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0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10-18 5:58:08 分类: 说书

几年前,京城文化名人老六出了一本书《记忆碎片》(俗称“闪开,让我歌唱八十代”),开创了“碎片体”写作风格。书出来后,我闲着没事还真仔细看了看(之前都是在论坛上看他刚出锅的文章,在电脑上阅读总是囫囵吞枣),一看发觉还真有点意思,白纸黑字上可揣摩玩味的很多,不像在电脑上,你正对老六的佳句赞不绝口之时,一个用惯了振荡器的姑娘突然在SMN上振屏,搞得你玩味的雅兴全无。有些文字你还真必须阅读纸上的文字才能琢磨出滋味,比如《不许联想》这本书之类的。哈哈。

老六是一个比较恋旧的人,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古色古香的旧社会气质——不论是表情还是语言。所以他可以用文字来把过去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演绎成文学色彩很强的故事——并且能充满哲理、谐趣,甚至还有些卖弄。谁没年轻过啊,他这本《记忆碎片》能引起共鸣,主要是把很多人经历的事情都写出来了,比如看毛片打麻将。有个人向我打听,老六是个什么样的人,咋就那么迷人呢?我说一个长成坛子脸的人有啥可迷人的?可仔细一想,老六迷人的是他的文字,他知道如何运用文字把人们的记忆勾出来,用句科学界的话讲就是,老六知道如何把一粒芝麻用文字描述的方式转基因成西瓜,并且让你相信确实是一坨西瓜。你是做不到的,但是他能做到。他有他的叙述方式,加上一些貌似怀疑人生的幽默字句,我操,六段以下的文艺青年是扛不住的,必须拜倒在他的“石六裙”下。

怀旧或者回忆,着实有点可怕,往往会触动人们的某根神经,并发神经病。老六深谙其道,他撩拨、挑唆、按摩,让你兴致勃发,然后他躲在某角落暗爽。我也试图写一些自己的过去,从尿炕的时候开始写,但我发现,我的记忆竟是一片空白,我是典型的记忆力奇差的人,什么事情转脸就往,几十年前的事情,除了那段春夏之间发生的事情,都淡忘了。有时候我妈妈总跟我说我小时候的事情,我总是觉得她在说另一个人。所以,我写不出回忆录,更写不出记忆碎片。即便是残存的碎片,也早随风而逝。而老六,总是沿着他人生的轨迹逆流而上,不断拾起失落的碎片,才发现走过的路落英缤纷,当初丢落的时候,总那么不经意,如今像敝帚自珍一样精细刻成心路微雕。贱啊!

老六的写作风格是:文化人写字要有点文化含量,所以,他的故事主要是以展示文化为主,本来很无聊的事情,在他笔下就能妙笔生花,包装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他最基本的定位。他念过的书,听过的六卦、感悟的人生道理必须体现在一个个很细节的事情上,一件事必须绕着弯子走六圈才回到核心,目的就是想搞一次文化展。

那么,我身边还有一个人,该生叫罗永浩,他也是一个喜欢回顾他并不波澜起伏的人生的,现在他马上要出一本书《我的奋斗》。罗老师继承了中国曲艺艺术的精华,并发扬光大,平时你跟他说话,会发现,即便是最常规的语言,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带着三分幽默,更何况他有意识、有目的、有组织、有节奏、有条理、有技巧地去组织这些语言的时候。像以研究细胞出身却没有一颗幽默细胞出身的土摩托,能不拜倒在罗老师的石榴裙下吗,在人们眼里,罗老师真就是可爱多哦。我以前说过,罗老师擅长“用精彩的语言叙述他乏味的人生。”这一点可以跟老六共享。为什么这两个家伙可以做到?幽默的力量啊。陈晓卿也可以,但是他太端庄,不过你别担心,早晚有一天丫会把自己卖掉的。而小强老师和土摩托你就别指望了,一个只会说副词,一个只会研究细胞。

