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10月2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10-20 3:03:50 分类: 说书

以前我在博客上介绍过一本书,就是一个人家里养了很多猫,没事就给猫拍照片,后来就出了一本书,结果成了畅销书。一本毫无技术和智慧含量的书能成为畅销书的事实告诉我们,只要你没事对某件事情专注,日积月累,把手里的素材整理出来,就会变成畅销书。西方人出书有时候偏重消遣,因为判断一本书是否值得出版要看它是否有商业价值。中国人出书主要在于行骗,比如经常有人闲着没事研究出一些道理出成书让没有信仰的人相信,或者东拼西凑,弄一本书出来糊弄人。这些书非但没有技术和智慧含量,而且还能让人变得更傻。

有一回我去某大学,校园的路边上有很多书摊,我扫了一眼,这些书大都是盗版的,所以很便宜,没收入的同学都买得起,但是内容基本上都是让你看完后直奔老年痴呆去的书,以前我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为什么都未老先呆,现在终于发现了——上网、看廉价书、打游戏、看日韩剧,这四聚氰胺基本上就让人变成脑结石了。如果你看了电影《画皮》后感动得哭了,那么恭喜你,快去医院做个脑CT。我看以后《画皮》可以作为医疗改革后的医院检查人是否弱智的行业标准,挂完号后直接送进电影院看《画皮》,凡是感动的人一律送特奥会集训队去。要说中国的教育很成功呢,我们整天被四聚氰胺包围着,不成功则成麻木不仁。

对了,我要说什么来着?哦,畅销书。

继续说畅销书,反正可以这么说,有什么样的读者就有什么样的畅销书,有什么样畅销书就会针对什么样的读者。这个怪圈就像永动机一样,谁都控制不住。有一回,我带一个朋友去三联书店买书,朋友希望我能推荐一些好书,凡是这个朋友感兴趣的书,我都会解释一下这本书的劣质地方在哪里,最后转了一大圈,空手而归。

我买书,一般先看作者,比如王小峰写的书,我一定要买的,王小山写的书一定不能买,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就是这个道理,哈哈。其实作者就是质量保证之一,如果这个作者从一开始就不负责任,他一定会不要脸到底,如果作者从一开始就很严谨,基本上不会怎么变质。文人有时候还是很好面子。当然不排除有些作者被商业利益驱使走向另一端。看完作者你再看出版社,有些出版社比较注重自己的品牌,他们出的书,只有你不感兴趣的,没有粗制滥造的(买卖书号的除外)。有些出版社比较注重无耻,主要是为了骗钱。然后再看内容,比如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书,比如一些励志方面的书,比如一些生活小常识之类的书,比如一些百家讲坛方面的书……这类书你就一辈子不看也不会觉得少什么,但是你看了,你兜里就会少点什么,脑袋里也会少点什么。再有,你随便翻到书的某一页,看看有没有病句,看看这些内容是否都是你都能明白的道理,如果是,建议你别买。还有,如果你还有点耐心,大致翻看一下,看看书的总体结构是怎么排列的,如果从头到尾讲的都是大而无当的道理,你千万别动。还有,如果有几种题材比较相似的书,你最后翻到类似的章节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互相抄袭的情况。如果有,你都别买。有一次我为了写英国工业革命的报道,买了七八本类似的书,到家一翻,来自好几所大学不同的教授写的书竟然一致到标点符号,妈的,可坑死我了。当然,如果你有小强老师专门收劣质书的癖好(比如书中把“邓小平”写成了“邓不平”,把“陀斯妥耶夫斯基”写成“陀斯他姐夫斯基”),那你基本上要把一家书店一半的书包下来。

对了,我要说什么来着?哦,畅销书。

继续说畅销书。如果你有耐心,从现在开始,没事别老浪费时间,整天打开一百多个网页在那里发呆,那就退而结网,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抽嘴巴。你从现在开始收集关于抽嘴巴的各种消息,最后你可以写一本《抽嘴巴的历史》或者《找抽》。比如你喜欢手淫,就可以收集各种关于手淫方面的资料,十年后,在你的手变得无力之前,可以出一本《手淫的历史》。哦,好像有人写过了,叫《孤独的性:手淫文化史》。瞧,连手淫都能整出点文化来,要不你编一本《飞扬的性——意淫文化史》吧。我不开玩笑,林行止先生就写过一本《说来那话儿长》,粗俗的话题被林大师写的津津有味、正气凛然的。所以,题材并不是问题,关键看你怎么写。还有黄集伟大师的《语词笔记》系列,有些闪光的话,说过之后就被暗淡的话淹没了,但是黄大师又给刨出来了,一些民间智慧就这么给留住了。

我以前介绍过一本《人类愚蠢的历史》,与此类似的还有一本《世界上最糟的(美国人眼中的疯人蠢事)》,其实都是有心人平时搜集的资料整合,一堆资料在手里,就看你怎么来处理,处理得当,就是一本能让人看下去的好书,整理的不好,就是粗制滥造。所以阅读的时候你就能看出作者是否花心思,是否真正去理解这一主题的实质。以前我也介绍过一本《先上讣告,后上天堂》作者对讣告很有研究,写了一本妙趣恒生指数的书。你平时也别把兴趣集中在附睾上,也研究点别的,十年后你就能写出一本畅销书。

同样,《死亡大辞典》也是作者苦心经营出来的东西,对于死亡,我们平时都熟视无睹,但是作者迈克尔·拉尔戈从小就对死亡感兴趣,于是就搜集一些关于死亡的新闻,后来就有了这本书,他用词条的编排方式告诉人们,现在全世界有3000多种置人死地的死法,有的你连听都没听过。每个词条都像是旧报纸上的新闻。这书你根本不用从头看到尾,看几页就知道了天下就数你最帅,死亡无处不存在的道理。

前面说的这几本书,其实多是资料的汇整,通过汇整梳理出一个轮廓,从技术含量上讲,并不高,从选题上讲,都是你随时都能感触到的,但是人家想到了,你没想到,区别在此。而要是写成像《脏话文化史》这样的深度,你要不专业还真不行。顺便提一下,现在出版的书中,很多书都冠以《××的历史》,多数很一般,跟《××那些事儿》差不多。

写到这里是想说,外国人写书的思路跟咱们不太一样,人家喜欢实事求是,讲究史实,我们喜欢追求意义,爱胡说八道,都像耗子一样喜欢深挖洞,尤其是可读性不强,板着脸像领导讲话一样,从来就不知道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