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7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7-08 17:30:25 分类: 闲扯

这里

带三个表 @ 2009-07-08 5:42:58 分类: 杂谈

时间:2009年的某一天。
地点:湖南广电大楼某房间
人物:依次出场。

经理人:小柏最近比较忙,不可能一直做评委。
快女制片人:不能再做两期吗,我们合作很愉快,观众很喜欢他。
经理人:实在不行啦,他回台湾还有重要事情,档期排不开。下周只能最后一次做评委。
快女制片人:太遗憾了。那么,能不能跟包先生商量一下,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经理人:具体怎么帮助?
快女制片人:如此这般这么这么……
经理人:没问题啦,这样突出了包先生的正面形象。

快女制片人:沈总,你知道,今年快女受关注程度不高,我们需要观众注意。
沈黎晖:有什么指示?让评委裸体登场?
快女制片人:那还不如让快女裸体登场吸引人。是这样,包小柏下一次是最后作评委,我们希望他离开前能制造一点新闻,拉动收视率,需要你配合一下。
沈黎晖:为了你们的节目,不,为了出场费,我认了。
快女制片人:谢谢沈总,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沈黎晖:具体怎么操作呢?
快女制片人:今年有个选手较曾轶可,就是一张嘴就像小沈阳穿裙子跑偏一样的歌手,我们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决定拿她拉动收视率,你要跟包小柏如此这般这么这么……
沈黎晖:明白,作为“清醒”乐队的成员,我很清醒。
(以上对话纯属虚构,如与事实相符,纯属必然)

我偶尔会参加一些所谓音乐圈里的研讨会,常常能见到一些业内人士,比如沈黎晖总、宋柯总、海外油子高晓松之类的人士,谈起音乐行业的不景气,他们非常无奈,抱怨,就差捶胸顿足、眼含热泪了。他们的每次发言都很感人——比纪念米高·集训还要感人,像祥林嫂失去他们家毛毛一样令人同情,像秦香莲失去他们家陈世美一样令人伤感,像窦娥被错判一样冤屈……总之吧,他们是受害者,是一种不公正待遇的牺牲品,他们曾有一种理想,希望能做出好的音乐并且能赚钱。

但是,当他们慷慨陈词之后,转身去面对一个五音不全的选手时,便露出另一副面孔,他们放弃最后的底线,为一个脑残节目放弃最后的贞洁(如果他们还有贞洁的话)。以后,当你再次看到他们在某个音乐研讨会上像一群怨妇一样慷慨陈词,你应该向他们竖起中指——活鸡巴该!你们就该从这个行业里滚蛋,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我没点名的人你们也别庆幸,都该滚蛋!你不能秦香莲和潘金莲都当了吧?那样早晚会变成李莲英的。你们是业界的精英,一起玩玩游戏,娱乐一下没问题,但是做事情要有点底线。

人做事都该有底线的,底线就是底裤,每当你往底线逼近一步,就意味你解开了一个扣子,当你越过底线,底裤也就没了。你们别再站出来抱怨什么这个行业不景气,都是你们亲力亲为出来的不景气。大家还记得一个90后的小脑残向高晓松发飙吗,高晓松辩解了半天。如今他亲自去吹捧另一个小脑残,标准在哪里呢?当一代一代脑残被你们吹捧出来,再有小脑残去质疑你的时候,这就是报应,请Shut你的Up吧。

跟业内人失去谈论什么责任现在显得有点可笑,由这么一群人去支撑流行音乐,它不死才怪。有个叫恩格斯的老师多年前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这叫自然辩证法。用在这个从头烂到尾的音乐自然界同样适用,每当你放松自己的责任和标准,最后都遭倒报复。我一直认为,音乐这个行业不是被盗版和网络下载毁灭的,而是他们自己毁的。

如果是像小雪这样没有品味和无知的人去胡说八道,倒可以当成个笑话听听,你们这些音乐人都是懂音乐有判断的,口是心非胡说,也不脸红。当然,很多人会说,不就是娱乐吗,干嘛较真儿?去你妈逼的,这样下去连娱乐都没有了。但我同时又不得不佩服这些业内人士和精英,他们居然可以把自己的智商降低到脑残的水平线上,知道现在的人都喜欢什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难怪你们做不出好音乐。

无耻和无知是双胞胎,当一个人以无耻的方式成名,一定有众多无知的人在鼓噪。音乐行业的郭敬明越来越多。你可以为那几万块钱的评委费用放弃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但是将来你不要再去谈论什么音乐理想,也不要抱怨市场环境不好,乖!沈黎晖先生可以把曾轶可签约下来,把她培养成一个前卫歌手,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唱歌不在抖来米伐扫拉稀上的歌手,超越贝多芬,把这个消息告诉约翰·凯奇,约翰·凯奇能再死一回。宋总也可以把她签约下来,反正现在彩铃的音质也不好,跑不跑调都听不出来。“海外油子”高晓松可以为她献上几首歌,她一定能唱得比老狼有新意,她能颠覆所有乐器。

媒体为什么没有去痛斥这种恶心的行为?任其胡作非为?可能习以为常了,甚至有更多更无知的人认为这也不错嘛,多有个性啊,你不敢唱跑调,人家就敢。个你妈逼性,我看是硌应。真是有什么受众就有什么的消费品。

对于主人公曾轶可同学,我认为她就是被湖南卫视当猴耍的一个牺牲品,人生一大悲剧就是被卖的时候还帮人数钱。湖南卫视跟音乐圈里的那些人一样面临尴尬,娱乐无底线,也会遭报应。没有收视率,是自己作出来的。

我们都挺怀念那个卖手机的小伙子Paul Potts,我们也挺怀念那个孤独的乡村妇女苏珊大婶,同样是选秀,差别咋就那么大呢?这个差别就是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