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0月1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10-12 13:15:19 分类: 闲扯


采访甲丁老师,甲老师是国庆晚会执行导演。
问:这次国庆晚会整个投入成本有多少?
甲丁:绝对机密。

点击进入,上当活该。

带三个表 @ 2009-10-12 12:15:57 分类: 闲扯

贵国是一个迷恋奖励的国度,但是又搞的很变态。每年每个领域各种奖项多如牛毛,自娱自乐精神倒是很足,至于这些奖终究要体现什么诉求,标准是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过去最流行的奖状,已经成了一种标志,“特发此状,以资鼓励”,有人一生获得奖状都糊在墙上,因为没有钱去刷墙,这是一个绝好的讽刺。

后来改革开放,才知道外国有很多迷人的奖,这总让我们坐卧不安。比如奥斯卡呀,诺贝尔呀。比起人家的沉甸甸的大奖(物质与效应的分量是世界性的),我们的奖算个什么鸡巴玩意儿。每当这些大奖颁布的时候,就是我们例行的“一年之痒”的时刻。我总担心,老这么刺激国人,会有很多人得抑郁症的。

有时候,我们对外国的各类大奖的关注,多是媒体没有选题夸大的结果,但是媒体对公众的影响,让公众慢慢形成了一种心理,临渊羡鱼,却不能退而结网,啥也别说啦,那口水流的哗哗的,哈哈,你想想,一只饿了好几天的狗,让它看见一根却吃不到的骨头,狗会疯掉的。但人不是狗,有时候还会很矜持、很优雅地吞咽一些酸水。

拿刚刚揭晓的诺贝尔奖来说,贵国对该奖又爱又恨,爱的是从来没有贵国户口的人染指,恨的是有时候他们老拿这个奖来给贵国难堪,活该,谁让你老拿人家当回事儿呢,人家又不是广电总急办的,凭啥就按你的价值观来行事呢。你顶多就配拿一个诺基亚手机。不过,我还是想给瑞典皇家科学院写一封信,建议设立一个“诺贝尔阅兵奖”。

在诸多的关于诺贝尔奖的评论中,我只看到这篇文章写的到位,叫《完美的中国根本不需要诺贝尔奖》,友情提示一下:请习惯看完标题的就想发表看法的傻逼们把文章看完。文章不长,累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