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2月16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2-16 17:04:26 分类: 挨个祸害


任何一本文学著作里面都少不了对人的模样的描述,这大概是文学家的基本功,你要描述的栩栩如生又不能跟别人雷同。可惜我没看过几本文学名著,举不出相应的例子,但我相信,这些文学家在写到形容人的长相时,都会绞尽脑花,把自己折磨得形容枯槁。

几年前,我们形容安在旭,用的一句话叫“他长得可真客气。”用搞IT的人话讲就是这人长得“界面很友好”。多年前说唱歌手李小龙曾形容一个摇滚歌星(名字隐去)长得“像一个鞋底子一样”。后来我仔细看了看那个摇滚歌星,还真像鞋底子。当然,很可能我是被这句话暗示了。

比如,我们形容陈晓卿老师用的话叫“眼前一黑”。有一天去看话剧,剧场的灯突然暗下来了,我的直觉告诉我陈老师出现了。所以可以说陈老师“长得黑灯瞎火的”。如果形容老六,可以说他长了一张“让所有女人都信以为真的脸”。形容土摩托我以前用过“他的样子可以导致一只榴莲怀孕”。形容王小山可以说“他长了一脸很亲切的横肉”。形容罗老师可以说“他的脸像一只国标馒头”。当我周围的老男人们都往坛子脸方向发展的时候,只有罗老师独辟蹊径。当然,我们都要厚道一点,别像我这样拿他们的脸部缺陷开玩笑。尤其是我长得还不如他们的时候,就更没资格了,这么说人家纯属嫉妒人家长得好看。

 

昨天,一个同事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形容这个女孩长得漂亮用了一句“她有一种没有攻击性的美”。我说,那就是防御性的美。于是,我的SMN签名就改成了“她长了一张带有防御性好看的脸”,我跟同事说,明天这个女孩上线肯定会问我:“她是谁?”果然,她上线后就问我:“她是谁呀?”我说,这是人家形容你呢。这个长了一张带有防御性好看的脸的女孩说:“我怎么就防御了?”我说,人家说你没有攻击性。这个长了一张带有防御性好看的脸的女孩又说:“那也不是防御啊。”我说,那是什么?防火防盗防记者?我不是喜欢跳跃性思维吗,总喜欢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扯在一起。这个长了一张带有防御性好看的脸的女孩又又说:“有你这么跳的吗?”我说,形象思维不都这么跳吗,不跳的是逻辑思维。

带三个表 @ 2008-02-16 3:24:35 分类: 杂谈

据悉,北京闹运会志愿者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93万,创造历史之最。我估计本次北京闹运会会创造2008个世界之最,吉尼斯纪录专门会出版单行本。

没办法,谁让咱们人多呢,吉尼斯世界纪录也没规定单靠人数之众打破纪录不算的条款,所以我们尽情底破呗。可我担心的是,这些志愿者怎么指挥安排呢?比如志愿者应该穿一件统一工作服,每人一件,就是93万件,大夏天的,一件肯定不行吧,一出汗就得换,怎么也得准备两件吧,这就是186万件,但也不能光穿上身吧,还要有下身,这就是186万套。如果他们坐大巴车去赛场,每辆车如果乘坐50人的话,就得需要18600辆车(也可以乘坐公交车,但是就更好不管理了)。总之,衣食住行到时候都是个麻烦。你看,我又杞人忧天了。因为我们一向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把任何事情办好,何况一个小小的闹运会呢。

我能理解,我泱泱大国,这次必须打肿脸充胖子把闹运会办好,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还好,有些国家怕给中国增添太多负担,直接在咱们邻国找了个地方住下来了,比赛的时候过来,比赛结束后过去。就这样仍然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

当初我也想去当志愿者,我虽然不会说外语,但是我会说天津话和唐山话以及一点东北话和山西话以及三句上海话(这些足够老外学上半个月了),可以教老外说中国地方话,这才叫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呢,让他们知道中国话不止一种。可后来一想,人多只能添乱。所以我决定闹运期间到外地去云游,尽可能不给北京增加负担。

