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月24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1-24 4:09:31 分类: 闲扯

股沟磨机半天,又不走了,这让我很失望,话说得那么大,又反悔了,一点都不讲信用。真的,我连股沟的悼词都写好了。如果股沟真的一拍屁股就走,我真觉得够爷们,闹了半天,不过像老六伸出的一根兰花指:讨厌。这娇滴滴的样子,让我浑身肉麻。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认为,股沟走不了,要白头偕老,马勺肯定碰锅沿儿,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打架热炕头嘛。这种民间恶习原来也适用跨国大公司,即便是年轻的创业者,也未能免俗。

好多人说,股沟在贵国的市场份额很小,只占他们利润的1%。操,从财务报表上看,这1%真的很少,少的让人尴尬,但它比在其他地方的40%还重要,有些东西不是数字能说明问题的。你看丫现在臊眉搭眼的样子,一点都不纯爷们儿。可见,这1%对他们其实是很重要的。

我不是任何互联网品牌的粉丝,对股沟没什么感情,对苹果、微软也没什么感情,我成长在没有电脑和互联网的年代,没这些东西一样做任何事情。当然,我这么说,一定会有很多人站起来说,你知道股沟给我们带来多少方便和自由吗,让我们知道多少东西吗?操,我还真没觉得。那是因为你在退化,需要根拐棍,知识和智慧从来不需要这类东西来帮助的。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又怎么解释呢?你不能因为你依赖了某种东西就放弃对真理的追求,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股沟。当你的大脑逐渐退化成一块硬盘一条网线或者一坨前列腺的时候,给你什么都没用,纯属浪费。

股沟就是一纯娘们儿。
=======================
有人说,股沟从来就没想走,都是贵国的媒体造的谣。是的,贵国媒体在引用外电报道的时候从来都是移花接木。其实,股沟只是想跟贵国政府谈谈判,谈判的内容大家也都知道,就是与虎谋皮,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样的谈判肯定会失败,连想都不用想。如果股沟失败了,他们会选择什么呢?撤退还是坚守?说贵国媒体造谣也好,说股沟抄作也好,说红客攻击也好,说意识形态也好,说价值观也好……把所有这些东西先放在一边,股沟这次是想谈判,这个谈判只有一个结果,贵国的态度一定是:这是个不可讨论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谈判失败,股沟就该转身离去,不留下一片云彩,这是纯爷们儿;如果留下来,那不就是粉拳朝男人身上打一下,嘴里娇滴滴地说:“官人你好讨厌哦”,这是纯娘们儿。我很想听到埃里克·施密特嘴里说出一句:妈逼的,老子不跟你玩了!

带三个表 @ 2010-01-24 0:38:35 分类: 说书

我从来不专门给人推荐书的,好书都是自己看出来的,不是别人推荐出来的。只有那些脑袋生锈的人才整天看别人怎么推荐书。我在博客上介绍一些书,很多时候是想借题发挥,不见得适合你看。如果你不慎买了我介绍的书,后悔别找我,一定要回家问你爸妈。最近也一直没有写一些书评,主要是我没时间看书,把仅有的时间用来写小说,既然都开始写了,我不想半途而废,就是咬牙也要坚持下来,看看自己能写多长。我这人做事情没有长性,写小说可以磨练一下。

不过这本《论剽窃》我是一定要推荐给郭敬明老师的,当然也包括最近获得摄影金像奖的桑玉柱老师,包括“花儿”乐队的大张伟老师……总之,我要推荐给的老师太多了,比如正在写论文的大学生,准备评职称的大学老师以及我的同行老师。如果这些抄袭剽窃的老师们人手一本,估计这本书能变成高度畅销书。我认为,出版社应该免费向这些有前科的老师们赠送一本,作为扫盲工程搞个捐赠仪式啥的,多么公益行为啊,可以挽救多少不良老中青少年啊。

抄袭、剽窃是一种特别普遍现象,普遍到它眼瞅着就要变成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了。尤其是今天信息很泛滥,人们能掌握到的信息相对越来越少,这就给抄袭剽窃者提供了更大空间,反正你总是守在一个信息死角,更多的信息你是不知道的,所以抄袭剽窃的人胆子就越来越大。

由于抄袭剽窃在法律、道德上的惩罚相对是很轻的,尤其是作为一个个体,他干这种操蛋事儿的时候,本身投入的成本就不大,如果没有人揭发,不就赚了吗。如果东窗事发,也仅仅是相对轻微的处罚,而道德上的惩戒可以忽略不计,二十天后又是一条好汉。最主要的是,省时、省力、来钱快,何乐而不为呢。你看哪个人因为抄袭被罚得倾家荡产,出门如过街老鼠,没有。

《论剽窃》是美国著名法律专家理查德·波斯纳的作品,这哥们写的不少著作都在贵国出版了,比如《法官如何思考》、《资本主义的失败》、《性与理性》等,之前我介绍过一本他专门讽刺公共知识分子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文章《知识分子如何变成知道分子》,这家伙写的东西通俗易懂,一针见血。

我发现,很多人对抄袭剽窃没有概念,我只要一说抄袭剽窃,一定会有相当数量的傻逼们站出来反驳我。那你看看这本书吧,我他妈都懒得搭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