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12月15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12-15 17:30:30 分类: 闲扯

大家都知道,铁血牛博一共两个人:老罗和黄斌。
但是平日里罗老师总给自己制造一副繁忙景象,
比如SMN的签名经常是:
“我好忙,没事无扰”“闲聊勿扰”“肥罗勿扰”等,
试图在这个不景气的时期让人觉得他们在蒸蒸日上。

某日,在SMN上遇到黄斌。
我问:罗老师在干嘛呢?
黄斌答:开会呢。

过了两个小时。
我又问:罗老师开完会了吗?
黄斌答:还没有。

就他一个人,还给自己开那么长的会。

带三个表 @ 2008-12-15 3:51:16 分类: 杂谈

一个多月前,我去CCTV春晚剧组参加过一次策划会,讨论明年春晚该怎么办。我知道,去CCTV开策划会根本不用准备什么,说什么都是白说。我比较好奇这家中国最大的电视台每年的春晚都是怎么搞出来的,比如那么糟糕的节目,那么恶心肉麻的环节,那么低劣的演员,那么木偶般的主持人,如果不是一般的智商是想不出来的。开了一次会,知道了个大概。

那次胡淑芬老师也去了,胡总在发言的时候说的不多,他说以前也来给春晚开过策划会,说了多少也没有用,所以就少说两句。我说的比胡总多了三句,虽然我基本上不看春晚,但是还希望这个节目大过年的别给更多的人添堵,比如那些演技派的主持人动不动就泪如泉涌先之类的表演,不知道还以为是抗震救灾晚会呢。

可是春晚已经被异化成这么一个物种,几十年的基因转变,似乎不可逆了,如果你哪天看到人退化成黑猩猩,那春晚就有救了。那天,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说的很多,他说他是80后,口才很好,慷慨激昂,妙语连珠,总导演郎昆先生像速记员一样在纸上笔走龙蛇。这个小伙子好像是个导演还是编剧,新锐想法挺多,当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的好多主意献给CCTV其实有些浪费,他应该自己搞一台晚会,一定会很出彩。

最近有人开始弄一个山寨版的春晚,新闻炒得还挺热,我也比较好奇,如果真的弄出来,应该不错。至少能让大家比较一下,每年用七八千万砸出来的那一堆四小时的垃圾究竟垃圾在什么地方。这么多年,由于CCTV春晚的影响力,已经把各地电视台的除夕节目排挤到边缘上。这是个很中国特色的现象,惹不起,躲得起,你CCTV一家玩吧。整个中国的除夕之夜,只能CCTV梨花一枝带春雨。

过年的意义是什么?很简单:快乐。但是在中国就异化成了教化,利用大过年的的机会强加一些意识形态给你,这是最糟糕的。过年就是过年,我干吗每年都要看到朱军、李咏、周涛啊?我干吗非要听你的那种苍白的教化呢?你就不能让我真正有一次开心张大嘴笑一次吗?以前我看春晚,确实笑过,基本上是苦笑。每次笑过之后脑袋里闪现的就是一些苦涩的场景。与其跟着他们苦涩,还不如找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得瑟。

有人说,我早就不看春晚了。如果一台晚会给观众办的,我会看。

现在有了互联网,挺好,搞一台民间的网络春晚,我相信民间智慧一定会比精英智慧更有吸引力,民众对快乐的追求一定比领导对教化的追求更精彩。当我听说有山寨版春晚,我就决定看看,第一让我在除夕之夜有另一个选择,第二至少我能看到一种创作自由,这是最重要的。也许山寨版春晚简单、粗糙、生疏,在灯光舞美和音响效果上不尽人意,演员可能不职业,而且是头一次,肯定乱七八糟的。但那是自由的,因而难得,不用经过17位领导审查的节目想想就让人渴望啊。你想想,现在还有几个节目是给观众做的?

但是今天看到新闻说,有电视台打算介入山寨春晚,我操,这简直就是噩耗。要真是这样,山寨春晚就会立刻变成“删宰春晚”,不管是哪家电视台介入山寨春晚,那个台长一定会要审查节目,在台长审查之前,还要有部门的主任审查,台长审查完了当地宣传部门和广电分急领导要审查,这样不就跟CCTV春晚差不多了吗。

还有报道说,他们可能引起法律问题。比如如果说这是营业性演出和有偿广告,就要经过国家工商、文化部门行政许可,通过国家税务登记,而且要设立规范的财务账目,依法纳税。这个很简单,找家公司出面主办不就解决了吗。技术层面的问题好解决,关键是态度问题,你是以什么姿态来搞山寨春晚,是投机、炒作、诈骗还是自娱自乐,这很关键。我总觉得,什么事情一旦搞大了,就变样了。不信你看看二十多年前首届春晚,那是多么的山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