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2月5日的日志

杂项

带三个表 @ 2010-02-05 21:38:52 分类: 闲扯

小强老师去年很忙,主要是去各地大学办讲座。
近日知情者举报,小强老师的讲座上座率不高,
为了解决票房问题,小强老师想出了一个主意:
讲座之后请大家吃烧烤。
结果就像单位组织看见郭大爷一样,爆满。
小强的精神也变得饱满。
期间他还要到后台补妆,真的跟影帝一样。
某次在华南某理工大学讲座后,
一群女生在烧烤完之后说:小强老师,我们还想听您白话,去草坪那里如何?
小强说:好。
在草坪上背完了电话号码和一些杂志的名字之后,
已是后半夜,小强老师意犹未尽。
但众女生纷纷跟男友回宿舍就寝。
这时还剩下一个女生,想继续跟小强老师探讨。
“小强老师,我想跟您回酒店继续探讨。”
酒店里,小强老师拉着该女生的手,
亲了自己的手背一夜。

昨天三联在郊外某伪欧洲风格的城堡开了年终总结会,
会上公布了去年贵刊记者发稿量的排名。
2008年,我的发稿量倒数第五。
主要原因是贵国一发生重大事件我就掉链子。
2009年,我的发稿量倒数第十五,退步相当大。
本来想排在倒数第六,争取今年吧。
我从来不喝酒,被我们主编按住灌了一杯特别难喝的红酒。
结果回到房间头疼欲裂,嗓子失声。
今天回家吃了很多药,不见好转。
我吸取了一个好经验:
以后我们主编再让我采访,我就和那种难喝的红酒,
让嗓子失声,哼哼,你总不能天天让我采访聋哑人吧。

决定换一个手机,中国联不通的。
原来的手机从买那天起就没换过号码。
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每天,垃圾短信和骚扰短信让我很烦。
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打电话让我参加什么活动。
换了之后就清静了。
至少我们主编打电话找不到我。哈哈。

三联的同事最近都在出书,在这里宣传一下:
朱伟:《有关品质》
曾焱:《妖娆世纪》
土摩托:《生命六卦》
孟静:《秀场后台》
谢九:《投资改变生活》
朱文轶:《断裂的乡土》
另外,苗师傅出了一本短篇小说集《除非灵魂拍手作歌》,该书讲述了苗师傅跟三十多个女孩好来好去的故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对号入座看看。如果你对不上,那说明苗师傅的小说写得很好,反正我看半天没对上。

还要介绍一本书:《1968:撞击世界的年代》,这本书写1968年全世界发生的各种革命运动的事情,那时候人都挺有激情的,都想去改变世界,现在都完蛋操了。我在这本书上看到一句话:“我们批判一切人民处于被动状态的社会。”(达尼埃尔·科恩-本迪特语),有这句话,这本书的价值就够了。

37 个黑猩猩评论了已经

再等一个月

带三个表 @ 2010-02-05 12:50:06 分类: 未分类

昨天,马日拉老师告诉我,ICP备案申请已经提交上去了,理论上,20个工作日就可以给一个答复,但是中间还要过年,应该一个月之后能有个结果。我对备案能通过不抱太大希望。我曾经备案过,也批下来了,但是后来又没了。因为他们从备案的数据库里面把数据删掉,我这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备案过。

本来我对写博客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这么一折腾,我又来情绪了,只要我在贵国呆着,只要贵国的互联网是被自由的,我就不会停止!

95 个黑猩猩评论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