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7月1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7-12 15:38:03 分类: 闲扯

长沙现在比北京热,每次去长沙,都是匆匆忙忙的,甚至连城都不进,采访完就跑回去。这次来长沙采访,目标着有一个,湖南卫视台长欧阳常林。以前就想采访他,但是他总以各种理由推脱。人们都习惯叫他“欧台”,湖南常德人,常德人在为官方面很有心得,不过这次没有让欧台谈为官心得,而是让他展望将来的娱乐节目。

记者:我们还是直奔主题吧,跟您兜圈子没意思,您比我狡猾。第一个问题是,广电总局的政策实际上对你们的选秀节目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我不想听到您说“影响不大”这样的答案,如果需要官方辞令,我就不过来采访了。
欧阳常林:[微笑]确实影响不大。因为一种类型的节目,都有一个成熟到衰落的过程。拿超女来说,最初它的收视率很低,到05、06年到了最高峰,现在又有些回落。其他娱乐节目我们监测的结果也是这样。这都很正常。
记者:我手里有一个历年湖南卫视选秀节目的收视率和广告额的报表,从这些数据上分析,和您刚才说的话有一定的吻合,但同时我也有一份贵台其他比较受欢迎的娱乐节目的历年收视率和广告额,相比之下,选秀节目的变化很不正常。
欧阳常林:你说的不正常是什么?我没听懂。
记者:请让我来告诉您。别的娱乐节目在四五年之后才开始有明显的下滑,而选秀节目是在三年后突然下滑,这说明跟广电总局的政策有很大关系,但是您刚才回避了这个问题。这说明影响很大。
欧阳常林:有些节目是我们的独创,别的电视台无法复制,没有竞争。但是选秀节目是很容易复制的,竞争也比较激烈。前几年很多电视台都搞选秀,观众审美迅速疲劳,这也是影响我们的因素之一。
记者:也就是说,您不愿意承认是政策的原因导致节目收视率下滑?
欧阳常林:跟这个关系不大。因为节目怎么做都能做好。
记者:那说说今年的选秀节目吧,今年快女您觉得如何?
欧阳常林:今年比较中规中矩,收视率和广告和我们预期的差不多,甚至比去年要好一点。
记者:去年比较特殊。但是比前年呢?
欧阳常林:这个不能比,因为快乐男生和快乐女生收视率有很大差别。观众群也不一样。
记者:我从今年的收视率报表上看,可以用差强人意来形容吧。更关键的是,这个节目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欧阳常林:不能这么讲,收视率只是一个方面,我们也在尝试一些新办法。
记者:但我没有看出来新的办法。
欧阳常林:我们着眼于未来,明年我们可能会做一些改革。
记者:那说明这种选秀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
欧阳常林:你问问题为什么总是那么绝对?选秀节目可以一直存在,但是形式上可以改变。我希望明年湖南卫视拿出一档让大家比较惊喜的选秀节目。
记者:现在有计划了吗?
欧阳常林:我不能提前透露。
记者:那就是没有计划。您这是秦刚式回答。如果您不怕别的电视台模仿,不方透露一二。
欧阳常林:[微笑]这么说吧,我们会在广电总局的政策范围内把选秀节目做好。受今年选秀节目的启发,明年我们决定不再搞快乐男生或者快乐女生选秀节目,我们明年打算搞一个动物选秀节目,目前初步计划是搞绵羊选秀。
记者:绵羊?这怎么搞?
欧阳常林:让每一只绵羊都发出声音,然后评选最靓的绵羊之声。我们发现,观众对这类声音是比较感兴趣的。
记者:那谁来当评委呢?
欧阳常林:还是今年这批人,他们已经相当有经验了,他们的耳朵相当灵敏,人言兽语都能听明白,这很难得。
记者:您的意思是,牵几头绵羊上台,然后冲着评委“咩咩咩咩咩咩”,然后评为就可以判断谁好谁坏?这不是动物界的对人弹琴吗?
欧阳常林:人与动物是平等和谐的,这完全可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能让更多人意识到对动物的保护,将来,我们还可以搞猴子、黑猩猩、狗、猫这样的动物选秀比赛。
记者:那您觉得收视率和广告效果会怎样?
欧阳常林:这个我们先前作了调查,比较乐观,比人类选秀的效果会好。甚至,我们希望通过明年的绵羊选秀比赛带动中国畜牧业的发展。
记者:最后再问一个问题,这个选秀节目的名称定下来了吗?
欧阳常林:叫“快乐羊声器”。
记者:那“快乐羊声器评委”不就简称“快乐羊委”了吗。
欧阳常林:这个我还没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