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3月1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3-10 19:54:12 分类: 未分类

胡戈戈同学,有人找你。在此之前他曾经跟你联系过,觉得你三表人才,希望你能去加盟他的公司,这个人叫黄歆泉,卓卓网的CEO,他是我的朋友(去年还在我的DV里面演过一个小角色)。卓卓网是一个很正规的有实力的公司。他很欣赏你的才华,但是你对此有疑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黄CEO找到我,希望让我在博客上给你写封公开信,来打消你的疑虑,他们很真诚想邀请你来北京一趟,亲眼看看他们的公司,所有费用由卓卓网承担。你觉得他们是忽悠你吗?反正我没忽悠你。

我看过你的博客,大概能知道你是个比较内向、与社会有些隔阂的人,不习惯很多东西,黄C他们做事情很认真,公司也有实力,目前正招兵买马。既然你有一鸡之长,应该找一个更大的空间折腾,对不?看到我的通告之后,麻烦你跟黄先生联系一下。他那边很着急。

嗯哼!

卓卓网地址:www.izhuozhuo.com

带三个表 @ 2009-03-10 19:21:31 分类: 闲扯

今天在飞机场安检口,我把打火机放进上衣口袋,然后穿过安检门,“滴滴”的声音就叫了起来。一个女同志过来手里拿着安检仪,在我身上扫着,皮带扣附近突然响了,她把我衣服撩开,看了一眼皮带扣,然后还把皮带扣附近的地方扒开,朝里面望了望,我估计很多人都会把打火机藏匿在此处。其实这里一般只有小鸡鸡,没有打火机。

在检查一通之后,我通过了。收拾好东西,直奔候机大厅,边走边摸着口袋,硬硬的还在。这次出差,没有捐献打火机,降低了很多出差成本。事实上上海机场的安检要比北京严格,但总是有漏网之机的。

带三个表 @ 2009-03-10 4:10:57 分类: 杂谈

出差之前,参加了两次策划会。我好久没参加策划会了,主要是我出的主意都太不好执行,后来觉得去了是两边都耽误工夫,慢慢就不爱参加这种类似扯鸡巴蛋的会了。而这次参加的两次策划会,主题都是一个:纵贯线,而且都是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一个电视台两个栏目同时让“纵贯线”上节目,这还挺少见。

在此之前,演出公司的人打电话,说4月份“纵贯线”在北京有演出,希望我能采访一下。我还挺高兴,对罗大佑和李宗盛挺感兴趣,就说,可以,我采访罗李。一瞬间我标题都想好了——《走下罗李塔》。对方说,他们有个要求,必须同时采访四个人,问的问题必须是四个人同时都能回答的。

我想了0.7秒钟,告诉演出公司的人:采访不做了。对方说,我们唯一安排的杂志就是《三联生活周刊》,而且给你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你可以随便采访。我说,那也不采访。我要设计所有人都能回答的问题,凭什么啊?这样的问题想想都很无聊,请问罗大哥、李大哥、周大哥、张小弟,你们各自泡过多少妞啊?这样的问题他们倒是都能回答。或者,我带四个三联的记者一起采访,捉对厮杀?那也不对劲啊,又不是打升级。

从我第一次采访那天开始,做的采访有几百个了,也遇到过被刁难的时候,但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的采访方式就是坐在那里跟人家胡扯,只要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搞到手就行了,有时候我采访五个小时,能用的文字不到半个小时。为什么会这样?道理很简单,你在跟人聊天的时候能学到不少东西,采访是一个学习过程,用心去听对方的话,会有很多收获。但是如果事先安排好采访方式,甚至采访内容,我认为跟羞辱我没什么区别,再好的选题我也会放弃,因为这不符合新闻报道的最基本方式——这种方式更适合新华社胡编乱造的的通稿。

我不高兴是因为“纵贯线”的经纪人这种安排,它实际上剥夺了记者的一部分权利,也许,按照他们的要求采访,就这几个家伙,也一定能谈得很精彩,但是是对媒体的不尊重。我知道,很多媒体都希望能采访到这几个人,人家提出这样的要求,做一个让步,也没什么损失。北京电视台的两个节目都答应了。因为你让步了,他们就觉得这样做就更合理了。

一直以来,台湾流行音乐界的人在大陆人眼里都挺神圣的,人家放个屁我们都说香。我承认,台湾流行音乐影响了我们好几代人,这种影响让我们对他们更加尊重。但反过来呢?他们尊重过我们么?至少从我这是多年跟台湾音乐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能感受到一种不平等的存在,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大陆的同行在台湾人面前总是显得很自卑,你看台湾流行音乐都没地盘了,跑到大陆来挣钱,但是还那么趾高气扬,好像就应该这样似的。“纵贯线”这次的做法就很典型,本来他们这次弄个乐队演出就是挣钱,但是还要求你这个那个,这不就跟妓女接客的时候还挑三拣四一样嘛,妈的,老子就不买你的账,管你是音乐教父还是音乐神父。依我看,“纵贯线”应该改成“纵惯线”,我们娇纵、惯坏了他们。当然,也许有人会说,人家面对台湾媒体也这样要求,你干吗就不能接受呢?首先,他们这样要求对任何地方的媒体都不尊重;其次,不能说台湾媒体能接受就意味大陆媒体也该接受,这就什么逻辑呢?潜意识里你不还是把台湾那边当标准了嘛。

如果大陆这帮人自卑心理一直存在的话,就永远看不清自己的问题也看不清对方的问题。我们自卑是拿不出像样的东西,老觉得在人家面前抬不起头来。自己不行吧,心理上就是矮人家一截。大陆音乐圈的混子们,你们有点自强不息的精神好伐啦?

现在台湾音乐人总是用过去完成是指导我们的现在进行时,其实那一套是那个时代的做法,今天我们还按照那种方式做必死无疑。他们已经不行了,只是因为还有那么一点资本和底子,来到我们这里,喜欢给我们讲神话:“想当年我们在台湾……”看如今他们在大陆……

你不能觉得你们使用的汉字比我们笔画多一点就瞧不起我们吧,再说得过分一点,没有大陆这块市场,台湾经济又会是什么样呢?我也承认,台湾在很多方面确实比大陆强,尤其是文化领域,他们重视传统,同时又能吸收西方好的经验。我们在文化上破坏多于建设,限制较多,文化不自由,某种程度确实拉开了两岸的差距。互相学习比较是很重要的,尤其是相互尊重更加重要。妈逼的,不是说都是中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