一般而言,幽默是男人的孔雀尾巴,是用来炫耀的,没有美貌,只有幽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男人用毕生精力让自己更幽默一些,就是让自己开屏的时候获得异性的欣赏、赞叹、膜拜。女人往往跟幽默无关,一旦女人幽默了,则意味你要躲她远点,因为还捎带着尖酸与刻薄,不好玩。女人只要拥有美貌就够了,没有美貌有礼貌也可以。我不大男子主义,因为问题不是出在男人的世俗偏见上,而是出在女人自身。当一个女人像老六或者罗老师一样玩弄文字的时候,在男人眼里就是头恐怖的恐龙。何必同志何必呢。一个很常见的问题是,女人把持自己的幽默感总像把持自己的高潮一样往往掌握不好火候。

最近桑格格出了第二本书《黑花黄》。敏感的人马上会有反应,你是想介绍这本书吧?恭喜你,答对了。你看我前戏时间有多长。估计你high过了,没关系,你还可以high。我是想介绍这本书。
 
(《黑花黄》的全裸与半裸)

格格之前写《小时候》的时候,我就发现,她身上一直有一种东西没有失去,那就是童真,这很难得,有时候我一直想搞清楚这么多年她是怎么保持这个东西的。很多女孩随着成长,感情的波折、工作的坎坷,都未老先衰,天天冲进百货商场买化妆品,以让容颜常驻。内心衰老的人,用什么化妆品都没用,比男人玩相机还败家。

我一直觉得,当几年前格格把她写的十多万字的《小时候》书稿传给我的时候,我断定她这辈子不会再写出这么好玩的文字了。因为人小时候经历的事情能记住的本来就少,就算是后期加工包装,资源也是有限的。甚至我断定,写成年人的事情,不会像写孩童时代那么放松和好玩。但这本《黑花黄》,格格的文字还是那么可爱,比现实中的格格还可爱。现实中,格格除了在喝高之后现原形之外,平时也是像一个淑女一样,举止得体,间或闪一下她的小幽默,甚至有些矜持和紧张,能让你知道这孩子本质上还没有变。一旦她走进文字之中,便换了一个人,格格的幽默总能让你忍不住笑出来,挺简单平常的一件事,她却说得很好玩,她没有尖酸刻薄,而是想让你知道,她曾经有这么好玩的经历,细细与你分享。

不过,《黑花黄》又不是她《小时候》的重复,她开始走进成年世界,以一个文学女青年的方式思考人生,有些文字开始有淡淡的伤感,格格本身并不小资,平时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穿,饭菜吃起来都不讲究,怎么能小资呢。小资的气质要武装到牙齿,格格没有这些,但她的字里行间偶尔会流露出小资感觉,就像我当初看廖一梅老师(《恋爱的犀牛》编剧)写的《悲观主义的花朵》一样,她喜欢在某种感觉中不断留恋玩味这种感觉。不过,廖一梅老师喜欢沉浸其中,而格格喜欢与其擦肩而过,点到为止。

这本《黑花黄》纸张五颜六色的,开本鳞次栉比的,看着就觉得很可爱,文字也有趣,有“小时候体”,也有诗歌、散文,还有小说,体裁也鳞次栉比。还有,格格的母亲何安秀也奉献了自己的小时候的故事,看来,“小时候”是有遗传的。再用一句话总结,这娘俩的小时候“看上去很美”。

你看,都是在回忆过去,老六、老罗、桑格格,完全不一样。你还在这里傻看什么,还不拿起笔写写你过去的经历,连罗老师都敢写,你有啥不敢的。哈哈。

老六创立了“碎片体”,桑格格创立了“小时候体”,那即将走向文坛的罗永浩老师会创立什么体呢?废话,当然是“罗体”喽!

