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4月1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4-11 0:46:17 分类: 沿着瞭望塔

53

这段时间,格里变得有些沉默,不苟言笑,饭馆的伙计不知道格里有什么心事,平时做事都格外小心,怕格里发脾气。

迪伦把格里帮他做护照的事情告诉了列侬,列侬很高兴,两个人没事又坐在海边畅想到中国的情景。

“约翰,你为什么要去中国参加革命?我始终搞不懂。”

“革命就是改造人性,你、我的人性都需要改变,别人的人性也需要改变。”

“你不去中国也一样能做到。”

“不,只有革命才能做到,资本主义社会已经没有革命的土壤了。革命会让我们变得更美好,享尽其有。”

“那不就是现在的西方吗?”

“可你觉得美国让你舒服吗?”

“不舒服。”

“鲍勃,你心里曾经有过一个美好的世界吗?”

迪伦点点头。

“你在美国找到这个世界了吗?”

“没有。”

列侬站起身,捡起一块石头,使劲朝大海扔去。迪伦也站起身,捡起一块石头,朝大海扔去。

“你输了。”列侬说完转身就走。

“如果你将来解释不清楚你这个荒唐逻辑,我他妈就把你扔海里。”迪伦在后面挥舞着拳头。

 

54

 

迪伦和列侬焦急地等待着格里的护照,一个月以来,格里没有任何动静,迪伦不敢问格里,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让格里很为难,只能静静等待。表面上迪伦尽量装作若无其事,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甚至迪伦比以前做得更加认真,他每当走进厨房,都会有一种幻觉,想象不到自己今生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在遥远的马尼拉一条不起眼的街边小饭馆当厨师,在此之前他唯一能想到的是,有一天不唱歌了,他会去纳什维尔的乡下,在那里度过残生。他发现,只要很投入地去做一件事,一定会爱上这件事,他现在就爱上了做菜,那些瓶瓶罐罐和刺鼻的油烟,还有那些美味佳肴,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意外得到的。他开始有点留恋这个狭小的厨房,这里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梦想,却让他依依不舍。

终于,有一天打烊后,格里叫住了迪伦,从口袋里把两个崭新的护照放到迪伦手里。迪伦抓住护照,像是抓住了一片光明,他的手有点颤抖。在此之前,他准备了很多感谢格里的话,此时此刻,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张口了。

“我顺手连约翰的一起做了。我用各种方法检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说完,格里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叠纸,塞到迪伦手里,“这是办理签证的时候需要的各种证明。之前你们要把这些东西背熟了,他们可能会问你各种问题。”

“你想得真周到。”

“我必须这样,不然出事的话我也逃不掉。”

“放心,真出事,我不会出卖你的。菲律宾人不会把一个拿假护照的美国人怎么样。”

“这件烦心事儿赶紧过去吧。”格里看起来情绪不高。

迪伦拍拍格里的肩膀,“你是个好人,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在你拿到它之前,你已经感谢过了。”格里环视着饭馆里的每一样东西,“它能有今天,多亏你帮助我。”

“应该说我是你的徒弟,从在军营开始,你就教会我一切,我只不过是把从你这里学到的东西回报给你。”

“算了,将来你用不着这些。你们什么时候走?”

“我想明天,约翰知道后可能会等不到明天。”

“你们在这里再待几天吧,下次再见到你们说不定是什么年月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