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3月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3-07 22:36:39 分类: 挨个祸害

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张发财老师,以前只是在博客上看到张老师的稀奇古怪的设计,丫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杜蕾斯广告创意事业。见到活人,还别说,长得还真挺杜蕾斯的——脸部平滑,偶有突起。难怪张发财老师在设计杜蕾斯广告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呢,原来早就溢于言表了。

张老师此次来京,本来参加两会,他不是来提案的,而是提着一筐咸菜来上供的,他听说有很多名人作家在里面开会,想找个把人给他的新书作序,结果被拒之门外。便给中央电视台的陈晓卿打电话,要求被收留。陈老师问我,张发财弃画从文,要出书,你认识出版社的人吧?

这年头,总有那么一些人,守着自己的特长不干,非要自暴其短,就好像,你明明杜蕾斯做得挺好的,非要改行做氢气球。陈老师说,要不见见张发财吧,人家大老远来的,他从南宁去凭祥办事,专门借道来北京,你看有什么美女,都带来。我放下电话,给我认识的美女打了一圈电话,无人问津。我只好告诉陈老师,美女都不来,她们刚听完田震的《怕黑的女人》,怕您吓倒她们。反正我的黑夜比白天多,不怕见光死,我去见张发财。

张发财长得婀娜多姿,清秀文静,一表人才(比我还差两表),来自南宁,一嘴标准的南宁东北话:“我出书就是为了得色,我爸画画的,我妹画画的,我家邻居画画的,我们全家都是画画的。”。据张老师介绍,他是Gay帮帮主,双鱼座,臧天朔、石康、张亚东、史航、土摩托,都来自人渣双鱼,堪称人渣中的极品。张发财老师更是人渣中的豆腐渣。

张发财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找个名人写序。他最近要出本书,都是些历史上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八卦,书名叫《八道》。他说如果书好卖的话,他还会写一本此书的前传《胡说》。现在出书找名人写序是一种时尚,张发财说:“南宁的名人除了死掉的就剩他自己了。咱得谦虚一点,不能自己给自己写序,王婆卖瓜吧,更何况我姓张呢。”

既腰封文化之后,贵国目前正在形成一种“序文化”,出书都要找人写序。序是什么?本来它是一本书最前面的文字,提纲携领,让读者在阅读一本书之前先通过序言对作者和书有一个概貌式了解。他人作序,须对作者和书有一个通透了解,尤其是要对书的内容十分在行,方可下笔。现如今,一本书的序变成了大款斗富,看谁能请到的作序的人名声大,最终变成满足自己那点破虚荣心的低级要求。哪有过去展开一本书,一篇序言读下来会有迫不及待想把整本书看完的冲动呢。张发财娇滴滴地说:“不嘛,人家就是想请大名人写序。”老六说:“干脆请(古月)主席写序,他不写,你就在腰封上说:‘一本连(古月)主席都不敢作序的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打算出一套《余秋雨全集》,至今迟迟不能付印,就是因为余秋雨老师点名让陈晓卿老师作序,陈老师不管对国学还是余秋雨都了如指掌,为余秋雨作序当属不二之选。可陈老师呢,耍起了大牌,答应了之后就是不写。责任编辑王晓老师(他只有复姓,没有名字)三番五次催促陈晓卿,让他赶紧写,可陈老师就是不写。王晓老师说:“你不写,这套书就出不了,我的年终奖就拿不到。余先生已经几次说封笔不写了,就想靠这一套全集的版税撑着下半辈子呢,书出不来,他没办法只能食言,说不出书了,又出了几本。这对余先生的大形象也影响不好啊。”每次,陈老师都很认真地说:“我再想想,给余先生这样的德艺双馨的人写序,压力大啊。”陈晓卿这一想,他们家陈乐小学毕业了,陈老师那一想,他们家陈乐上初中毕业了。我私下问陈老师:“给余秋雨的序啥时候拿出来啊?”陈老师说:“等我家陈乐第一次拥有一个女生,我要作序纪念。”

像陈老师这么认真把序言当回事的人现在可寥若星陈乐。事实上确实是这样,一篇序言写得好,会盖过一本书的光辉。比如说我的同事土摩托最近出了一本书《生命八卦》,就是典型的案例。有一次我去三联书店,看到有个读者买了一本《生命八卦》。我一看特高兴,掏出手机给远在英国的土摩托发条短信:“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短信还没输入完,就见那人把书打开,呲啦一声就把书的前几页撕了下来,然后叠好,放进包里,那本厚厚的书一转身丢进了垃圾桶。我惊讶啊,问他:“你干吗把书扔了,这么贵。”那人说:“我就是想看柴静写的序。”我只好把短信内容改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当这段“生命八卦”传到柴姑娘耳朵里,她把脖子歪成45度角,认真地说:“这是我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序言。”

关于序言,我听到几个段子。一个是,某文学女青年请一个特别著名的作家写序。该作家对该文学女青年一点不了解,但中间拖了不少人才找到该作家,作家也推脱不了,便硬着头皮写了一段序:“这个作者我不认识,她这本书我没看完,也看不下去,看过的部分没什么感觉,像白开水。”还有个学者做得更绝,他被请写一篇序,他写道:“这本书我没看,是为序。”你说你要是个作者,就是为了那么一点虚荣心,奔着名家过去,得到的要是这样的序,你说你用不用?纯属自取其辱。

现在作序的人,有时候连这点底线和骨气都没有了,碍于面子,免得被人说清高,硬着头皮写一些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文字,作者拿到后如获至宝,硬是把潘家园地摊上卖的《毛主席语录》当成宋版书。

据悉,余秋雨已经口头同意为张发财老师的书作序。但是他有个前提,陈晓卿不给他写,他就不给张发财写。张发财恨不得给陈老师跪下:“我比你黑还不成吗?你快给余大师写序吧。”老六闻听,兰花指一竖,满月眉一立:“你比他黑?你也配?”

带三个表 @ 2010-03-07 0:39:07 分类: 闲扯

网上流行一张图片,史蒂夫·乔布斯要出一本自传,很多粉丝给他的自传设计封面,从这个封面上就能看出,那个带腰封的设计最难看,不过倒也体现了当今图书设计的一种价值和审美取向,跟小沈阳的小品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一本书一定要在封面上加一个腰封,如果腰封上说点人话也就罢了,非要堆上一些特恶心的话,然后拉上一堆名人联合推荐。据出版社说,有腰封跟没有腰封销量是有差距的。现在的图书是蔚然成“封”。我不是比较反人类吗,基本不买有腰封的书。腰封的盛行,说明几个原因:一、作者、出版社对自己出的书不自信;二、读者没有判断;三、出版社一定是把读者当傻逼了。

这两年,出来一批腰封作家,这些人书没出几本,倒是经常上人家的封面,你要是经常上人家也罢了,老上人家封面,几次之后读者就不相信你了,读者会认为,哦,原来会有那么几个名人是腰封上的默认值。下次我见到梁文道老师,一定逼着他作出一个决定:要么别上腰封,要么先把作者上了,再上腰封,这样读者就一目了然了,哈哈。将来,我希望读者会形成这样一种认识:凡是上了某一本书腰封上的人,一定上过该作者。

然后我就想,你说如果牛博网阉割版(嫣牛网)的作者有一天出一本文集,这腰封该谁推荐好呢?于是我就想出了下面这个封面。

这里预告一下,罗老师的新书《我的奋斗》辗转了几家出版社后,终于快出版了,希望他的书不要有腰封。另外,罗老师的另外一本自传体小说《我从雪山走来》也即将进入出版计划。到时候我的淘宝店会专门倾销罗老师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