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4月2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4-23 10:39:16 分类: 闲扯

在成都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洁尘老师,还见到了《快一周》的翟迪主编,在成都,只要认识这两个人,成都有文化的人你就都认识了。再加上如果认识宋石男,成都的地富反坏右也就都认识了,这相当于认识了一半成都人。也就是说,成都一半的人里有一半文化人,有一半反动派。剩下另一半是做饭的。

来成都之前,领导让我写写四川精神,我觉得这就是四川精神,精神与物质高度统一,在贵国其他省份再难找到。比如北京,人们快饿死的时候估计还在讨论国家大事,比如上海,人们就是饿死也要穿上名牌,比如广州,人们就是撑死也不谈论政治。只有在成都,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双丰收。

昨天,洁尘老师带我吃跳水蛙,晚上,在窄巷子有一个活动,一帮法国诗人和成都诗人搞了一个名为“野百诗也有春天”的诗歌朗诵会。对于诗歌,我最着迷的时候是上高中,当年《深圳青年报》搞过一个现代诗歌流派大展,那是当代中国诗歌的发展高峰,那份报纸我留了好多年,后来搬家的时候给丢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就不读诗歌了,因为我们学校里都是诗人,比如海子,当时在我们学校都排不上号。

后来进入信息时代,我觉得我可以当诗人了,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了股沟,没想到成了全国皆知的秘密。前几天看见和菜头老师在博客里写过如果用股沟在线翻译,可以把一首诗翻译成什么样子,股沟在这方面比金山快译差远了。我认为金山快译的全文翻译才是创造当代诗歌再度辉煌的绝佳软件,以前我写过一篇《一个诗人的诞生》,其实当下诗歌流派完全可以发展成“股沟派”“金山派”,跟过去的“撒娇派”有一拼。金山公司应该大力发展自己的企业文化,利用自己的软件优势,将当代诗歌发扬光大,将来可以出一本什么诗集《快译恩仇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