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2月2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12-28 15:58:00 分类: 闲扯

最近要弄一个妈妈评肾团,挺恶搞的。你说会不会有人说:“妈妈,你老公叫你回家睡觉”呢?
我有点担心,“妈妈”这个词有一天失去它本来的意义。

带三个表 @ 2009-12-28 1:26:12 分类: T恤


董老师把我放了一个月之久并且皱皱巴巴的T恤衫一件一件的熨平。(这件衣服的图案在另一侧,如果想看的话,请到显示器后面看。)

北京这几天非常冷,但这两天我一直在外面,冷到什么程度呢?戴上棉帽子两条腿还冻得直哆嗦。上个周末,北京就挺冷,上上个周末,北京也挺冷,由此可以推断,这周末北京一定很冷。周三的时候,在车上听天气预报,说要大风降温,我的心在寒流没来就一下凉了半截,以我在北京多年的生活经验,北京的冷暖我自知,都是有规律的,冷三天,暖四天,加在一起正好一个星期的周期。果然,本周末,在我要街拍的时候,天冷。去年12月21日,《你丫真狠》首映,大白天零下七度。像我这种反季节、反人类的人,自然界每次都报复我。

周日早上起床,把手伸向窗外,是挺冷的。像我这么怜香惜玉的人,不会忍心让模特站在街上拍照的,所以只能在棚里面拍照。即便是棚里,也很冷,我穿着羽绒服一点没觉得有什么暖意,想想那些穿着T恤衫的模特,唉,你说你没事摧残人家干吗呢。所以,我心里感觉很热。刘苏老师把他们家的金毛扔在上海,来到北京帮我,没有她我可能早就不做T恤衫了。她很想念她的宝贝儿子,只能在拍摄间隙上网看看她家金毛的照片。还有模特,大老远从各处赶来,任劳任怨,任打任骂,忍饥挨饿。还要感谢给我们提供服饰的Boope.com的时装店(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外SOHO西区15号楼1层1520商铺,电话:400 678 5251),没有他们的帮助,拍出来的照片一定会很单调。店铺负责人董老师人家是从英国学服装设计回来的,照理说周末该陪老公,但她一直全身心地帮助我们。我对时尚、服装之类的一窍不通,这事儿要让我做,估计肯定弄得乱七八糟的,董老师却把这事弄得很有条理。还有摄影师罗杰老师,大周末的该在家里陪孩子,但是却来给我做义工,还有Lucky同学,很早她就嚷嚷帮我街拍,联系这联系那的。所以,这些人一直让我在寒冷的冬天暖乎乎的。

有人说我做事总是拖拖拉拉,我是有这个爱好。我采访的时候都喜欢拖拖拉拉迟到,做自己的事情也是这样。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做一次才知道这里面的困难是什么,不信你自己试试。就像我每看到一本新的《读库》出来之后,我都能看到老六苦哈哈、贱兮兮、忙叨叨的形象跃然纸上。我还算幸运的,有这么多人帮我。所以我也非常理解别人的苦衷。这就像我拍过一次DV之后就知道拍电影真的太麻烦了,我就再也不说国产电影的坏话了。哈哈!

做过一次,才知道每一个环节都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但做过了,就会有更多的经验教训,以后做起来才会效率越来越高,一开始会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失望,但是以后肯定会做得更好。

本来,我打算把一些拍摄花絮贴出来,但后来一想,还是别贴了。一定会有人在后面留言说什么“模特不好看”“设计真一般,这半年多白等了”“真失望”……你说我能给你这种少数人做低级判断题的机会吗,肯定不能,以后也不能,我坚决憋死你。所以,花絮我就不贴出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模特的表现让我很满意,罗杰老师的拍摄也让我很满意。我满意了,就不管你的感受了,嗯哼。

另外,我也很感谢周末来面试的每一个模特,虽然有些人最终没有被选上,但我在T恤衫出来后赠送你们一件,略表一下谢意。参与拍摄的模特,会赠送更多。这次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一周之内,我的T恤衫淘宝店就可以开张了。如果还不开张,你们就把淘宝店给砸了。

