里。相反,约翰专门为他与洋子的儿子肖恩写了一首歌情深意长的《美丽男孩》。当然,约翰也曾经为朱利安写过一首歌,但这不足以说明他对朱利安的爱是恒久的。对待两个儿子的态度,事实上说明了列侬对待两任妻子的态度。对待两任妻子不同的态度又恰恰证明了列侬在不同时期的状态,而这个状态又反映了“披头士”的命运。

列侬认识辛西娅的时候,辛西娅风华正茂,是个典型的美女,对列侬来说,能遇到这样的美女,当然不能错过,辛西娅喜欢美术,列侬也喜欢绘画,这一点也能迷住他。1962年,两人结婚,后来生下朱利安,但几年后,他们的婚姻破裂。

 婚姻破裂在1968年,这一年,乐队成员乔治·哈里森受印度宗教的影响,决定去一次印度,列侬没有哈里森那样显示出对印度宗教的虔诚,但是他知道,这东西可能对他有用,为什么呢?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成了摇滚巨星,没完没了地演出、录音、拍电影,数不清的荣誉和成功,已经让他们疲惫不堪,他们已经被推上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峰。长期以来,列侬对毒品的滥用早已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与麦卡特尼之间的矛盾也凸现出来,他不想再写那些哄少男少女痴迷的爱情歌曲,但是麦卡特尼却对列侬那一套朴素的政治观点毫无兴趣。列侬知道,如果这样下去,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为了能寻找灵感,为了能戒掉毒品,他们去了印度,试图征服看上去比他们成就更高的喜马拉雅山。马哈利什告诉他们,吸毒不如冥想,一样可以达到很高的状态。但是这次印度之行让列侬感到失望,他并没有从马哈利什那里找到解药,回到英国后,列侬又回到原来的状态中,他必须走出这种状态,通过改变生活来改变他的艺术方向,小野洋子成了他眼前一亮式的人物。

列侬知道,他的音乐必须突破,否则“披头士”就完蛋了。但是要与麦卡特尼之间制衡,让他无法施展拳脚,当洋子出现,列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这个日本音乐家给他灌输了一通先锋音乐理论后,让列侬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这是马哈利什当时没有做到的。辛西娅更多时候只想做个家庭主妇,希望他的约翰时刻陪伴在自己身边,而已经成为巨星的列侬,不可能回到普通人的位置上,只能一往无前,他需要一个事业伴侣型的妻子,洋子可以做到,所以列侬用最残忍和卑鄙的手段离开了辛西娅。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这个看上去如女巫一般并且比列侬大很多岁的洋子,身上究竟有什么魅力,迷惑了列侬?而辛西娅可美多了。尤其是,后来由于洋子的出现,间接导致乐队的解散,这成了众多“披头士迷”对列侬无法理解和原谅的一件事。

其实从列侬的经历中不难看出,母亲朱莉亚在与父亲结婚后不久,父亲就出海了,后来听说父亲死了,此时列侬已经出世,朱莉亚开始跟另一个人同居,但是后来他的父亲又回来了,但最终两人离婚了,朱莉亚带着列侬跟另一个男人同居。朱莉亚生性活泼,很爱自己的儿子。但是列侬的姨妈咪咪告诉朱莉亚,带着一个孩子与一个男人同居,说不清楚,于是就把列侬带到自己的身旁,姨妈咪咪的性格跟朱莉亚截然相反,她严厉、冷漠,当列侬伸出手想让姨妈拥抱一下时,姨妈总是冷漠地说:“躲开!”小列侬无法明白她究竟是用一种怎样的方式爱着这个外甥,小列侬渴望母爱,但是姨妈不能给他,更不幸的是,朱莉亚死于一次车祸,让年少的列侬永远失去了母亲,母爱,是列侬在少年时期缺少的一种爱。

有心理学家分析,列侬在后来选择了比较丑的洋子,除了音乐上她比辛西娅更能帮助列侬,还有一层心理因素,那就是洋子唤起了列侬的恋母情结,而洋子也像母亲一样对待列侬,这让在当时焦头烂额的列侬心里产生了极大安慰。当后来“披头士”解散,列侬与洋子出的唱片《未完成作品,第一部:两个处女》一丝不挂的封面,以及他和洋子在为《滚石》杂志拍摄的那张经典的列侬像一个婴儿一样赤身裸体地蜷在洋子身旁的照片,似乎都可以证明这种恋母情结的存在。相比之下,辛西娅更想扮演一个中规中矩的妻子角色,母亲对她来说意味着朱利安而不是约翰。如果这个分析成立的话,那么后来列侬与洋子如影随形,也就顺理成章了。

作为一个艺术家,列侬的内心世界是孤独的,越往前走,就越孤独,从小时候在姨妈那里,到成人后在辛西娅那里,甚至在无数的骨肉皮那里,他都找不到一种母爱的东西,这让他时刻缺少安全感。而洋子在后来扮演的是一个缪斯女神的角色。与早期作品相比较,70年代列侬的作品开始从紧张中放松下来,不管他在美国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他都很平静,因为他身边有一个保护他的小野洋子。如果说列侬早期的音乐灵感来自性,中期的灵感来自毒品,那么晚期的灵感就来自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