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2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12-18 19:38:01 分类: 闲扯

前几天,《南方都是抱》的编辑跟我约稿,让我写一篇《辛普森一家》的文章,我没写,因为整个剧我就看过四季。确实挺好玩的,但是写不出那种感觉。我很喜欢巴特这个角色,我一直觉得丫是照我画的。如今,这个剧已经播出20年了,到现在人们还喜欢。然后让我想到目前贵国流行的恶搞,已经变得越来越恶心了。

看过台湾的一个话剧团演的一出话剧《莎姆雷特》,也是有点恶搞,特别高明,至少它是戏剧,看的人又想哭又想笑,五味杂陈,那是一种感动;再看现在北京大笑剧场里上演的那些所谓喜剧,让人哭笑不得,都是垃圾。贵国的文化场景就是这样的一出垃圾戏,一会张艺谋登场,一会张伟平登场,一会韩三平登场,一会于丹登场,一会余秋雨登场,他们抢在云烟的前面过往。当观众早已散去,他们站在舞台上久久不肯离去。当一种文化堕落到没有底线的时候,只剩下抢劫了。

《辛普森一家》只是美国众多卡通剧中的一部,它能在20年后还能让人谈论和怀念,是有理由的。而贵国的有些东西在20个月就被人遗忘,也是有理由的。当你只剩下目的而丧失情怀的时候,你他妈就是一疯狗娘养的!

带三个表 @ 2009-12-18 17:21:27 分类: 闲扯

赵莉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中国有很多人叫这个名字,陌生的是如果她是一个歌手,有多少人还记得她呢?我在80年代刚听流行音乐的时候,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她模仿邓丽君太像了。当时还有一个叫段品璋的歌手,也是模仿邓丽君,在当时买不到邓丽君的磁带,几乎是赵莉和段品璋在大陆进行“邓理论”的宣传。那的确是一个邓时代。

2005年,我采访过一次赵莉,她远离舞台好多年了,她当时回忆,由于对邓丽君的热爱,导致她无法走出邓的阴影。后来只好出国留学,回国后也深居简出。但她始终还热爱唱歌。采访中她给我放了很多她录的歌曲,我一首一首听,希望从歌声中找回我当年在大街上流窜于各种音像店买卡带的记忆。真想不到,那个当年留着短头发印在各种卡带封面上的女孩,现在在给我放她的歌曲。

突然,一首歌把我镇住了。之前她放的歌曲有翻唱邓丽君的,还有一些爵士风格的歌曲,但是接下来的这首《迷失的季节》让我无论如何想不到被她唱得如此动情。这首歌选自崔健的那张《给你点color sisi》,有时候,你不能不说,崔健确实是个牛逼的人,但丫喜欢拧巴自己,老觉得这么一拧巴就是摇滚先驱啦。其实他如果好好唱歌,每张唱片都是百万畅销,他对旋律的把握是非常扎实的,但是他更喜欢西方人的那套说唱,用自己的短处来表现别人的长处。当然这是崔健老师的个人选择,估计是他喜欢从主流明星变成地下歌手,就是美特斯榜尾——寻常不走路。

赵莉的演唱让崔健现了原形。其实崔健是写流行歌曲的,我一直认为,如果让一帮唱流行歌的人去唱崔健的歌曲,才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摇滚背后的崔健。这就像PPM翻唱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效果一样。在罗老师疯疯颠点喜欢曾亦可的时候,我跟罗老师说过赵莉翻唱的《迷失的季节》,现在搞到了这首歌,放给罗老师听。

12月29日,赵莉老师在中山音乐堂举办一场演唱会,40岁左右的人可以去看看。

插播一条广告:由大仙和苗炜发起的每年一度诗歌朗诵会今年照常举行,已经是第四届了,我看照此下去会发展成一个诗歌节。12月19日(周六)晚7时—12时在猜火车主题餐吧举行。猜火车位于北京东城区方家胡同46号院内,从北新桥和交道口穿胡同都可以进入,坐地铁于雍和宫或北新桥下车皆可到达,停车可停于国子监孔庙内。电话:64060658。本次诗会用于吃喝的费用每人100元。没法逃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