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7月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7-01 19:34:58 分类: 闲扯

今天把我忙坏了,原计划采访两个人,但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了我的计划……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也许我把整个过程描述下来后,你们会不相信,甚至觉得有些蹊跷,但不管你们怎么想,事情发生了,就是这样。

我每天起床有个习惯,为了让自己清醒,都要在CD机里面放一张唱片,这张唱片是我喜欢的,每天都不一样,这个习惯我已经坚持了很多年。今天早上,我播放的唱片是罗大佑的《青春舞曲》(演唱会实况)。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唱片,每当我对罗大佑老师心存失望的时候,都会听这张唱片。

这张唱片一共有49分14秒,一共11首歌,第一首是《诞生·青春舞曲》,最后一首是《恋曲’80》,这么多年,这张唱片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但是今天听的时候,中间电脑上网出了问题,我折腾了半天,一直搞不定,决定去朝阳门的百脑汇买一个PCI网卡。当时出门心切,没有关音响,我清楚地记得刚刚播放到《草螟弄鸡公》,锁门的时候还哼哼了两句。当时脑袋里想了一下,要不要把音响关掉,但是都出门了,就懒得再回屋子关闭音响,因为进屋还要换鞋,而且百脑汇离我家不远,很快就会回来。事实上,从我出门到回家进屋,只花了半个多小时。

然后我把电脑拆开,把网卡插上去,但是,结果就像我前面的博客说的那样,不行。这让我很沮丧,我把那个包装网卡的盒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坐在沙发上吸烟、发呆。脑袋里想着是要不要去中关村把主板换掉。

就在我郁闷地抽着烟的时候,突然,音响里发出了声音,这时候,我才想到,出门没关音响,是罗大佑在歌唱。但是,五秒钟之后,我就有点懵了——这首歌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确实没听过。这张唱片1985年发行,在1985年之前,罗大佑出版的唱片我都听过,肯定不是以前的歌曲,也许是他现场版新唱的一首歌?这首歌我仔细听了一遍,有3分多钟,但是我的CD机上的曲目显示屏没有任何时间和曲目的显示。

这是怎么回事?我拿出唱片封套,上面有时间标记,《诞生·青春舞曲》(4分20秒)、《我所不能了解的事》(4分52秒)、《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3分15秒)、《未来的主人翁》(7分55秒)、《草螟弄鸡公》(3分04秒)。也就是说,我出门的时候,这张唱片刚刚播放了30分钟左右,还有大约19分钟的时间。我出门一共花去30分钟,这首曲目大约是在整张唱片播放完毕后15分钟后开始播放的。

我好奇地把唱片按回重新开始状态,《诞生·青春舞曲》开始了,我一直听完整张唱片,然后把手机调整到秒表状态,在第18分23秒的时候,那首歌又出来了。天哪,这张唱片我听了十多年,头一次听到,我太兴奋了。我记得以前“涅槃”的《别介意》曾经玩过这样的游戏,但是这谁都知道。罗大佑在唱片里玩这样的游戏,还是头一次知道。而且以前从来没有媒体报道过,我采访罗大佑也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这首歌风格上好像后来的《不在乎》,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现场版,肯定不是《不在乎》,歌词有些模糊,好像是平日里在录音棚里录制的小样,中间还有一些停顿,有木吉他、鼓和贝司,配器很简单。

我有点忍不住激动,想想应该跟人分享一下。我首先想到了平客,他是罗大佑的粉丝,而且年轻的时候长得也像罗大佑,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他。我拨通了平客的电话,平客在电话那端发出奇怪的声音,一口一个“我操”,说下班后回家好好听听。然后我又给太合麦田的詹华老师打电话,詹老师过去也酷爱罗大佑,但是詹华也不知道这件事儿。到底谁知道呢?我又想起了老六,老六虽然是一个乐盲,也不喜欢音乐,但是他喜欢罗大佑,也许他知道。

“讨厌。”
“嗯哼。”
“跟你说件事儿,罗大佑的《青春舞曲》你听过没?”
“人家可以把整本《现象七十二变》唱下来,你说呢?”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六一十地讲给老六,老六听得很兴奋,“哦,天哪,下期《读库》你就写这个吧?”
“你以前不知道吧?”
“我不知道。”
“你家里有这张唱片吗?”
“没有。”
“看来你是罗大佑的伪歌迷。”

