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8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8-08 22:33:59 分类: 闲扯


这几天新闻都在说酒井法子老师藏毒潜逃的事情,我也挺替她老人家担心的,搞不懂她怎么跟毒品扯到一起,一个连可口可乐都不喝的人,怎么会嫁给一个吸毒的老公呢?而且自己也吸毒。哦,天哪。

要说酒井法子是我目前唯一一个见到的日本艺人,还带她在北京玩了半天,后来我困得实在不行了,下午就回家睡觉了。

1994年,酒井老师来贵国拍广告,就是那个松下的广告,广告歌是《梦冒险》。拍完之后要在北京玩一天,就找到我们公司的老板,让我们公司派个人陪酒井老师玩。之前,先给我们发来一份传真,传真的歌词大意就是——酒井老师不吃什么、不喝什么、不能问她什么,整整7页,密密麻麻的。我看了半天,感觉她除了矿泉水之外,什么都不吃不喝。

插播一条街头广告:
8月13号下午15:30-16:30,我和土摩托在上海书展签售。
他签《来自民间的叛逆》,我签《来自欧美的流行音乐指南》。
地点:上海静安区延安中路1000号,上海展览中心江苏展馆。
会有25个人去签名吗?

有一天半夜,我在和几个朋友在东三环的路边的饭馆吃饭,好像都后半夜了,突然老板呼我,我回电话,老板说,早上让我到昆仑饭店接酒井老师,然后去天坛、故宫和北海。我抬头看了看夜空,妈逼的,三星都横梁了,天快亮了。要是回家睡觉,估计就起不来了。如果不睡觉,第二天睁不开眼睛,把酒井老师带沟里咋办?我跟老板商量,能不能换别人。老板说,别人都不靠谱,不放心。其实我比谁都不靠谱。老板在电话里嘱咐我,注意酒井老师的禁忌,她虽然姓酒,但是不喝酒,连可乐都不喝。反正电话里嘱咐我半天,我听得糊里糊涂的,当时脑袋已经不听使唤了,实际上除了记住她不喝可乐,什么都没记住。

等熬到了东方漏出鱼肚白,我打着哈欠打着晃去昆仑饭店,等酒井老师。日本人非常守时,说好啥时候在大堂见面就啥时候见。然后我们开车带着酒井老师四处乱转。酒井老师确实挺漂亮,那时候她还年轻,在日本已经过了最巅峰时刻了,但是在中国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她,所以在街上,在公园,没有人会注意到她是个日本歌星。只是在故宫碰上几个日本游客,她被认出来了,几个游客激动了半天。酒井老师很有礼貌,一点不像章子怡。

出了故宫北门,我渴的已经不行了,酒井老师也快渴成了枯井法子,我跑到冷饮摊,买了一堆可乐,递给酒井老师,酒井老师直摇头。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她不喝可乐。

其实最不靠谱的不是我,是我们老板,为了表达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老板破费热情款待酒井一行,午饭安排在亚运村的御膳。御膳里做的是满汉全席,满汉全席是什么呢?就是天上飞的,草窠里跑的,水里游的,反正什么稀罕就吃什么,一共三十多道菜,就这还是瘦身版的菜谱。关于这段吃饭的故事,我以前写过一篇《据说,吃了它之后……》。

你看,那时候酒井法子老师是个多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啊。怎么现在酒井老师开始上演《追捕》了呢?

带三个表 @ 2009-08-08 18:49:59 分类: 音乐时间


曲目如下:
Bat For Lashes - Tahiti
BWO - King Of Tomorrow
Camera Obscura - James
Charlie Landsborough - Not The Only Thing Blue
Chase Coy - Never Change
Chickenfoot - Learning To Fall
Christophe Mae - On s’attache
Demis Roussos - Rain And Tears
Die Flippers - Der Kleine Floh In Meinem Herzen
Frank Galan - Quiero Que Me Quieras
Garou - Accidental
Helmut Lotti - Bohemian Rhapsody
Jason Lytle - Yours Truly - The Commuter
Jay Brannan - Zombie
Leaves - The Harbor
Oh Atoms - Sugar Mouse
Rob Thomas - Mockingbird
Sarah Jarosz - Song Up In Her Head
Trashcan Sinatras - Easy On The Eye
Veronica Maggio - I Staden Vaxer Inga Blommor
Zee Avi - Honey Bee

