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4月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4-07 14:36:28 分类: 沿着瞭望塔

47

列侬的担心变成现实,这十几个战俘被带上一条船,列侬预感有些不妙,他从格里的脸上看明白了些端倪,这个一直很稳重的人,表情变得异常忧郁。

“格里,我们这是去哪里?”列侬问。

“一个岛。”

“为什么去那里?”

“要把我们关起来。”

“为什么?”

“不知道。”

列侬和迪伦互相看了一眼,列侬突然冲着一个押送他的士兵咆哮了起来:“你们想干什么?我没有参加战争,为什么把我关起来?我是个英国人,他是美国人,我要见大使馆的人。”列侬疯狂地抓住那个士兵的衣领,使劲摇晃。

士兵抬起枪托,狠狠地朝列侬的脸上砸去,列侬被砸倒在地。列又侬爬起来,他像一头发疯的狮子,继续朝士兵扑过来。

士兵朝后面退了一步,拉了一下枪栓,对准列侬,嘴里嘟囔着,意思是,如果你再不老实我就一枪崩了你。

格里见势不妙,赶紧挡住列侬,迪伦也凑到那个士兵的近前,很温和地说:“对不起,我们的确不是菲律宾人。你们误会了。”

格里把话翻译给那个士兵,希望士兵这次别误会。

“你是哪国人?”

“美国人。他是英国人。”

“有护照吗?”

格里赶紧示意他们拿出护照。迪伦和列侬从口袋里翻出护照,递给了士兵。士兵把护照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再看了看他们俩,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迅速把手里的护照撕个粉碎,一扬手把纸屑撒到海里。

“你们是哪国人?”士兵问他们俩。

“美国人。”

“英国人。”

“把你们的证件给我看看。”

两个人傻眼了,列侬指着这个士兵,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混蛋!”

士兵对格里说:“告诉他们,老实点,不然毙了他们。”

格里回过头,安慰列侬:“你现在还不如我,连国籍都没有了,现在命运不在你手里。”

迪伦问格里:“把我们带到岛上干什么?继续当厨子?”

“如果是那样你简直太幸运了。”

船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到了一座孤岛上,这里看起来没什么风景,甚至草木都比其他岛要少很多,荒凉凋零,放眼望去,有几棵枯老的椰子树,几间破房子,零星长得一些杂草,远处有一片树林,这就是这座小岛的全部。这看起来确实像关押犯人的地方。从岛上向四周望去,海天像被缝在了一起让人窒息。

列侬和迪伦不知道,他们将在这座岛上待多长时间。这次他们都有点绝望,两个说不清自己国籍的人,跟一群菲律宾战俘混在一起,想想是件很可笑的事情。

“鲍勃,你有空间幽闭症吗?”列侬问。

“这么辽阔的地方,确实让我有点幽闭,该死的马来人。”

“你该知道,他们如果很快把我们放了,不会把我们带到这里。”

“是的,不过,约翰,我很幸运能跟世界上最伟大的‘披头士’乐队成员约翰·列侬一起度过余生。”

“这么说我也该说很幸运啦?我跟美国最伟大的民谣歌手鲍勃·迪伦死在一起。”

“我不是,美国最伟大的民谣歌手是伍迪·格思里。”

“鲍勃,在一个就有几棵树的岛上,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亲爱的约翰,我跟你一样别无选择,只能在这里等死,你看,他们连一艘船都不给我们。每个星期他们会定时给我们送一些难吃的食物,我们会郁闷地自己到海里抓鱼吃,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变成鸡奸犯,我们的人性将在不久彻底毁灭,趁着我们还正常,好好开开玩笑吧。”

“我真不该里开利物浦。”

“我真不该认识你,然后倒楣的事情接二连三。好了,我们现在抱怨什么都毫无用处,海风听到都没感觉的。这里没有日历,你不知道时间是什么,只有太阳东升西落,海水潮涨潮落。要不,我们写歌吧。”

“算了,我可没那个心思。”

“我有,我们总会出去的,我现在就想好了一首歌词,我来给你念念: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变成男子汉?一只白鸽要飞越多远的海天,才能在沙滩上长眠?炮弹要飞多少次,才能将其永远禁止?告诉我,约翰,答案在哪里?答案在哪里?”

“我他妈哪知道答案在哪里?”列侬指了指前方,“你去问问海风吧,在风里。”

“对,这首歌就叫《答案在风中飘》,怎么样?”

“我只关心我在这里待多长时间才能获得自由。”

“对,这句歌词不错,我用在下一段里了。‘一个人要活多少年,才能获得自由’。约翰,你说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