我挂了电话,更加兴奋了,这时候我想起了马世芳老师,台湾著名乐评人。对,给他打电话,他当年对罗大佑研究得相当透,也许会知道。然后给马老师打电话,马老师听我说完之后,也惊讶了:“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现在就听听这张唱片。”

“你以前没有听人说起过?罗大佑这样做到底想是为什么的?你能问问他么?”
“只能明天了。我一会儿要上节目。明天联系上他问问他这件事。”

我又想起了张培仁,Landy先生,找出他的电话,打通之后,和之前我询问过的人一样,Landy也不知道,他也说要仔细问问罗大佑。我问他,能不能把当年这张唱片的录音师电话给我?他叫王家栋。

半个小时后,我再次给Landy打电话,他找到了王家栋的电话,我简直太兴奋了,一会儿就知道答案了。

我拨通了王家栋的电话,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王先生在电话那头沉吟了半天,说:“这件事时间太久了,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一些细节,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我会跟大佑联系,他可能会知道这件事。”

我问:“会不会有这种情况,这盘母带曾经使用过,录音的时候,后面的录音没有抹去,就压在唱片上了?”
“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极小,除非是故意。”
“那谁有这种故意的机会呢?”
“呵呵,那只有我和大佑啦。”
“那这么说……”
“不可能,当时录制这张唱片压力很大,我第一次合成现场版唱片,没有太多经验,现在听还有很多问题,不可能开这样的玩笑。”
“您从来就没听到过么?”
“没有,今天第一次听说,你听得真仔细。”

放下电话,我把这张唱片放进电脑,又听了一遍,居然没有听到,然后我把整张唱片转成MP3,EAC目录上居然也没有显示,这就奇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这是一个游戏,也许是一次技术上的疏忽,或者是一个骗局,或者,我的耳朵出现了幻听。

——感谢Mitch Myers。

带三个表 @ 2009-07-01 13:32:44 分类: 未分类

我前些天升级了电脑,虽然挺快的,但随后的问题也出来了。
内置有线网卡常常用着用着就断了。
开始以为网卡坏了,后来送到配电脑的地方,
人家连上网线后就能上网了。
于是怀疑自己的网线坏了。
走的时候人家送了我一根网线。
回家用了几天,突然又断了,问题如初。
网线肯定没问题,用在笔记本上就可以。
后来我发现,只要把cmos里面的一个主板设置改一下,
即lan option rom的设置。
比如,如果断了,原来设置成的enable,改成disable,
就可以用了。
如果断网的时候原来设置成的disable,改成enable,
又可以用了。
它几乎是每次都在午夜零点以后出问题。
后来我干脆买了一个PCI网卡,
结果插上之后不能用,说在安装时出了什么问题。
只能用内置网卡。
可是内置网卡总是有问题,
我总不能像罗老师办网站那样开开关关的。
微星P45主板,TP-link TF-3239DL即插即用网卡。
XP操作系统。

问一下高手,咋个解决?
==============================
我估计在这里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回头有时间我找他们把主板换了。
一了百了。
从我用电脑那天开始,升级过四次。
每次都用技嘉主板,这次没守住,用了微星。
没见过这么麻烦的主板。
回头换一个技嘉。

带三个表 @ 2009-07-01 1:13:09 分类: 闲扯

米高·集训去世后,他的遗产成了问题,其他方面的遗产我不太关心,比如他的农庄,可改成米高·集训纪念馆或遗址,余秋雨活着都有遗址,人家死了定为遗址太正常了。还有他未发表的歌曲,将来肯定都会发表,他的家属没钱的时候就拿出来一首,就像布勃卡老师一没钱就多跳一厘米一样。

我关心的是他手里的那两百多首“披头士”的歌曲。这些歌曲版权怎么处理?其实“披头士”的歌曲我差不多都听过了,唱片也都全套保存了,精选唱片和别的版本的有102种,我实在没地方放了,不然都收了。有时候我虽然不会去买精选唱片,但很愿意看到他们又有新唱片出版。

米高老师不在了,这些歌曲的版权怎么处理呢?我想大概有个约定俗成的规则——唱片公司、麦卡特尼、哈里森的家属、斯塔尔、小野老师还有杰克逊的家属,音乐界的“朝核六方会谈”,谈好了,才能出版。当然,不排除家属一高兴把版权卖掉,比如卖给一个有钱人,结果这人还没开始怎么着,就死了。后来发现,丫连遗嘱都没有,也没有法定继承人,然后就开始打架,争来争去,估计那时候才好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