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5月4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5-04 2:46:19 分类: 沿着瞭望塔

70

一连三天,迪伦在那座天桥上都没有等到刘文正。在恢复自由之后,他们又将面临如何走出台湾的现实问题了,列侬又开始抓狂,每天待在小旅馆里闷闷不乐。

第四天,迪伦带着刘文正从外面进来了。

“约翰,你看,我找到他了。”

列侬站了起来,“你还好吗?”

刘文正点点头,“对不起,我给你们带来那么多麻烦。”

列侬拍了拍刘文正的肩膀,“好了,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迪伦说:“我们要去一个更远的地方。”

“哪里?”列侬问。

“就是从台湾的这里走到那里。”刘文正用手从前比划到后。

“我们去那里干吗?”

“唱歌。”迪伦兴奋地说。

“鲍勃——”列侬刚刚兴奋起来的表情还没有凝固住,就破散了。

“约翰,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如果你没兴趣,你把我扔进海里。”

 

71

三个人来到了高雄。

迪伦看着满脸狐疑的列侬,笑嘻嘻地说:“这里的气候还不错吧?”

“少废话,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唱歌。”

“我对唱歌没有任何兴趣。”

“但你有兴趣教雷金唱歌。”

列侬揉了揉耳朵,“那时候太无聊了,而且我们要报答格里。”

列侬、迪伦被安排在一个很偏僻的小旅店,刘文正很神秘地对他们俩说:“你们没事千万不要出门,记住!”说完,刘文正转身出去了。

列侬回过头问迪伦:“为什么不让我们出门?”

迪伦一脸坏笑地说:“这里到处是你的歌迷。”

“你说什么?”列侬上去一把揪住迪伦的脖领子,“你再说一遍?你搞什么鬼?”

迪伦站在那里大笑:“约翰,你为什么这么憎恨歌唱?”

“从我离开英国那天起,我就已经不是一个歌手了,我是一个革命者约翰·列侬。”

“革命者难道就不唱歌了?”

“至少在革命胜利之前我是不会唱歌的。”

“你听我说,我来告诉你,你的听众都是谁?”

“谁我也没有兴趣。”

“他们是抗议者。”

列侬松开手,愣愣地看着迪伦:“你说什么?”

“抗议者。”

“抗议什么?”

“专制、集权,我们要让你为自由而唱,明白吗?约翰,在我们去大陆之前,要在这里感受一次革命,为民主自由而唱,你不愿意?”

列侬听到“革命”一词就兴奋,“你在瞒着什么?”

“我都告诉你。”迪伦把他再次遇到刘文正,以及要到高雄参加抗议活动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列侬皱皱巴巴的眉头有些舒展,“你说吧,我唱什么?”

“写一首抗议歌曲。”

“你赶紧把刘文正的那把破吉他借我用一下。”

“约翰,这时候你才是最可爱的。后天,我们要上街,必须在上街之前教会所有人唱这首歌。”

“没问题。”

“刘文正会教他们如何用中文演唱你的复出后的第一首歌曲。”

“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创作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在场。”

(未完待续)