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9月2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9-21 4:24:39 分类: 杂谈

艾伦·帕克在1991年拍过一部电影,名字叫《承诺》,我们盗版DVD的时候名字叫《追梦人》。当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翻译成“追梦人”,这次毒奶粉事件让我终于明白了“追梦人”的含义。

但凡是承诺,都带有一点理想主义色彩,《承诺》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一个人为了一种爱尔兰人的自豪,组建了一支乐队,他为队员承诺一个理想:做爱尔兰最伟大的灵歌乐队。在一次演出中,乐队的小号手向队员承诺邀请灵歌手威尔逊·皮克特前来捧场,但由于皮克特晚到了那么几分钟(大牌都是这样),导致这个小小的承诺变成了定时炸弹,乐队成员以为是一个欺骗而相互之间大打出手,最后导致乐队解散。那个美丽的“做爱尔兰最伟大的灵歌乐队”的承诺也就随之不复存在。

承诺永远是这样的廉价,它往往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导致一个坚定的承诺破碎。谁都经历过情侣之间的承诺,但是靠得住的有多少?但正是由于多年来人们的理想主义作祟,让你不得不相信这个一钱不值的东西,让承诺变成一种闪光的文化,昨天,在南京一个饭馆吃饭,里面有四个婚礼酒席,主持婚礼的司仪把气氛搞得热热闹闹,现在很多婚庆礼仪公司的繁荣其实就是这种承诺文化的直接体现。我在旁边的包间里听到司仪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肉麻语言将这场婚礼串下来。其实这时候司仪说的每句话都挺扯淡的,但都说到人们的心坎里去了,在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为你制造一种梦幻般的氛围而已,为了使让一种叫承诺的东西貌似更有力量、更美好。

承诺总是美好的,也是最不靠谱的事情。今天新闻里说,中国有二十多家奶粉企业递交了“质量安全承诺书”,看着我就想笑,这就像小学生对老师说“我今天一定要放学回家写作业”、运动员对教练员说“我一定要好好比赛”……如果这句话要是经常挂在嘴边,只能说你不懂事,不守规矩,总犯错误。作为一个生产食品的企业,保证质量安全是最基本的前提,在这个前提下你才能去想如何提高企业效率、利益。但是我们的企业好像把次序颠倒过来了,把追求利益最大化放在了首位,现在出事了,又开始玩理想主义色彩的承诺游戏,除了让我看到一而再再而三地愚弄公众的智商,看不到别的,而且还特低级。

退一步讲,中国有很多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来约束企业行为,甚至这些法律和标准是很严厉的,企业只要按照这个规定去行为就可以了,但即便这样也天天出大事,现在又抛出一个美丽的承诺,如果这种廉价的承诺管用,那以前的法律岂不变成了扯淡?

其实这种承诺的把戏无非是这次企业信任危机中的一次“奶粉饰太平”,危机公关是要做的,买通百度的做法现在看来有点龌龊,所以要做的磊落一点,但是在一个本身就很龌龊的游戏规则下,它又能如何磊落?公众最致命的弱点是什么?健忘。如何让公众在快速健忘?给他们承诺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以后也简单了,但凡什么企业发生类似人命关天的大事,就承诺一下好不啦。

这次毒奶粉事件,有个上市的牛奶老板说:“如果中国人每天都喝不到牛奶该咋办呢?”你看他多么焦虑。我理解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如果我的产品都卖不出去可咋办呢?话要分怎么说,也要看怎么理解。你要是把产品质量保证好,还发愁卖不出去吗?现在急了,早他妈干吗去了?我看了好多奶制品企业的各种声明,字里行间仍然透着对利益最大化的迷恋,多市场经济啊。

但你还别说,有时候就是这种虚伪的承诺最管用,它可以很轻易的抹去一切丑恶。奶制品的牌可以重洗,其他行业带来的人命关天的问题呢?老百姓总不能每天靠看各种承诺活着吧?

谢晓东出场——
咱老百姓今儿真啊么真高兴,
承诺书一下,以后吃啥喝啥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