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7月24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7-24 18:15:51 分类: 闲扯


看到一条趣闻,《歌手报复美联航却一歌成名》。美联航弄坏了一个歌手的吉他,于是他写了一首《美联航弄坏了我的吉他》。Dave Carroll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乘坐的是美联航而不是国航或者东航,如果这事儿发生在贵国,你就是写一首《×航弄坏了我的鸡巴》估计也没人搭理你。

西方人的危机公关意识很强,在一种很得体的前提下,把危机化为烧鸡。贵国一般不这样,出事了第一反应是找比较大的官,然后自上而下,让你丫闭嘴。或者,遇到麻烦就是看毛片不打手枪——硬挺着。反正挺段时间就过去了,因为他们都发现现在的人都容易健忘,二十天后又是一条好汉。

记得前两年到处都是以何为耻以何为荣的口号,最后变成了扯淡,因为口号没有力量,缺少人性化。这年头,谁还相信口号啊。现在贵国公民基本上不明白什么叫羞耻了,企业、个人、官员有一个算一个,真出点问题,都已不觉得怎么样了。首先是从公共人物的言行上,我认为,公共人物的言行是在一直试探公众的底线,当公众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底线,也就同时降低了耻辱感。公众耻辱感普遍降低,貌似宽容度高了,其实是是非越来越不清楚了。我研究了很多公共人物或者企业在遇到危机时的后续行为,大都以一种侥幸心理面对危机,即便是企业,亦是如此。

Dave Carroll也许只是当时很无奈,或者美联航也跟国航一样,他只是想借一首歌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没想到给他带来那么多好处。当然,首先这首歌你写的要有意思好听才行,《美联航弄坏了我的吉他》这首歌写得很好听,视频也很好玩。不然你写一百首也没用。以前人们总以为抗议歌曲是用来阶级对抗的,其实不是,它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

如果谁以后在被服务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不妨像Carroll一样,比如你对房地产商不满、对中石化不满,对任何你看着不顺眼的人不满,你都可以写一首歌,配上画面,做成视频,放在土豆或者忧苦这样的视频网站,然后你就睡觉吧,在梦里,那些怠满你的人找上门来,向躺在床上的你三鞠躬并道歉,并赔偿拟以笔损失费。事实上可能是:当你第二天上网观看你的视频效果究竟如何,却发现内容已经被删掉了。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这个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得到处都是,但是你所指责的对象却一直无动于衷,仍然继续干着他们的坏事。最后他们终于说话了:“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自己经历过一件事,说海尔售后服务太好了,一天打三个电话问你服务的怎么样。这样的企业毕竟不多,虽然售后跟踪服务质量的电话打得让你有点烦,但至少不是坏事。

不信邪的同学可以如法炮制一下,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写一首歌,自己唱出来,音准找不到无所谓,今天人们对音准已经没概念了,音乐人都不在乎音准,你也不用在乎,然后把它放到网上,看看一觉醒来后会发生什么。

当然,依我的猜测,倒不是得罪你的人联系你道歉,而是宋柯老板用一个特快专递把一份歌手签约合同送给了你,然后高晓松会主动打电话要给你写歌,你往楼下一看,下面有一帮粉丝,他们高喊:“loen学友我地支持你/aaron华仔我地支持你/忆莲sally我地支持你/beyond草蜢我地支持你/王菲shirley我地支持你/jimmy dicky我地支持你/艾跑偏我支持你”。你就红了,万幸中的不幸啊。哈哈。。。。

带三个表 @ 2009-07-24 14:07:48 分类: 未分类


有一回跟叶蓓老师吹牛,说我拍照片可好看了,叶老师便当真了,说正好自己要出一本书,问我能不能给她拍张照片放在书里,我正找不到练手的人呢,居然有送上门的。当然,我叮嘱她,你豁得出去,我就拍的出来。结果叶老师就豁出去了。

约好给叶老师拍照,还没拍几张,就下雨了。只好转到室内,室内光线很差,只好凑合拍,回家一看,都拍虚了。看来,想达到陈晓卿老师希望的婚纱照的水平还遥遥无期。我决定找一个没有日偏食的下午再给叶老师拍一回。这次贴一张不清楚的照片。

带三个表 @ 2009-07-24 0:39:01 分类: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