顺便说一句,上次贴出来的包装布,由于涉及到版权问题,所以我给废了,会换成另一个图案。这里也顺便提醒一下给我提供设计稿的同学,可能你们不太了解版权,不知道它可能引起的麻烦。如果在采用一些现成的图案,请告诉我,以免引起日后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换成了宋应星老师的著作《天工开物》里面的图,宋老师来自明朝,没有版权问题。

带三个表 @ 2009-12-28 1:09:51 分类: 杂谈

忘了是谁说过:信用只能失信一次。

十多年前,一个很铁的朋友,坑了我一次,后来他无论如何道歉、解释,我只能选择结束与这个朋友的关系。这件事让我感到挺失望,因为我确实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我必须作出这样的选择。后来,三鹿事件东窗事发,一些奶制品厂像跳梁小丑一样,极力维护自己的龌龊行为,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从此我看到蒙牛和伊利,都绕着走,不再买贵厂出品的任何奶制品。今天它可能掺进去一些三聚氰胺,明天可能就倒进六六粉。我在很多事情上忘性特别大,但在这种事情上,我记忆力非常好。也许,对于我一个消费者,是微不足道的,但对我来说就是相当重要的。因为我不是怕再次吃到三聚氰胺,而是我不能给他第二次赢得信用的机会。在一个没有底线没有良心的时代,你只能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写到这里,你是不是把刚喝掉的××牌牛奶吐出来?忍一忍,它马上就吸收了,排泄了。没关系,我的原则和你的原则不一样,你可以挣只眼闭只眼把牛奶喝下去,只是我做不到而已。

再比如,我跟郭敬明老师素无冤仇,但我三天两头拿他老人家说事,就是他在我心中已形成了阴影,因为他在公众当中失去了一次信用。有个二傻子会说,他怎么着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是啊,照你这么说他抄袭跟谁有关系呢?除了庄羽,跟谁都没关系。人们都觉得跟自己没关系就是没什么问题,可以原谅,上帝犯错误年轻人都会原谅,对吧?就像你不会因为喝牛奶得肾结石,不意味你可以纵容它生产有毒的牛奶。

但为什么失信的事情天天发生,就是因为你总上当,你总像年轻人一样原谅上帝,一次,两次,三次,当某些事情发生的机率越来越大的时候,你就会中招。不信你问问理科生土摩托老师,他的概率学学的可好了。当他们拯救自己的机会越来越多,就会认为,我可以犯错,因为不会造成更大损失,当我声奶俱下地认错时,一定能感动他们。骗子不都是这样吗。

所以就会有卓越的“撕单事件”。虽然是自己的失误,但是处理得很糟糕。我觉得就算因为失误给自己造成巨大损失,但不至于让卓越赔到血本无归。只要青山在,就有柴火烧。当卓越急匆匆搬出他们的协议来解释他们在法律上的合理性的时候,实际上他们输掉了信用,这个东西,有时候是无价的。这是一个多么典型的危机公关的案例啊,可惜他们并没有具备卓越的远见,错失良机。

那么,卓越为什么不大度地执行一次“跳楼价”呢?因为他们最清楚,这个国家信用是不值钱的,甚至还不如他们因失误损失掉的那点钱,老版打打算盘,成本核算了一下,结论是,坚决不让步,因小未必失大。我也认为,这次不会给卓越的财务和名誉上带来任何损失,两个星期之后人们就会忘掉这件事。他们还可以因为技术失误反复坚持自己的规则。

但是,当你真的将错就错,事后作出一个解释,信用就会加分,这种得失比他们肯定没有算过。他们为什么没有算过?这又回到我常说的一句话:坑蒙拐骗做IT。然后老有人说,你干嘛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可是我就压根没看到做IT的还有另一条船啊。今天你可能没有问题,但是当你遇到类似的问题,你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么?当一个行业都通行某一种规则的时候,才能生存下去,你不按这个规则玩,你能混得下去吗?所以,一船人就是一船人。如果你认为你不是这船上的人,你证明一个给大家看看就行了。

当然,说到最后,还是消费者本身对信用没有概念,类似这种事情都是买卖双方的“同谋”。如果你坚信信用只能失去一次,你看看他们还敢不敢做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