带三个表 @ 2009-10-18 2:19:46 分类: 未分类

我的T恤店很快就要开张了——可能会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开张。所以要找一个淘宝店的客服。对该客服的要求是:女性,年龄在23—35岁之间,大专以上学历,专业不限。熟练操作电脑熟悉网络购物流程。工作细心,有耐心,能禁得住我百般羞辱,有客服经验与财务背景优先考虑。

上班地点:北京望京,外地就免了,因为要做很多线下的事情。工作内容:淘宝店销售顾问,订单跟踪,发货。

试用期:一个月,适用薪金1200,试用期满正式工作:底薪加提成,底薪:1500。提成另算。

招聘截止时间:2009年10月22日。
有意者请将简历发至wangxiaofeng@lifeweek.com.cn。(简历尽量全面,内容不全者不予考虑)

带三个表 @ 2009-10-18 0:02:45 分类: 杂谈


我一直不明白,西方人过节(圣诞节),会有很多歌曲可以唱,我们过春节,却没有几首歌可以唱。最近,鲍勃·迪伦老师出了一张圣诞歌曲专辑《圣诞在我心》,又让我思考起这个十多年前想不明白的问题。其实随便问一个老外就有答案了——比如土摩托。

这个问题是我在十多年前看到一盘《特别圣诞节》的磁带开始思考的,里面都是些很著名的歌星演唱的圣诞歌曲。我买了一盘,回家一听就后悔了,觉得不太好听。后来才知道,是当年贵国还没有圣诞节的气氛,听起来当然没什么感觉。现在听起来也没什么感觉。那时候贵国人民都憋着过春节,圣诞节、情人节什么的似乎离人民很远。不像现在,一到这两个节,都弄得很热闹,连政府部门都要含蓄地下一些命令,不要过度宣扬西方节日。

正如中国人对传统节日春节的重视程度一样,西方人很重视圣诞节。但中国人对春节的重视现在变得很奇怪,传统的东西在慢慢失去,年轻人都觉得春节没意思,老年人认为现在的春节“节”的味道不浓,也觉得没意思。我觉得吧,全国人除了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的人觉得春节有意思之外,估计没多少人觉得有意思。一个破春节晚会就把全国人给打发了。

继续回到为什么西方人很喜欢唱圣诞歌曲这个问题上。一个现象是这类歌曲有很多,另一个现象是很多最有名的歌星都来唱圣诞歌曲,这些传统圣诞歌曲被唱了好多年,还有人听,你说他们也不烦。我们上半年流行的歌曲到下半年听的时候就烦了。这些圣诞歌曲有些是教堂唱诗班里唱的,很多人从小就有在唱诗班唱歌的经历。我们好像没有一个类似的地方去让人们唱春节歌曲,所以也没有过年方面的歌曲,那种《咱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之类的歌曲纯属粉饰太平天国的玩意儿。再退一步讲,圣诞节跟咱们没啥关系,咱们过得津津有味,虽说这里面包含着商业色彩,那也得人们喜欢才会有氛围,不管你信如来佛还是信太上老君还是信太白金星还是信红太阳,至少都不讨厌圣诞节。甚至,这些年圣诞节的气息越来越浓于春节,这还在没有圣诞假期的前提下。可见,春节是大奶,圣诞节是二奶。

中国传统的节日有很多,传统的民间的神鬼信仰也很多,但几乎没有什么这方面的歌曲,你什么时候听过一首歌唱关公的歌曲,都是公关歌曲,你也没听过谁写过灶王爷龙王爷或者土地爷的歌曲,都是歌唱大爷的歌曲。因为这些民间流行的各种神鬼,都跟信仰无关,都是实用哲学的产物——要不怎么说临时抱佛脚呢。而且现在也没有信仰了,歌唱那些曾经信仰过的东西你一听都能起鸡皮疙瘩。

因为宗教氛围,西方才有圣诞节的氛围,才会有经久不衰的圣诞歌曲。贵国没有宗教氛围,贵国最流行的歌曲都是跟红太阳有关,不过这倒也可以说是一种宗教,这类的歌曲加在一起绝对比圣诞歌曲多。春节跟宗教无关,跟心灵无关,它只是一个传统,只是一个人们辞旧迎新的仪式,只要它能让人停留在高兴的层面上就行了,比如多放几天假,比如多吃几顿饭,比如弄一台热热闹闹哪怕是特恶心的春节晚会,人们就能把这个节日打发过去。当它与心灵的寄托或精神方面无关的时候,它也就不会衍生出更多这方面的精神消费品了。当那些传统的魅力丧失的时候,你看到的所有跟春节有关的东西一律都弄得那么恶俗。

还有什么原因导致圣诞歌曲在西方比较流行,欢迎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