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4月1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4-12 18:28:45 分类: 沿着瞭望塔

56

海边。和往常一样,雷金站在水里,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脖子,紧紧贴在下巴上,海水的起伏有时会呛到嘴里,雷金先做十分钟的呼吸,让自己的身体适应海水的压力,列侬看着这个女孩,这段时间,她以这个年纪所无法承受的毅力,从列侬这里学习演唱技巧,让列侬内心深深地感动着,有时候他甚至想,干脆不去中国了,把雷金带到英国,她一定能成为世界巨星。

插播一条广告:麦虾春天 南北独立音乐会(两国两制?)
2010年4月18日晚20:30
地点:北京 愚公移山(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2号)
乐队:麦田守望者 & 逃跑计划 & 羽果 & 与人
门票:免
 

雷金一首一首地唱出来,这些歌曲是列侬精挑细选出来的,之前,这些熟悉的旋律被雷金唱出来,他最多是跟雷金一起小声哼唱,他不希望自己影响到雷金的演唱,唱完一首歌,他会告诉雷金某一句该掌握的技巧,如何发声或运用气力。但今天,列侬站在她面前,没有打断她一次,而是用心一首一首把雷金唱的歌全部听完,像是在听一场音乐会。唱到最后,列侬的眼泪流出来了。她抬手示意雷金上岸,自己转身便往岸上走。

“约翰,你为什么哭了?”

“雷金,我今天很认真地听了你唱歌,你打动了我,所以我哭了。你要记住,作为一个歌手,最重要的是要打动听众,歌要从你心里唱到他们的心里才行,不然,你的嗓子再好都没有用,要用感情唱歌。”

“谢谢你。”

“另外,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上课,从明天开始,你要靠你自己了。”

“你要走了?”

“是的。”

“那谁教我唱歌?”

“你的发声、用气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最后你要记住,将来你演唱的每一首歌都是在唱你的人生经历,把你内心的酸甜苦辣都要唱出来,我希望将来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买到你的唱片。”

雷金也哭了,“约翰,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未完待续)

带三个表 @ 2010-04-12 2:41:42 分类: 闲扯

陈晓卿老师很少给我打电话,如果有饭局他都是发短信,饭局通知写得很详细,别说连路痴,就是白痴都能找到。从我认识陈晓卿老师开始,接到他的电话都能数得过来,基本上开门见山:“我有一个侄女,想到你们三联实习,最近有空位子没有?”我发现,陈老师的侄女真多。后来才知道,陈老师说的侄女,主要分两类,一类是他的朋友的孩子;一类是他在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婚纱摄影专业教的学生。我很纳闷,他的侄女应该到影楼实习,怎么到三联实习呢?昨天一个同事结婚,参加婚礼的有一半是陈晓卿的学生,新娘子宣布成立婚庆公司。陈老师真是桃李满天下。

有一次陈老师突然打电话,我说是不是又安排你侄女来三联实习?陈老师说下一批侄女还没到实习年龄,说我总挤兑他介绍的饭馆不好吃,所以专门向我推荐饭馆。我说不会又是吉野家吧?陈老师说别提了,自从你说我喜欢吉野家,三天两头就有人发短信问我“哪家吉野家的饭好吃啊?”为了证明自己美食家的气质和专业,陈老师很严肃地向我推荐了一个饭馆:面爱面。我顺口问一句:“哪家面爱面最好吃啊?”陈老师沉吟了片刻,说:在中关村的那家。你千万别去东方新天地那家,那个厨子不行。

我记住了,有段时间,我见到面爱面就进去,吃了七八次。在外地,我见到面爱面也进去吃,后来我发现,所有面爱面做的面都是一个味道,最后我冒险去了一次东方新天地,发现跟其他家的也一样,原来陈老师骗我。我起了疑心,为什么他们做得都是一个味道?肯定是汤里面有文章。

