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3月2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3-20 9:23:35 分类: T恤


第二批T恤衫陆续做出来了,这次一共有15个图案,10种颜色。现在就等着全球变暖,好街拍。之前我说将号召大家自行街拍,然后选一些拍的比较好的照片,我们会送一些奖品,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提出要送奖品,有书、唱片、化妆品、小玩意儿、日用品……越多越好,我估计最后这些赠品加一起,能让你赚死。当然,我继续欢迎大家提供赠品。游戏规则很简单,只要你穿上专卖店里的任何一款T恤拍一些艺术感比较强的照片,能起到宣传本产品的作用,就有可能获得这些赠品。具体规则等第二批T恤上架再公布。如果顺利,第二批大约在4月中旬春暖花开的时候上架。

带三个表 @ 2010-03-20 3:49:38 分类: 沿着瞭望塔

“哪里?”

“前面,那棵树后面,我看见有个人。”

“你确信?”迪伦问。

“非常清楚。”乔普林说。

几个人警觉起来,他们慢慢接近乔普林指的那棵树,树林里面很黑,根本看不见人。

“这时候在这里还有人,不是贼就是像我们这样的神经病。”迪伦说。

“嗨,出来吧,我看见你了。”莫里森边喊边冲过了去。

“吉姆,小心。”列侬在后面小声提醒他。

莫里森掏出打火机,举过头顶,擦着火,小心翼翼走到那棵树前,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亮,他看到树后面蜷缩着一个人,抱着头,在瑟瑟发抖。

“过来!”莫里森对那人说。

那人站起来,慢慢抬起头,两人互视,一下都惊呆了。

“我的天,怎么会是你?”莫里森尖叫。

“吉姆,你在这里干吗?”那人惊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嗨,你们看,这是谁?”莫里森转过身对后面的几个人喊。大家立刻围拢过来,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大家全都惊呆了,竟然是吉米·亨德里克斯。

“吉米,你不是在演出吗?”列侬问。

亨德里克斯一看这些人都认识,又立刻紧张起来,他慌慌张张地说:“约翰,救救我,救救我,他们在追杀我。”

“谁?”列侬问。

“别问了,快跑。”迪伦叫道,“我们赶紧出去。”

众人二话不说,立刻就往树林外面跑。树林里的雾气很重,能见度差,走走停停,最后终于逃出了树林。

太阳已经出来了,在地平线上趴着,大家迅速钻进了汽车,等汽车启动,都长舒了口气,莫里森回头看了看那片树林,失望地说:“我们从迈阿密赶过来,就是为了救吉米?”

“吉米,你到底怎么了?”列侬问。

亨德里克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惊慌失措了,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那些毒贩子想找我麻烦。”

“你不是在伍德斯托克演出吗?”迪伦问。

“本来我唱完还要返场唱两首歌,我下来后,经纪人对我说,有两个毒贩子在后台门口等着我,让我赶紧跑。然后我就跑出来了,就遇到了你们。”

“你一定欠了人家不少钱。”迪伦说。

“我从不赊账,因为我,有两个贩毒的黑帮动手了,一个大佬被弄死了,他们认为是我告的密,我怎么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仇怨。”

“你栽到他们手里,有好日子过的。”迪伦说。

“没那么可怕。”亨德里克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嗨,刚才我怎么看到有个人快吓死了。”莫里森说。

“他们敢在那种地方对你动手,就是真想弄死你。”列侬说。

“约翰,我们去哪儿?”乔普林一边开车一边问。

“鲍勃,这边你熟悉。”

“我们现在去阿什伯利公园,我有个朋友在那里,很秘密。”迪伦说。

天已经大亮,乔普林在高速公路上疯狂地开着车,其他人因为困倦都睡过去了,列侬睡不着,他开始有些头大,把这些惹麻烦的人带到中国简直比和麦卡特尼一起录音还糟糕。

大约十点多钟,他们来到阿什伯利公园,车在路上拐了半天,终于到了目的地。这里很安静,在一大片草地和树林的后面,有一片房子。车子在门口停下,有人迎了过来。

“嗨,罗比在吗?”迪伦把脑袋探出去问。

“鲍勃,好久没见到你了,罗比在后面。”

众人下车,跟着迪伦朝里面走,迪伦对列侬说:“约翰,我们先睡一觉,然后再商量下一步的事情,你看大家情绪都不高。”

列侬困得睁不开眼睛,他知道这次麻烦大了,绝对是轰动事件,他一路都在想,怎么离开这个疯狂的国家。现在有点插翅难飞,只要他们一露面,不是黑帮就是警察会来找他们麻烦。

“大家先休息一下,晚饭前我们再商量。”列侬说。

 

8

五个人坐在客厅里,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迪伦的意思是,先在这里住几天,躲过这阵风,再离开这里。列侬不同意,他觉得有点晕,自从他来到美国,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有些失控,这比一九六四年“披头士”第一次到美国的经历还要让他不适应,那一次是安排好的,意外的都是惊喜,而这次的意外都是麻烦,他担心夜长梦多。

“我们要尽快离开美国,这里太麻烦了。”列侬说。

“约翰,美国跟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没有直飞中国的飞机。”迪伦说。

“我想过了,从第三国入境,比如日本。我们没有时间去想一个完整的计划,现在都打乱了。如果报纸关注吉米的行踪,那我们就会被盯上的。”

“嗨,我一直不知道你们到底想干吗,怎么会在那个树林里面。”亨德里克斯说。

“吉米,我们决定去中国参加一场革命,文化的革命。”列侬说。

“革命?”

“是的,我现在要问问各位,你们愿意跟我去中国参加文化革命吗?我希望在得到你们最终确认之后再做出行动。”

“我去。”迪伦说。

“我讨厌那些总跟我过不去的警察,我去。”莫里森说。

“我想戒毒,就这样。”乔普林说。

“我留在美国会被那些毒贩子弄死,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去,不过,跟你们混,没错。”亨德里克斯说。

“好,不管我们出于什么目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定都要像同志般地站在一起。”列侬说。

“同志?这词儿真别扭,你说呢?吉米同志。”莫里森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