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3月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3-03 0:18:22 分类: 杂谈

先说明一点,我把那个质疑林浩的链接贴出来,只是想求证一下,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没有作出一个结论,今天看留言,发现很多人急了。

去年地震的时候,我并不像很多人那样关心地震,不是也有傻逼在博客上骂我么,甚至骂到我们主编的博客上了,主编还专门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我没有很多人那种爱心,我那段时间不看电视不读新闻,因为我不喜欢灾难片和恐怖片。我是个成年人,看那些报道和画面都会做噩梦,比我小的孩子天天看电视会是什么样子?据说广电总急对拍摄播放含有恐怖暴力情节的影视作品有明确限制,为什么对有同样视觉效果的新闻就没有限制呢?贵国就是这样,一定要大肆渲染灾难气氛,调动民族情绪,所以什么恶心事情都干得出来。比如那场募捐晚会,结束后,编导们兴高采烈:“完成任务啦!”但是他们用未成年人的痛苦换来指标的完成。在我看来就是缺德,你看正月十五遭报应了吧。

可悲的是一些傻逼网民(我从来不称呼网民为“网友”,谁愿意跟傻逼成朋友呢),听风就是雨,特喜欢被利用,被强奸了还觉得自己献了爱心。你真有爱心的话不用看那些夸张的报道,你应该知道你该做什么,如果你不知道还可以去问你爸妈。地震期间我在杂志上写的唯一一篇文章就是批评CCTV的《爱的风险》,虽然CCTV干过很多恶心事情,但是在孩子身上下刀从来没有如此过分过。

关于林浩,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直到奥运会我才知道,他跟姚明一起出场。当时有一个细节,姚明走了几步之后又回来了,然后林浩跟着他一起出场。这个细节很多人都忽略了,但是你想过没有,一个重大的入场式,发生了这么一个很小的细节变化,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去回家问问你妈你爸。但即便到入场式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林浩在地震期间干了些什么。

前几天看到斗牛士上面的那篇文章,我才大概略知一二,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我对这篇文章的叙述跟很多人一样半信半疑,我心存疑虑倒不是觉得这孩子撒谎,也不是这篇文章心存恶意侮辱林浩,而是我一向怀疑贵国的电视台喜欢撒谎。

我没兴趣去查林浩当时究竟做了什么的细节和真相,对于一个几岁的小孩,我觉得还是放过他吧,我非常讨厌的是成年人的做法,不管林浩救没救人,到底救了几个人,他面对摄像机是否在撒谎,他撒谎的原因是什么,是自愿的还是大人教的,这一切都不重要,我想说的还是那个老话题,该如何保护未成年人。

前几天,我忽然想起一首歌,是我在94年的时候听到的,歌名叫“Dur Dur d’Etre Bebe”(做小孩真难),演唱者叫Jordy Lemoine,法国人。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只有4岁。这首歌发行后在十多个国家的排行榜上获得冠军,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后来的事情你大概也知道了,关于这孩子的消息一点都没有了。你也许认为,他不过是玩一玩,真没想在这方面有什么发展。我出于好奇,到网上搜集这个人的资料,发现他已经长大,20岁了。事实上跟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样,Jordy的爸爸是个制作人,他当然希望儿子能有出息,成为大明星。但是,法国不允许未成年人上电视和广播,就这一条足以让Jordy的明星梦破灭。直到Jordy成年,才开始在媒体上亮相。贵国能做到吗?这还是一个娱乐行业的事情,照理说应该更宽松一些吧,但是法国就不允许这样。

我们不是,电视上的未成年人太多了,做父母的往往也都挺傻逼的,特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媒体曝光,至今民众觉得上电视都是件光荣的事情。电视台让怎么就怎么,贵国的电视台新闻报道都是有剧本的。从那个“很黄很暴力”的小女孩到林妙可,再到林浩,媒体向来对未成年人一路绿灯,并且认为这样可以赚取很多观众的眼球,一个成年人的感染力是有限的,但是孩子就不同了。你让余秋雨对着电视说“很黄很暴力”,是什么效果?他会被扣上伪君子的帽子,但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这么说效果就大不同。

孩子是天真的,没大人那么复杂,大人只知道把孩子教坏,长大后就变成了你——经常在我博客上犯傻的弱智。贵国对成年人的保护都成问题,更别说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了。在我看来,像林浩这样的孩子压根就不该让他在媒体上出现,可是哪个媒体意识到这一点了?成年人沦为工具那确实是因为他是个傻逼,让孩子沦为工具他招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