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4月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4-03 21:54:13 分类: 闲扯

客厅的管灯坏了。
去天意市场换了一个新的,
很便宜。
不到一个月,
它开始出问题,
光线慢慢变暗。
原来还可以在客厅看书,
现在根本看不了,
幽暗无比。
还没完,
它的颜色接着慢慢变成了粉色,
非常暧昧。
这是哪个专门给妓院提供灯饰的厂家把产品流入民间了?

带三个表 @ 2010-04-03 18:20:51 分类: 沿着瞭望塔

37

三天之后,列侬、迪伦、亨德里克斯三人站在港口岸边,看着军舰把十几具遗体运上了船,这艘船慢慢驶离了岸边,消失在太平洋。列侬很难过,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两个朋友,而是一种信念,直接动摇着身边这两个人对未来的决定。现在何去何从,他自己也有点犹豫了。

三个人沮丧地回到了酒店,看来此处真的不可久留了,必须离开,三个人互相看着,似乎都有一筐心事要说。

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列侬抓起电话。

“约翰,我是洋子。”

“嗨,洋子。”

“你好像情绪不太好。”

“哦,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情绪不好。”

“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高桥先生跟中国联系上了,你们很快会到中国。”

“是吗?确实是个好消息。”列侬略微显示出一丝兴奋,语调提高了一点。同时他也能判断出,洋子对冲绳岛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对了,约翰,我昨天看报纸,说冲绳岛发生了爆炸案,有美军伤亡,你们要注意,反美情绪可能因此加重。”

列侬听洋子这么一说,紧张起来,至少日本媒体知道了这件事,他心里暗骂:他妈的,什么事情都藏不住。洋子不知道还有更悲惨的事情发生,等到了东京在告诉她吧。

“我们这两天就回东京。”

“约翰,开心点,革命跟当摇滚明星一样,要走一段漫长曲折路。”洋子说完在电话那头笑了。

列侬在这边也生硬地配合一下,笑了两声。

列侬放下电话,说:“这可能是从我们离开美国之后第一次听到好消息,高桥先生帮我们联系上了中国人,他们可以通过民间交往方式让我们进入中国,明天我们离开这里。”

“到这里简直是场噩梦。”迪伦抱怨,“现在我都不相信发生的是真的。”

“好了,吉米、鲍勃,我们该振作一下了,必须走出悲伤。”

“约翰,我们能后天走吗?”一直没说话的亨德里克斯说。

“为什么?”列侬问。

“明天买不到当天的船票,今天已经很晚了。”亨德里克斯说。

列侬和迪伦相互看了一眼,没说话。

“约翰,鲍勃,因为我制造的麻烦才导致后来的悲剧,这让我很难过,可能它是我一生永远抹不去的内疚。这几天我非常难过,本来一切麻烦都可以避免,但是我……制造了太多麻烦,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好了,吉米,没有人会责怪你,如果真的责怪的话,那也应该是我,我比任何人都要内疚。”列侬说。

亨德里克斯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迪伦看了一眼列侬,脸上突然露出了稍纵即逝的一笑。

“鲍勃?”

“其实吉米是个很内向的人,对不?”

“而且心很细。”

“在他该心细的时候他能做到。好了,约翰,希望我们在日本不再有什么麻烦了,该死的日本,该死的远东之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