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0月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10-07 16:52:58 分类: 闲扯

华诞之前,我的博客就不正常,忽好忽坏,有段时间,一到半夜就上不去,我对技术方面不了解,但是频繁出错,让我慢慢能看出来,是服务器本身的问题还是什么别的问题。问马日拉老师,马老有时候也不明白为什么服务器总出问题。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其实就是访问量高了。你看凡是人多的地方,一定会有业态问题,网络也一样。

前两天博客干脆上不了,马老师经过一天的抢修,终于恢复了。对于经常上网的人,应该多掌握点常识,到底出什么错,仔细看都能看出来,别一进不去就觉得被国庆了。哪那么容易被国庆。

昨天桑格格的书局,德高望重的老六娇滴滴滴滴滴滴说:“讨厌,你博客打不开就老有人骚扰我,问我为什么进不去?”一般都是这样,牛博网上不去,会有人问我;连岳的博客上不去,会有人问老罗;老罗的博客打不开,会有人问连岳。我建议连岳老师以后的《我爱问连岳》专门开设一个网络栏目,专门回答和谐或国庆的问题。

显然,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又见到了老六。他还是那么稳重,虽然他叫老六,但举止做派更像老大。作为京城文化名人,他除了编《读库》之外,偶尔还兼歌手跑场子。一般一场演出有个主角,中间会有嘉宾来献唱,我们习惯称之为暖场歌手。老六经常扮演这个角色。但从现场气氛来看,他更应该被称作“冷场歌手”。

老六的拿手歌曲是:《现象七十二变》《告别的年代》《光阴的故事》《人格闪亮的日子》以及《我的心充满惆怅》。他唱《光阴的故事》有一绝,就是歌词一句不差,绝不出错,但你搞不清他唱的是哪一段,该歌曲一共三段,老六在这三段之间像金梭和银梭一样穿梭组合,你不知道他下一句唱的是哪一段的歌词。我分析这种现象,觉得不是老六的记忆力问题,而是他非常清楚这首歌谁都会唱,很容易造成合唱的效果。但老六为独树六指,故意这么唱,造成很多人无法根据他的变化张口和声,于是就变成了老六个人的六重唱,故而变成了“冷场歌手”。其险恶用心是不会逃脱一个前乐评人的耳朵的。

以前老六唱歌我没觉得跑调有多厉害。但是昨天老六跑偏跑的有点收不回来了。看来老六最近在家一定刻苦钻研曾轶可的演唱技巧,进步相当明显。我很担心,以后老六把自己的艺名改成“曾六可”。一个叫曾六可,一个叫可爱多。中年男人,一旦发起嗲来,撒起娇来,就是老房子着火,没救了。

当然,我有理由怀疑,罗老师最近酷爱曾轶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和菜头老师最近酷厌曾轶可。看俩老男人争风吃醋,也挺好玩的。有时候人并没有立场,只是因为别人有了立场,自己才有了反立场。《创业》里有句台词:“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后来人们说:“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现在是:“没有立场看着别人的立场也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