写到这里,你该知道了,他们的汤料都一样,就是一些调味的添加剂,别说什么厨子了,你弄一包在家里做也跟他们一样。后来陈老师再向我推荐饭馆,我都要到香港股沟搜一下,如果有分店、连锁店,我坚决不去吃。

前面说这么大一段,绝对不是想挤兑陈晓卿老师,而是想说另一个话题,说严肃、说深了怕读者看不懂,所以拿陈老师举个例子,以上内容纯属捏造,基本与事实相符。

其实我想说说土摩托和连岳。最近土摩托在博客上说了一些话,有人很敏感地猜出来他暗指连岳,网上总有一些喜欢挑事的人,然后就把土摩托的话转述出来,等待连岳接招。连岳老师很聪明,没有像那些体育界的某类渣滓一样沾火就着,用他一向含蓄的笔触告诉人们,他没兴趣争论什么。少说两句,少不了什么。然后有人问了,你又拿他们俩说事儿,不是想挑事儿吗?你以为他们俩是中国体育界的啊?

土摩托私下里不止三次跟我表示,他很喜欢连岳的随笔,至于其他方面与土摩托不一样的观点他肯定不喜欢,不光是连岳的,任何人有什么土摩托认为不对的观点他都不会认可的,这就叫土摩托,脑筋急了不转弯;连岳也不是爱争吵的人,他喜欢朝敌人打枪,不会把子弹浪费在一些普通人身上。但是人们就喜欢猜测,好像他们哥俩不共戴天什么的,这个傻逼互联网动不动谁跟谁就不共戴天,你也不问问天答不答应。土摩托跟老六不一样,他是典型的道不同不足与谋。老六作为京城文化界首席名媛,宽容度还是很大的,什么人渣他都可以周旋。土摩托很简单,你的观点违背科学,那我就跟你没话说了,但聊聊音乐没问题。

土摩托跟连岳的摩擦让我想起了陈晓卿老师推荐的面爱面的汤料。瞧这弯拐的有多大。连岳是煲心灵鸡汤的,谁有点不是问题的问题都会请教连岳老师。土摩托是个生产鸡精的,不用鸡一样能做出一种跟鸡汤味道一样的化学物质,因为这里面有一种化学工业标准,只要掌握这个标准,什么调料都能做得出来。

连岳老师讲究的是火候、时间、植物调料,纯天然。每次根据鸡的品质不同煲出的汤口感也有差异,比如你是一只破鸡,下料的时候就要拿猛料镇住。土摩托生产鸡精没有针对性,他只要按照一定化学合成标准把鸡精的味道做的接近或者超过鸡汤的味道就行。比如加入一些谷氨酸钠、呈味核苷酸二钠,想起来加点鸡肉粉,想不起来就不放,这东西本身并不重要。土摩托这个做鸡精的为什么深受广大科普文艺女青年的喜爱,就是因为他做东西都是有科学标准,不然鸡精为什么起的牌子都叫“太太乐”,他是科普师奶杀手。连岳老师深受分不清鸡精和鸡汤区别的怀疑人生广大男女青年的喜爱,他们只要能喝一口味道鲜美的液体就行了,至于是鸡精调出来的还花时间用整鸡炖出来得他们并不会去判断,也没能力判断。也很难说孰优孰劣,鸡汤强调天然,但比较麻烦。鸡精强调产量、广谱。不信你问问土摩托,你干吗要生产鸡精?土摩托肯定很严肃地说,你到街上看看,哪有那么多的鸡?