部分曲目可以到这里下载或者试听。

带三个表 @ 2009-08-08 1:57:08 分类: 闲扯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彻底拒绝了电视台的邀请,发誓今生不上电视。我只能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不上电视,不能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里面说不上电视,只有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在新闻联播里面说不上电视。但不是所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会看我博客,于是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跟我联系,邀请我上电视,做嘉宾。其实这种工作挺好的,能出名,还有车马费,将来走在街上还会有人认出你,哇,你是王小峰吧,快给我签个名,虚荣心可以得到充分满足。但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妈的每次都把我搞得很紧张,我家有心脏病遗传史,虽然现在没有征兆,但这么折腾下去,将来总会犯病的。终于,现在没有人骚扰我上电视了。而且即便有人,我拒绝起来也是相当干脆。

上电视的好处就是易中天老师这样的下场,被当猴子耍来耍去,问你弱智问题,你耍耍小个性,就会有人说你耍大牌、狂妄、不懂娱乐精神,易老师其实什么都懂,但是不爱玩娱乐精神病而已。有人唱歌跑调吧,他们说这很有个性,很娱乐,娱你妈逼乐,娱乐。

还有人找我写序言和什么推荐语,这个我也声明过了,但总有人觉得我在开玩笑,我只好一个接一个拒绝,我的话真的一点份量都没有,我就是写评论长大的,那些文字有什么力量?别把我逼急了,以后谁让我写推荐语和序言我就在博客上给谁写讣告,一言为定。

这些事儿吧,其实都挺好对付的,虽然有些确实是朋友,拒绝起来我内心挺惨不忍睹的,但是为了我不至于惨不忍睹,我只好下下狠心。事实上中国有大量的可以作秀和作序的人才。

我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平静一些,周围有些吃吃喝喝的朋友就够了。

但是有些东西你还真是防不胜防,虽然拒绝起来很容易,但架不住天天骚扰你。比如前段时间有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盯上我了,把我当赖昌星了,以为我有很多钱,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一张嘴就是“王哥,您忙呢?”你想拒绝都张不开嘴,我估计这帮孙子一定是受过什么专业培训,摸透了人们的心理,三五句话就能把你感动。这也就是我,换别人眼泪都能流出来。第一次我不太好意思,只好压低声音说:“对不起,我在采访。”以为这样对方就会知趣地挂掉电话。没想到,对方来劲了,“您是记者啊?那平时一定很忙吧?是不是老出差,我们这里还有一种特适合您这种职业的保险。您看现在记者采访不是老被抓起来吗……”我操,你的保险还管这个?能捞人是怎么着?我估计如果我说我是收废品的,他也能给我推荐几种险。我只好严肃地瞎编一个理由说:“我现在在采访赵忠祥赵老师,电影《顽主》里的赵老师您知道吗?”(一定会有个傻逼留言说:您还采访过赵忠祥老师?)

过了没几天,电话又打过来了,上来还是:“王哥,您忙呢?最近又采访谁了?”我这次只能换一种方式:“对不起,我在开会,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这回倒好,对方很知趣地把电话挂掉了。我一直以为,我这样相对比较含蓄的方式能让对方明白,我对上什么保险没什么兴趣,在贵国这片水深火热的热土上,你能保个鸡巴险啊。可我没想到的是,对方过两天又把电话打过来了,他是认定我有很多闲钱没处花的人。看来我不严肃一点不行,这次我直截了当,什么鸡巴王哥不王哥的,“对不起,您以后别打电话了,我不上保险。”

把保险公司的人屏蔽了,一些什么鸡巴莫名其妙的公司的人又开始骚扰我,说是我已经成了他们的会员了(我怎么不知道?),免费让我去海南玩,负责吃住玩一切费用。你蒙小孩呢?没听说贵国已经进入共产主义啊,这里面除了陷阱就是陷阱,连一块馅饼都没有。我问:“真的吗?”她说:“真的。”我说:“那你怎么保证呢?”她说:“您只要跟着我们走就行了。”我说:“那我可就一分钱都不带了。”她说:“但是您之前要先交一笔会费。”哈哈,露馅了不是。

类似的电话我接到不少,还有让我参加什么红酒协会的,这不是找错人了么。我说:“我不喝酒。”人家说:“您可以欣赏。”没听说红酒还可以欣赏的。

现在我明白了,我的手机号码肯定被无数人拥有,他们每次打电话都会喊我“王先生”,我也问过,哪里搞到的?人家说我参加过他们的什么活动。这个回答很机智,你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回忆起你干过的所有事情。我猜这种答案也是他们经过尝试试探总结出来的。我说:“我根本没有参加过,你搞错了。”对方会说:“我们这里有您参加活动的记录啊。”鬼知道你他妈什么时候搞过活动。

行,我知道了,从今往后,我不管干什么,都留陈晓卿的电话。然后署名“尼康大中国区首席代表”,一听就是特有钱的主。其实这些电话号码多是一些操蛋的网站或是操蛋的什么公关公司或是操蛋的中国移动……反正是一些操蛋的人泄露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