其实北京的同学们可以在8月份组成一个”空城团”,都到外地,这样可以给北京减少很多压力。我可以组织一个”美化北京外出团”,凡是长得难看的同学都到我这里来报名,我带着大家到外地,这样北京的市容就好看多了。大家还可以巧立名目,组织各种小团体,到祖国各地。你想想,到时北京这座城市,运动员比市民还多,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北京不就彻底现代化了吗。

带三个表 @ 2008-02-16 0:38:23 分类: 杂谈

今天有人总结,宋祖德老师以前在博客上的预言有六个应验了,多可怕的一件事。如果我出于幸灾乐祸的心理,多么希望祖德老师所有的八卦都变成现实啊。但实际上我有多么不希望这些变成现实啊。

我一般喊人老师,都是”姓+老师”,比如罗老师、赵老师。但是在宋祖德这里我要换个体位,称之为”祖德老师”,以示其卓尔不群的气质和剑出偏锋的娱乐思维。自从祖德老师开了博客后,我就成了他的热心读者,我之所以喜欢看祖德老师的文字,理由有三:祖德老师的文字行云流水,有娓娓道来的亲切感;祖德老师对娱乐圈的认识实在入木三尺,不是,是挖地三尺,虚实之间藏着玄机,如今玄机一一解开;祖德老师有很高的境界,骂祖德老师的人,一类是不了解娱乐圈的人,一类是不懂娱乐的人,还有一类是不认识祖德老师文字的人,祖德老师用作践自己的方式狠狠地作践了娱乐圈,祖德老师的境界无人出其右。

在人们对祖德老师攻击最激烈的时候,我隔三差五都要去祖德老师的博客上看望一下他老人家,以表示对他的支持。有一次,《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吴阿飞采访我,让我谈宋祖德老师,我当时在外面,一边走一边跟她说,直到把我的手机打没电,等我抬头才猛然发现,我从长虹桥的太平洋百货走回了帽儿胡同的家门口。挂机的时候手机热的已经像只滚烫的山芋,我心里暗暗骂吴阿飞,我接受竞争对手杂志的采访,居然说了这么多。可转念一想,我谈的是祖德老师,心里也就宽慰了许多。

以前我以为就我猜偷偷看祖德老师的博客,有一次饭局,老六突然站起身说:”我要提前告退。”大家愕然。老六不紧不松地说:”讨厌,俺要回家学习祖德老师的博客。”大家不信,于是老六当场大段大段朗诵祖德老师的博客内容,上一次老六大段大段朗诵是南斯拉夫电影《桥》的对白。老六这么一说不要紧,大家七嘴八舌开始议论起祖德老师了,却原来,大家都在偷偷看祖德老师的博客。罗老师说:”除了我自己的博客,我就看祖德老师的博客。”大仙说:”看祖德老师的博客,证明诗歌没有死。”老六说:”我就喜欢他这样说-祖德认为、祖德觉得……透着一股子亲切劲儿,偶稀饭。”土摩托憋了半天说:”虽然祖德老师说的话都没科学根据,甚至连伪科学根据都没有,但我发现,就是美国人八卦起来,也没有祖德的水平。目前科学界对此还不好做出解释。”陈晓卿一脸茫然?问道:”你们在说谁呢?”大家嘲笑道:”要说你们做电视的就是没文化,宋祖德老师你都没听说过,还四处见证呢。”陈老师的脸臊得黑红黑红的。从来不缺席老男人饭局的非非说:”嫁人就要嫁祖德老师这样的人。”于是大家长舒了一口气。

祖德老师,就是中国娱乐界的诺查丹玛斯,谁们了解娱乐界,祖德老师是也。去到祖德老师的博客上再仔细看看,他预言了那么多事情,看看哪些还没有应验。时间可以证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