连岳和土摩托在围绕着鸡做事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交集,一个是厨房里的事情,一个是实验室里的事情。一旦俩人碰到一起,必然会有些歧义,有人开始做判断题:到底是鸡精冲出来的汤鲜美还是费力不讨好炖出来的鸡汤鲜美,真把你们眼睛蒙起来,你也喝不出来区别。就别瞎鸡巴猜了。各做各的,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我只是个养黑猩猩的,对养鸡这方面不太在行,隔行如隔山,要是我平时煲汤,我会把鸡精扔进鸡汤里,搅和一下,爱什么味道什么味道,只要不是面爱面的味道就行,哈哈。

带三个表 @ 2010-04-12 2:33:42 分类: 沿着瞭望塔

55

列侬知道迪伦顺利拿到护照后,高兴得快哭了,他像从巴士底狱里放出来的囚犯,望着马尼拉的天空,好像是望着天安门,好像自己已经加入到革命队伍当中,浑身上下血脉奔流。几天后他们就可以踏上中国的土地,毛泽东会接见他,会跟他谈论革命的道理,革命是最浪漫的情怀,列侬陶醉在憧憬之中。

“嗨,约翰,你在想什么?”迪伦给了他一拳,“我看到你的心飞了。”

“鲍勃,我们明天去中国大使馆,我早就搞清楚了,每周有两次从马尼拉飞广州的航班,然后再飞到北京。”

“对,明天。”

第二天,两个人来到菲律宾驻中国大使馆,办理签证的队伍很长,列侬望着这些与他们风格迥异的面孔,再看看迪伦,除了肤色跟他们差不多,其他方面显而易见。

“鲍勃,我们俩是菲律宾人?”

“是的,我正在进入这个角色。”

列侬咧咧嘴,他很担心被识破,这样戏就演砸了,随着队伍往前推移,列侬就变得更加紧张。迪伦看出来了,他拍了拍列侬的肩,“约翰,你一定没干过什么坏事。”

“我以前干过的最坏的事情就是强行把一个女孩按到床上。”

“一个男人要怎么样才能变成一个男子汉?”

“知道,答案在风中飘。”

“你必须经历该经历的一切,不然你永远是个好孩子。约翰,听我说,这事儿没什么,他们根本想不到你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如果他们看到你紧张了,你就说很向往中国,现在很激动。我们是穿越风浪的人。记住,我们就像面对那些无聊的记者,当他们抛出任何问题,我们都该若无其事地把它挡回去。”

“我在记者面前演砸过一次。”

“哈哈,这次跟耶稣没关系。”

“好吧,我尽量冷静,像比耶稣还受欢迎那样。”

终于排到了他们俩进去了,列侬有点犹豫,迪伦推了他一把:“约翰,现在是埃德·沙利文秀,上吧,All you need is Pass。”

签证官是一个女士,留着短头发,脸色皙白且没有表情,列侬把护照递了上去,签证官看了一眼列侬,问道:“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旅游。”

“你在菲律宾做什么工作?”

“音乐教师。”

女签证官继续问道:“请你说出与中国有关的五件事。”

列侬紧张的腿都有点发抖,有点像当初在军营里遭遇袭击时一样,他想了想说:“长城……毛泽东……黄河……紫禁城……还有……红卫兵。”

签证官“啪”地一声把章盖在护照上。列侬感觉提到嗓子眼的心咣当一声随着那枚沉重的印章一起落下了。出来的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能想得起来的就是他的姨妈,小时候有一次姨妈谈到中国,说出过那几个词,没想到这些他一直认为与自己无关的词汇在最关键的时候用上了。

见到迪伦,列侬压抑着内心的喜悦,但却用力地抖了一下护照,脸上露出一种无法绽放的表情,那种喜悦一闪而过。

迪伦进去,签证官问:“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旅游。”

“为什么选择到中国旅游?”

“因为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历史很悠久,菲律宾没有。”

“请你说出五个与中国有关的东西。”

“孔子、易经、孙子兵法……”

“可以了。”签证官又是“啪”的一声。

两个人跟当初离开那座小岛一样,像两只自由的小鸟飞了出来。

“鲍勃,你刚才为什么不紧张?”

“我从小就干过不少坏事,这事儿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我他妈真不想离开格里,这家伙太可爱了。我今天要最后一次下厨,把我最拿手的菜都做一遍。”

“我也要最后一次教雷金了,她一定能成功的。她简直太有天赋了,我们加一起也不如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