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2月2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2-29 4:29:20 分类: 杂谈

并不是每年2月都有29日,今年2月29日凌晨,我总算把剧本紧赶慢赶写完了。等大家穿得少的时候,又要拍DV了。之所以紧赶慢赶,一是下周我又被主编逼着做封面故事了,二是这个剧本我拖拖拉拉了好长时间,本打算在去年国庆节期间写完,结果他妈的好多事情搞得我安不下心来写。

初稿写了33000字,然后要删掉13000字,过几天我会找一个没人不能上网的地方好好修改。去年拍《十面埋妇》,好多人看了之后批评我,说这不好那不好的,恭喜你,今年你又有机会当影评人啦。前天,我跟牛博网的黄斌老师聊天,他帮我的博客改版,改版后颇有感触地说:“之所以Wordpress被追捧,就是因为它开放源代码,谁都可以在它上面搞一搞,然后人们就特有成就感,其实它的技术很烂。”我说:“没错,就像很多人去评论我的DV一样,俨然已经变成了影评人,颇有成就感,其实我拍的很烂。”

但我这个人贪玩,玩起来才不管谁怎么看呢。我信奉的不是“听人劝,吃饱饭”,而是“听人劝,能饿死”的信条。尤其是在当今中国进入虚拟民主的社会,每个拥有话语权的人其实制造的无非是一种虚幻而已,相信自己还是相信幻觉,我他妈当然相信自己了。

这次跟《小强历险记》《十面埋妇》都不一样,它是发生在媒体圈的一件事,也可以算一个爱情故事,也可以算一个小小理想的故事。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但是实现起来却发现很难,甚至变得有些残忍。这个故事我前年就想好了,写了一点发现拍起来难度太大(对那时来说),只好停下来了,于是就拍了一个坐着说话内容比较简单的《十面埋妇》。今年觉得自己似乎能把它拍出来,就写了。别的内容不便透露,知道的人你也矜持一点,我能说的是,《三联生活周刊》这本杂志还会在里面出现三次,它是我永恒的道具,就像片名题字永远是黄集伟老师一样。

男一号定了,女二号定了。昨天,有人给我写信,说要向我推荐一个人,理由是她跟小精子长得一模一样,希望我的DV里能用她。难道都是方片Q的脸型吗?行,看来我得编一个双胞胎题材的故事,一定能同时用上。

好吧,有谁想在里面贴片或者植入广告,赶紧跟我联系,邮箱在左上角。修改的时候还能编进去。另外,过段时间可能找一些闲人参与进来,大家留意一下报名时间吧,比如美工、道具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