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3月31日的日志

沿着瞭望塔(18)

带三个表 @ 2010-03-31 0:33:32 分类: 沿着瞭望塔

38

连着三天,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大家的心情好了许多,迪伦一个人在住处的周围转悠,阳光很好,还有飘着淡淡咸味儿的海风,他想起了曾经有段时间跟“乐队”的成员躲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一起玩的情景,那时候他们创作力真够旺盛,写了很多歌。但那种日子后来一去不复返了,他越来越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没有那些讨厌的商业,那些金钱机器,他足以有更多的自由和热情去创作音乐。

如果不是有强迫症的列侬非要去中国,没那么多烦心事儿,迪伦宁愿待在这里,千叶离东京不远,却很安静,像世外桃源,虽说这个世外桃源跟繁华的都市只有一层间隔,那边的喧嚣随时可以冲破这里的宁静,但他很喜欢这种躲在一隅的状态。

别看迪伦表面上跟着列侬,其实他心里有很多主意,他就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心里一直准备下一张专辑。他坚信,列侬一定走进死胡同,他只是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那时候他已经恢复状态,回到美国继续录他的唱片。现在,他不再反对列侬,尽量顺着他快点走道路的尽头。即便像亨德里克斯这样的麻烦制造者,也不会搞出什么大麻烦。日本民众的反美情绪完全不会伤及到他们,列侬担心的有点过度。

在这一点,迪伦和乔普林的想法一样,先逃避一段,回去后会更好。乔普林希望能把布鲁斯变得更有力量,实际上她已经把自己做到极致,她曾私下跟迪伦说,希望能到东方寻找到布鲁斯的另一个根源。迪伦不想寻找什么音乐的根源,音乐目前对他来说已足够,他需要的是探寻美国歌迷理解的底线。

还是让列侬这个家伙在失败中成长吧,他将来也许会变成政治家,现在他仅仅是个喜欢发牢骚有点不切实际的摇滚歌星。

 

29

“洋子,我们能不能先不讨论报纸上的事情?”当小野洋子抱着一摞报纸进来时,列侬一反常态,他很兴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小野一脸严肃,“发生什么事了?”

“上次你说的那些话,我想我明白了,今天要告诉你。”

“什么?”

列侬拿起一把吉他,坐在小野面前,“上次你走之后,我马上就写出了一首歌,是你启发了我,我唱给你听。”还没等小野洋子明白过来,列侬便开始弹唱: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

列侬唱完,望着洋子,“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对吧?”

小野沉吟片刻,说:“约翰,这首歌很感人。如果你把它录成唱片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们会很感谢你的,比你现在到中国参加革命要好得多。我要把你从这首歌曲的美好想象中拖出来,让你明白一点,你必须时刻面对残酷的现实。”

列侬笑了,“洋子,我只是把你脑袋里最终的那个想象写了一遍。你总是能看明白我的心思,我也能看懂你的意思。”

“约翰,这一点,你很可爱。”

“洋子,我还有一个想法,我们可能很快离开日本去中国,不管我们去革命还是去实现共产主义,总要面对很多问题,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跟我去中国吗?”

“你觉得我会去吗?”小野微笑地看着列侬。

“我来猜猜。”

“你过来,到我身后。”小野站了起来。

列侬站到小野的背后,等待小野的指示。

“约翰,你看到答案了吗?”

“什么答案?没看到。”

“是否去中国的答案。”

“没有。”

“再仔细看。”

列侬有点不明白,小野让他站到她背后意味着什么?这种方式是希望他能做什么还是看到什么?还是在捉迷藏?“洋子,你直接说吧,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必须自己发现。”

列侬很认真地看着小野的后背,从头发一直往下看,他希望能看到什么,服装的款式或者颜色是否暗示了什么。但他一无所获。

“什么都没有。”

“睁大眼睛,你会发现的。”

“没有。”

“注意左肩那个位置。”

在小野的提示下,列侬在小野的左肩附近终于他看到一个几乎肉眼看不清楚的字。

“嗯,看到了。”

“是什么?”

“是NO。”

小野转过身,对列侬说:“寻找的过程是痛苦的,甚至答案会让你失望,你要学会面对。”

列侬摇摇头,他的确很失望,小野用这种含蓄的方式拒绝了他。

“好吧,约翰,”小野打开报纸,“我们开始吧。”

列侬已经没有任何听下去的兴趣了,但他不得不坐在小野的面前,心想,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种想象。

“约翰,回到现实中会让你失望,比如今天《读卖新闻》上的这条新闻:警方抓捕贩毒分子,五人落网。这篇新闻里提到,有一个黑人在警方追捕过程中逃跑,可能隐匿在东京周边附近,目前警方正在继续追查。”

“难道是吉米?”列侬紧张起来。

“从目前掌握到的信息来看,警方并没有在档案中发现该名黑人吸毒者。一名与该黑人交易的贩毒者供述,该名黑人从非洲偷渡到日本。”

“他们怎么掌握这些情况的?”

“整个日本也没有几个黑人,吉米无论走到哪里,都与众不同。”

“该死的吉米!”

“约翰,警察可能很快就会来,这是我的直觉。事实上,这里对你们来说已经变得很不安全了。”

(未完待续)

7 个黑猩猩评论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